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設立知識產權法庭 設六個審判室

最高法院設立知識產權法庭
設六個審判室,主審專利等專業技術性較強的七類知識產權上訴案件,統一裁判標準

昨日,記者從最高人民法院獲悉,最高法院知識產權法庭已完成組建,將於最近掛牌。同日,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七次會議通過任免名單,任命最高法院副院長羅東川為知識產權法庭庭長,最高法院民事審判第三庭副庭長王闖為知識產權法庭副庭長。隨後羅東川和王闖出席發布會介紹相關情況。

據羅東川介紹,最高法院知識產權法庭的設立,統一了專利類等案件裁判的標準和尺度,是中國知識產權訴訟法律制度的歷史性突破。

知識產權法庭設六個審判室

羅東川介紹,2017年11月,十九大後召開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主管小組第一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於加強知識產權審判領域改革創新若干問題的意見》。《意見》提出,要研究建立國家層面知識產權案件的上訴審理機制。

最高法院會同有關方面就建立國家層面的知識產權上訴案件審理機制進行研究論證,形成了改革方案,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批准。10月26日,第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六次會議通過了《關於專利等知識產權案件訴訟程序若干問題的決定》,規定專利等技術類知識產權民事、行政案件從2019年1月1日起向最高人民法院上訴。「實際是到知識產權法庭來審理,過去這些案件都是向各省、自治區、直轄市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羅東川說。

據其介紹,知識產權法庭是最高法院派出的常設審判機構,設在北京市。目前已完成臨時辦公場所的選址、裝修,從全國法院選拔了一批法官,向社會招錄知識產權法庭的高級法官,已經完成組建工作,最近將正式掛牌。

據王闖介紹,為使機構設置簡潔、高效,服務審判中心,知識產權法庭設立了六個審判室,主要審理相關專利案件。此外,訴訟服務中心專門負責立案以及相關案件流程管理,技術調查室負責技術事實查明,綜合辦公室負責解決相關綜合服務,實行便民化管理。

目的是統一裁判標準和尺度

在大陸,專利類案件在過去實行兩審終審制,先在中級法院一審,上訴之後到各地高級法院,高級法院作出裁判就直接生效。

羅東川說,「最高法院建立知識產權法庭就意味著在30多個高級法院可能存在不同的裁判標準。設立知識產權法庭,允許當事人將案件直接上訴到最高法院,由一個審判機構來確保裁判尺度和標準的統一,能夠直接把最高法院加強知識產權保護的意圖、要求加以落實。最高法院還可以制定司法政策、司法解釋,直接把加大知識產權保護力度的信號釋放出去。」

他指出,在裁判標準統一上知識產權法庭會採取一些制度設計,比如設立專業法官會議制度,對疑難案件要求提交到專業法官會議進行討論。實行指導性案例制度,可以篩選出各方面的典型案件,作為指導各類案件的標準。還運用信息化的手段,進行信息化的類案檢索。對於特別重大的案件,還要提交到審判委員會討論。

釋疑1

知識產權法庭將審理哪些案件?

將主要審理實用新型專利、集成電路布圖設計等七大類

12月27日最高法印發《最高人民法院關於知識產權法庭若干問題的規定》。《規定》稱,該庭主要審理專利等專業技術性較強的知識產權上訴案件,共有七大類。其中包括不服高級人民法院、知識產權法院、中級人民法院作出的發明專利、實用新型專利、植物新品種、集成電路布圖設計、技術秘密、計算機軟件、壟斷第一審民事案件判決、裁定而提起上訴的案件等。

那麼其他知識產權案知識產權法庭會否受理?羅東川回應稱,知識產權範圍非常廣,這次把知識產權領域最複雜的技術類案件集中到最高法院審理,是因為涉及高新技術、涉及電子、機械、人工智能,這部分案件和創新的聯繫更為緊密,而且也更複雜,裁判標準方面最需要統一,所以把它們集中到最高法院知識產權法庭審理,這對統一裁判標準是有意義的。

「現在中國每年受理的知識產權案件將近20萬件,其中大量的網路侵權、商標侵權案件本身技術性並不強,並不一定需要提升到由最高法院進行審理。我們設立知識產權法庭,先審理專利技術類案件,這也是一個改革的探索。將來怎麼發展,我覺得有待實踐檢驗。」

釋疑2

對知識產權法庭的裁決如何審判監督?

當事人申請再審,應向最高法立案庭遞交再審申請書

記者了解到,上述《規定》將於2019年1月1日實施。施行前經批准可以受理專利、技術秘密、計算機軟件、壟斷第一審民事和行政案件的基層人民法院,不再受理上述案件。對於基層人民法院2019年1月1日尚未審結的前款規定的案件,當事人不服其判決、裁定依法提起上訴的,由其上一級人民法院審理。

知識產權法庭設立後,最高法院知識產權審判庭的審判職能是否會受影響?記者從最高法院獲悉,知識產權法庭上收了高級人民法院的部分審判職能,最高法知識產權審判庭的審判職能不因知識產權法庭的成立而變化,其仍主要審理全國範圍內各類知識產權申請再審、再審案件。

那麼對知識產權法庭作出的裁決,如何進行審判監督?據介紹,由於最高法院是最高審判機關,只能通過由不同內設審判庭審理不同審級案件的方式來保證審級獨立。目前最高法院的民事、行政上訴案件由各民事、行政審判庭審理,再審、抗訴案件由審判監督庭審理。

與之相似,對知識產權法庭作出的判決、裁定、調解書,當事人申請再審的,應當向最高人民法院立案庭遞交再審申請書等材料。

■ 人物

首任庭長有豐富知識產權案審判經驗

作為最高法院知識產權法庭首任庭長的羅東川,在司法系統工作多年,還是一名「紀檢幹將」。

公開簡歷顯示,羅東川出生於1965年10月。北大畢業後,他進入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擔任書記員。在北京法院系統工作了14年後,2000年,他調任最高法民三庭副庭長。此後,他在最高法工作了15年。2015年羅東川調任中紀委案件審理室主任,成為省部級官員,時年50歲。2017年4月,他出任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常委、紀委書記。今年7月,從新疆回京任職,時隔三年後重回最高法,任最高法黨組成員、副院長。

此次任職最高法知識產權法庭,對羅東川而言,可謂進入了其熟悉的領域。在北京法院系統工作期間,羅東川就已積累了豐富的知識產權案件審判經驗。

1995年,羅東川出任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知識產權庭副庭長,當時,「知識產權庭」在全國法院系統還屬於新鮮事物。

此前的1993年,北京法院率先在全國法院建立了專門審理知識產權案件的審判庭。在知識產權審判領域,羅東川嶄露頭角,審理了一系列有影響的重要案件,包括美國微軟等軟件公司起訴的首批涉外計算機軟件侵權案、迪士尼公司起訴北京某出版社侵犯著作權案、美國八大電影公司起訴的電影作品版權侵權案等。

新京報記者 何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