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時去巴拿馬修運河的華工,後來怎麼樣了?


巴拿馬運河,堪稱是西半球的十字路口,重要性不言而喻。而巴拿馬運河的修建完成,沒有來自清朝的華工的努力是,是不可想像的。

這里本是巴拿馬地峽,是哥倫比亞(新格拉納達)的地盤。在這里開鑿運河,歐洲列強可以節省大量成本,從美洲搶劫大量金銀財寶。美國已和哥倫比亞簽訂協議,保證地峽的中立性。美國非常狡猾,只想控制地峽,不讓其他國家占便宜,賴著不修運河。

哥倫比亞急著靠運河賺錢,就和法國談修運河的事。談妥後,1881年,法國成立了巴拿馬運河公司,兩年後動工。

法國距離巴拿馬太遠,靠從法國本土運工人幹活不現實。挖河是個苦活,法國人誰願來?法國就盯上了清朝。法國駐廣州的領事克勒找時任兩廣總督的劉坤一,問老劉能否派一批華工去修建巴拿馬運河。

劉坤一對此事持開放態度。很快,約有一千名華工漂洋過海來到萬里之外的巴拿馬從事苦力。不過,相比工程量浩大的運河而言,人數還是不夠。光緒十三年(1887年),法國的巴拿馬公司又派人來找當時任廣東海關道的盛宣懷接洽此事。

為什麼不找兩廣總督呢?兩廣總督是張之洞對這事不怎麼上心。法國通過盛宣懷,聯繫廣東當地的地主,「誘騙」華工赴巴拿馬。有兩廣總督的阻攔,這一批去的人不多,可考的數字是651人。

人數還是不夠,法國接著騙。

光緒十五年(1889年),巴拿馬運河公司學聰明了,不直接和清朝的封疆大吏打交道。他們從列強在清朝設置的口岸城市,香港,以及已在南美其他國家生活的華人,「坑蒙拐騙」四千多人,成批運到巴拿馬地峽。

怪不得法國本土的人不想來幹活,這不但是世紀工程,更是「要命工程」。巴拿馬地峽屬於熱帶氣候,森林密布,蚊蟲在瘋狂傳播疾病。華工修建運河時,法國工頭根本不把他們當人看,惡行累累。從1883年正式開工,到1890年停工,有400名華工累死或病死。

為什麼停工?公司帳目上的錢都不知道去哪了,或者錢已經用完,被迫停工。

法國不甘心投入這麼大的力氣修運河,最終半途而廢。1893年,法國又成立一個巴拿馬運河公司。該公司惡習不改,又派人躥到清朝,詐騙華工幹苦活。當時清朝和法國關係不太好,總理事務衙門要求兩廣總督李瀚章(李鴻章的哥哥)拒絕法國的無理要求。李瀚章不理睬法國代表,法國代表只好像賊一樣,東躥西閃,今天騙兩個,明天騙三個。雖然有些華工去了巴拿馬,但沒多少人。而這個所謂的新巴拿馬運河公司,因經營不善,沒多久也關門大吉了。

法國最終放棄了修建運河的努力。接棒的是美國人,但哥倫比亞不同意美國修運河。這個好辦,1903年11月3日,美軍進入巴拿馬,強行把巴拿馬從哥倫比亞分離出去,這才有了巴拿馬國(可對比南蘇丹)。15天後,美國和巴拿馬簽訂協議,正式修建運河,美國對運河有絕對的控制權。

法國的運河公司倒閉之後,在工地上幹活的華工,分散到周邊各個國家。美國開工後,又把這些華工找回來繼續出苦力。但工程這麼大,工人數量依然不夠。美國就學習法國,派人到北京找清朝外事衙門,希望能允許美國招募華工。

別看清末腐朽透頂,但該有的硬氣還是有的。清朝拒絕美國的要求,理由是巴拿馬地處熱帶,華人在那里生命得不到保障。當然,清朝是婉拒,說這事咱們可以慢慢商量。

慢慢商量?美國人可等不及,又重拾起法國的骯髒把戲。在和清朝外事衙門交涉的同時,美國派人鬼鬼祟祟地躥到福建等地,通過虛假宣傳,詐騙華工赴巴拿馬。等閩浙總督丁振鐸發現時阻止,美國已騙了兩千名華工到了香港,換船去巴拿馬。

美國工頭和法國工頭一樣的德性,不把華人當人看,逼他們幹最苦最累的活。有個說法,說巴拿馬運河每修好一米,就有一個華工被累死。巴拿馬運河在華工中間有個恐怖的稱號——死亡的河岸。可以算一下,巴拿馬運河總長81.3公里,折算成米是多少?

1914年,浸透無數華工鮮血的巴拿馬運河竣工,1920年正式通航。

相對法國和美國的惡霸工頭,還是巴拿馬人有良心。在當初修建運河最為艱苦的庫萊布拉山工段,巴拿馬人修建一座契約華工亭,以示永遠不忘華工之於巴拿馬運河的貢獻。

巴拿馬400多萬人口中,約有15萬華人,是拉美地區最大的華僑聚集區之一。2004年,巴拿馬宣布每年3月30日為「全國華人日」,以此肯定華人對經濟和社會發展的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