新時代給了我新機遇

網路配圖

時代變革給了我新的機遇,改革開放40年,是越來越好的創新環境吸引我歸國創業,給了我施展才華的平台。夢想才剛剛開始,為了做到在中國建立一個國際一流生物制藥企業的夢想,我可以再奮鬥四十年!

一場會議,埋下一顆回國創業的「種子」

我叫謝良志,出生於湖南農村的山區,和很多農村孩子一樣,我都希望用知識武裝自己,飛出大山。

而願望也確實做到了,1996年我以全優成績獲得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生物化工博士學位,並在在大家艷羨的目光中,加入了全球制藥行業「領頭羊」美國默克公司,潛心從事病毒疫苗的研發工作。

這時候,很多人都以為我會留在美國,但其實,一顆名為回國的「種子」早就在我得心里紮了根。

1995年我作為留學生代表回國參加青年聯合會議,當時不少代表都非常想回來,這給我觸動很大,回國成了工作之餘內心深處的呼喚。然而,當時我覺得條件還不夠成熟,經過多番考慮我選擇繼續留在美國,豐富自己的經驗。

於是,我在美國學習、工作,但即使留在美國,午夜夢回,回國創業的想法仍舊僅僅纏繞在我的心間。對我來說,出國就是一個過程,不是終點,我從來都沒有一絲一毫的想法要在美國紮根。抱著這樣的態度,在美12年,我始終保持中國國籍,即使是買了房子,也不添置多餘的家具,因為知道以後回國終將賣掉……

一個電話,回國的種子終於發芽

2002年,一個電話讓這顆名為回國的種子終於發了芽。

「中國生物技術水平發展迅速,但產業化工藝技術是瓶頸。現在最缺你這樣掌握大分子生物藥產業化的人才,考慮回國吧!」那天晚上,我接到時任科技部生物中心主任劉謙的邀請電話。僅僅思考了幾分鐘,我告訴對方:「好」。

我的同事和師兄弟們都沒法理解我為什麼要放棄在全球最好的制藥企業從事最重要的產品開發工作,選擇困難重重的創業之路。其實我的想法很簡單,做我想做的事,其他都可以簡單化。

於是,我迅速辭職,舉家回到了祖國的懷抱。

那時候,我一眼就相中了當時還沒有發展起來的北京亦莊。盡管十多年前的開發區還因為道路寬闊、地廣人稀被稱為「練車場」,但我相信,開發區未來的發展潛力一定很大。

事實也確實如此,企業創立之初,開發區沒少為我們提供幫助。在這里創新創業的環境尤其好,在別人為經費發愁的時候,通過申報不同的項目,經費接踵而來,就連生活保障費用都不用再單獨申請了。同時,中國有很好的學生資源,可以組建優秀的研究團隊。

一場拼搏,圓中國藥企創新夢

然而,創業之路卻不是一帆風順,我回國之初的願望是致於研發新藥。但很快發現,在國內做生物醫藥研究根本買不到研發工具試劑,實驗材料蛋白十分缺乏,一微克蛋白的售價相當於黃金價格的100多倍。

經過反復思考後,我決定帶領團隊開始進行蛋白工具的研發。先做國際頂尖的技術和產品,再做國際頂尖的制藥企業。我們正是這樣紮紮實實打基礎,建技術平台,培養青年創新人才,開發具有國際競爭力的新藥。正是因為我們埋頭苦幹,不炒作,不急功近利,才使我們今天具有走出國門的技術實力和產品儲備。

十年心血,公司研制出了5000多種重組蛋白和6000多種高質量抗體工具試劑,建立起了全球規模最大的重組蛋白工具庫。這些高端試劑銷往全球四十多個國家,成為全球生命科學基礎研究和新藥研發的重要支撐。

一次轉變,成為人大代表為創新企業發聲

2018年,開發區首次作為獨立選區選出13名人大代表,我成為了一名區人大代表,今年我更是作為全國人大代表走進了兩會的會場。從山區里出來的農村娃到為創新企業發聲的人大代表,我當時的心情除了激動還有一種責任。

以前只站在企業的角度考慮問題,現在身份轉換了,看問題的角度也變了,我深感責任重大。於是在兩會上,我帶去了三個提案,兩個是關於拓寬生物科技企業融資管道,一個是關於臨床醫院隊伍和能力建設,三個提案的核心是希望能夠創造條件,加速創新型生物科技企業的發展。

我做藥是為了解決中國老百姓用不起高端生物藥的難題。即使身份改變,但是做藥的初心從來沒有變過,為了解決中國百姓健康問題、造福人類,我立志要開發出價格更低、療效更好的藥品,歷盡千辛萬苦,不折不撓。

於是,在不斷發展自己企業的同時,我決定積極回報社會,如今義翹神州支持了國內5000個國家級的科研項目,包括863、973計劃,重大新藥創制專項,重大傳染病專項和一些自然科學基金項目。

如今,義翹神州二期工程即將投入使用,新的征程正在等待我繼續前行,為了做到在中國建立一個國際一流生物制藥企業的夢想,我可以再奮鬥四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