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FBI當作俄「特工」調查,特朗普發飆:太侮辱我!

記者 | 劉芳

美國總統特朗普最近特別忙,剛剛過去的周末對他來說尤其鬧心。

當地時間11日,《紐約時報》披露聯邦調查局(FBI)曾對他本人是否為俄羅斯工作,而不是為美國利益服務一事進行過正式調查,引起軒然大波。緊接著,《華盛頓郵報》又爆料特朗普刻意隱瞞與俄羅斯總統普京單獨會面時的談話內容,並沒收在場翻譯的筆記。

對於媒體的緊追不舍,特朗普本人隨後在接受福克斯新聞主播皮爾羅(Jeanine Pirro)的電話採訪時表示,這些「都是胡說八道」,並強調特別檢察官穆勒的調查是一個「騙局」(hoax)。

上周五,《紐約時報》刊登重磅報導,披露了FBI在特朗普解雇時任局長科米(James Comey)後對總統的行為是如此擔心,以至於他們開始調查特朗普本身是否是有意識的或受到莫斯科影響在為俄羅斯利益工作。換句話說,FBI曾正式立案調查朗普是否(主動或被動)成為俄羅斯間諜。

同時,這個調查也包括特朗普解雇科米的行為是否涉嫌妨礙司法公正。而這也是穆勒調查(通俄門)的起點。

《紐約時報》報導封面

在被皮爾羅問及他現在或以前是否代表俄羅斯工作時,特朗普沒有直接回答這個問題。相反,他說,「我認為這是我被問到過的最侮辱的問題。如果你讀了那篇文章就會明白,他們什麼也沒有發現。」

白宮發言人桑德斯(Sarah Sanders)在被記者提問時則稱這篇報導很「荒謬」(absurd)。

桑德斯說:「科米被解雇是因為他是一個丟臉的‘黨派黑客’。他的副手麥凱布(Andrew McCabe)是FBI解雇的眾人周知的騙子。」

然而《紐約時報》的報導已經在國會引起了強烈關注。眾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傑納德勒(Jerrold Nadler)表示,他的委員會將「在未來幾周內採取措施」,更好地了解FBI當時對總統的反應。這位來自紐約的民主黨人在聲明中說:「沒有任何理由像總統一樣懷疑FBI的嚴肅性或專業性。」

納德勒還說:「我們從《紐約時報》這篇報導中了解到,即使在特朗普政府當選的最初幾天,總統的行為也是如此古怪和反復無常,令人嚴重擔憂。以至於FBI不得不對一位在任總統進行前所未有的反間諜調查。」

眾院司法委員會主席納德勒。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希夫(Adam Schiff)則表示:「自一開始,對總統本人在內的特朗普競選團隊相關人員的反間諜調查就是我們調查的核心。」

希夫還表示,特朗普的幕僚和相關工作人員與俄羅斯方面的接觸、會面和溝通,「這些幕僚(為了解釋和俄羅斯的接觸)所編織的巨大謊言網路,以及總統自己的言行」,都增加了將此事追查到底的必要性。

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的反應則更加有趣。他在「福克斯周日新聞」(Fox News Sunday)上表示,他不相信《紐約時報》的報導,並認為FBI涉嫌越權。

「首先,我不相信我在《紐約時報》上讀到的東西。我要問FBI局長,如果懷疑總統是俄羅斯人潛在的特工,那麼你們是否曾開展過反間諜調查。」他還表示:「如果此事真的發生過,國會需要知道。FBI怎麼能這麼做?制衡機制在哪?」

在《紐約時報》發布報導的24小時之內,《華盛頓郵報》也刊發長篇,揭露特朗普為隱瞞與普京對話的細節做出了「非同尋常的努力」。

特朗普至少有一次沒收了兩位主管人會晤時在場翻譯的筆記,並指示他們不要與其他政府官員討論對話的細節。例如,2017年特朗普與普京在漢堡會晤,時任國務卿蒂勒森也出席了會議。在蒂勒森分享了會議簡要後,一名白宮顧問和一名國務院高級官員向翻譯索取完整記錄,卻被告知筆記被沒收。

據《華盛頓郵報》稱,即使在機密文件中,也沒有特朗普過去兩年在五個地點與普京面談時的詳細記錄。這種空白對任何一屆總統來說都是罕見的。

《華盛頓郵報》報導

然而在周六晚間被皮爾羅問及此事時,特朗普說他和普京「談得很好」。「我沒有隱瞞任何事,我一點也不在乎。我是說,這太荒謬了。這些都是編造出來的。」特朗普說。

他將他與普京的對話比作「每位總統都會做的事情」。

白宮發言人桑德斯同樣在一份聲明中稱《華盛頓郵報》的報導「不準確」。

毫無意外,特朗普用他最熟悉的溝通工具——推特做出了回應。

「哇,剛剛從失敗的《紐約時報》上得知,在我解雇科米後,FBI那些腐敗的前主管無緣無故地對我展開了調查。這些人幾乎都因為一些非常糟糕的原因而被解雇或被迫離開。而科米就是一個卑鄙的小人!」

特朗普推特

而被特朗普攻擊的科米也不甘示弱。在推特上他引用了前總統小羅斯福的話作為回應:「請用我樹立的敵人來評判我。」

科米推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