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為什麼要殺華佗?這才是正解,不要被三國演義騙了


想要考察曹操殺害華佗的真正原因,就必須考慮華佗所處的歷史背景,不能單單考慮曹操的原因,曹操是握有生殺大權,然而曹操也愛才惜才,不會無緣無故殺害華佗。

華佗生活在東漢末年,軍閥割據,戰士連連。在那個時代,「學而優則仕」是眾多讀書人的理想目標,而華佗就是眾多讀書人中的一員,他本為「仕人」,入仕為官同樣也是華佗的人生理想。

在東漢時期讀書為官的熱潮已經達到了頂點,漢順帝時期太學生就已經達到3萬多人,學儒讀經為官已經成為社會風尚,而醫藥技術雖為上至帝王、下至百姓所需,但卻被士大夫所輕視,醫生的社會地位並不高,名醫棄醫從政的例子很多,華佗縱然為醫,但心中常感懊悔。

你可能會說,那《三國志·魏書》里不是有一段記載了華佗被推薦為官的經歷嗎?當時的沛國相陳珪舉薦華佗為孝廉,而太尉黃琬征辟他做官,華佗不是也沒去嗎?

關於這次事件的原因,林振清在自己的文章中指出,這可能有兩個原因:一是華佗才氣大,很自負,陳珪、黃琬舉薦的官職太小,華佗看不上;二是華佗可能迷戀上從醫,為了小官棄醫不值得。

真正的原因還是《三國志》的作者陳壽專門在《方技傳》中揭露,「然本作士人,以醫見業,意常自悔」,一語道破了華佗走上從醫道路的心態。在行醫過程中,他經常感到地位低下,雖然華佗的醫術高明,尋他看病的達官權貴很多,越跟這些人們交流,華佗的失落感就會更加強烈,時間長了,性格就變的怪戾了,很難與人相處了。因此,范曄在《後漢書·方術列傳》中毫不客氣的說:「為人性惡,難得意」。

華佗在後悔和不斷自責的過程中,等待他入仕為官的機會終於到來了。

曹操整日忙於戰事,時常頭痛不止,經人舉薦神醫華佗可治此病,果然華佗用針紮胭愈穴位,效果很好。隨著政務軍務日益繁忙,曹操的頭風病越來越厲害,又叫華佗來治。華佗這回說:「此近難濟,恒事攻治,可延歲月」,意思你的病短期內治無法根治,即使長期治療,也只是延長壽命罷了,言外之意,該倒計時了。

華佗雖為神醫,有些病即使治不了也不足為奇,但是直接跟曹操說死期將近,未免有些危言聳聽,充滿了要挾的意思。

林振清在文章中曾經指出,華佗借給曹操治病的機會,以醫術為手段來要挾曹操給他加官進爵。曹操事後曾說:「佗能愈此,小人養吾病,以此自重」,意思就是華佗想借此給我治病的機會抬高身價,但是曹操沒有立即答應。

華佗便以收到家書為由,回老家去了。到家以後,又以妻子病重無人照顧為托辭,一去不回,對曹操進行再度要挾。

曹操曾多次下令召華佗回都,華佗一直托辭妻子得病,不肯回去,言外之意就是曹操什麼時候給他加官進爵,他就回去。曹操很生氣,派人前去查看,如果華佗的妻子真生了重病,就給他些錢財買點補品,放寬期限。如果華佗撒謊,就把他抓回來。

結果,華佗果真撒謊,曹操依照漢律,以「欺騙罪」和「不服從征召罪」判處華佗死刑,華佗最終認罪伏法。

《漢書·申屠嘉傳》中記載:「通小臣,戲殿上,大不敬,當斬」,「大不敬」的案例很多,其中「征召不到大不敬」適用於華佗所犯之罪。

羅貫中《三國演義》捧劉貶曹之意,世人皆知,因此人們在印象中普遍認為曹操就是「壞人」,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壞事」,而想當然的把華佗定位為「好人」,先入為主的認為曹操殺害華佗的原因就是曹操多疑,然而歷史都是後人所著,不免摻雜個人情感,小說更算不得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