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全網嘲的他,如今帶著隊友們涅槃重生

上月初,用一首《Love Scenario》洗腦我們去年一整年的iKON回歸了。

金韓彬再次神仙寫歌,主打曲《I’M OK》依然好聽。

他說,不必安慰,無需同情,我很好。

這種有點孤獨的模樣,和大多數人第一印象中的B.I相差甚遠。

他好像變了很多。

第一次見金韓彬,他是B Team的隊長B.I。

那時的少年,雖尚未出道,但鋒芒畢露,眼里滿是初生牛犢的傲氣和對出道的渴望。

而他的確有驕傲的資本。

詞曲創作樣樣全能,Rap實力很強,小小年紀就與MC夢同台表演。

GD評價他與自己很相像,楊賢碩也有意把他打造成第二個GD。(當然,誰都不是第二個誰,他們就是獨一無二的自己)

總之,大家都很認可他。

同期的練習生也願意被他帶領,於是B.I成為了隊友口中的老虎隊長。

在這樣的身份下,他的完美主義展現的淋漓盡致,一旦發現不足,他就會嚴格指出。

看到隊友倦怠,他毫不留情的指責:「有信心贏嗎?換做是我肯定熬夜練習。」

「流鼻血都是正常的,得累到感覺要死才行。」

這番聽起來過於尖銳的話,不是自以為的熱血,而是肩負未來的責任。

正如最終對決《Climax》里B.I的一段內獨白,催淚又心疼。

「把不是自己五個人的人生背在肩上,堅持到現在,除了抓住機會掙扎別無他法。」

他賭上了一切,可惜沒能出道。

再次見到B.I,是在一年後的iKON出道生存戰《Mix&Match》。

他眼神如初,熱忱不減。

與WIN時期一樣,他再次承包了全隊的作曲編曲編舞,能力愈發出眾。

可他也會累的啊。

從小到大被寄予厚望,他一直都是無可挑剔的強者,不論是自身實力還是帶領團隊,他都優秀的讓我們理所當然的認為他無所不能。

可是我們卻忘記了,他也不過是個十七八歲的孩子,在同齡人在做夢的時候,他卻一直走在懸崖邊緣。

所以,他「逃跑」了。

在節目拍攝期間消失了四個小時。

公司找到他時,他正在公園寫歌詞,「就是想逃出來一下,想擺脫束縛。」

其實那段時間他過得很辛苦。

參加生存比賽的同時,與芭比參加了《SMTM3》,抱著奪冠的自負心,卻受到了沉重的打擊。

忘詞罵人,惡評如潮,他的實力和人品第一次被否定。

我想打擊是有的,但他沒有放棄。

iKON出道即大熱,證實了我的猜想。

《取向狙擊》空降破表,南韓無人不曉;年末新人獎大滿貫,他的確完成了他想要橫掃的野心(褒義),一時間風頭正好。

但如果一個人鋒芒過露,性子過直,一身的棱角終究會傷了自己,何況是在有一點事就會被無限放大的南韓娛樂圈。

他與組合被全網跟風黑,排擠隊友、不尊重前輩、劈天蓋地的非難……

接著被丟到日本發展,錯失了再上一層樓的時機。

直到去年愛過大爆,成為年歌,他也成為最年輕的song write製作人。

他的獲獎感言很真誠。

「我們iKON本來想在小小的酒杯里裝下大海,結果發現都會溢出來,什麼都不剩,所以現在想要的是在這小小的酒杯里,倒一杯茶招待大家。」

看得出來,B.I「佛」了許多。

那個曾經說著無條件要贏的老虎,變成了坦白著自己過去「沒教養」的悲傷鵪鶉。

他說,他喜歡現在這樣活著,感覺更舒服。

這樣的轉變,大概就是成長的代價吧,他學會與世界握手言和。

如今的金韓彬私底下是軟乎乎的小可愛,兩罐三度的果啤就醉。

興趣愛好很老年人,讀詩插花、爬山打坐,都能讓他感覺平和。

也是哥哥們都想為他征婚的相親市場一枝花,母胎solo22年。

還是人生導師般的存在。

「媽媽說不可以討厭任何人。」

「高牆不是翻過而是要打破的,創造只屬於你自己的世界,在那之中你將是最幸福的。」

「我們要像流水一樣度過難關,太強硬的話會被折斷,以積極開朗的面貌面對這個世界。」

清醒又透徹。

所以,雖然我偶爾會懷念從前犀利的B.I,但我更欣賞現在的金韓彬。

何況,他只是學會收斂,眼神變得柔和,他骨子里的銳氣一直都在。

團綜里打賭比賽,一旦認真起來,還是我們印象中那個桀驁少年。

被記者問到2018年是巔峰嗎?他直截了當的說「不是,兩年後吧。」

與孤獨作伴,熬夜作曲,錄音室里的他依然是比鬼還可怕的存在。

對待音樂,初心不改,希望自己能夠以作曲人的身份登上B榜。

你看,他從未變過。

我相信努力不會背叛他,也相信他能夠做到夢想。

因為首爾凌晨三四點的樣子,金韓彬知道。

努力的人一定不會被辜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