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城市因垃圾問題已開近千張罰單 「從我做起」有難度

封雲英是一名倡導垃圾分類的志願者,從2018年6月開始,她經常在小區垃圾桶旁幫助大家把生活垃圾分類投放。在北京東城區的一個高端小區,垃圾只需要分為廚餘垃圾和其他垃圾兩種,這已經是最簡單的分類方式。 

志願者們告訴記者,經過4個月的宣傳,目前這個小區已經有一半的人可以比較清楚地將垃圾進行分類。可是,新的難題來了,很多人不願意將廚餘垃圾裸投到垃圾桶。

北京市東城區垃圾分類志願者 李琳:有的人知道廚餘垃圾需要裸投,但他早上起來要上班,如果把垃圾裸投了會臟到手,影響工作。

為此,志願者為大家準備了擦手的濕紙巾。可是,更多的時候,還是志願者自己上手幫居民倒廚餘垃圾。目前,北京市正在84個垃圾分類示範片區探索建立收運配套、設施建設等方面的工作機制。花大力氣提高各種垃圾處理能力的同時,投入3056輛垃圾分類收集車輛,按照廚餘、再生、有害、裝修及其他等5類垃圾分別運輸,但工作的難點還是在最前頭。

北京市城管委固廢處處長 馮向鵬:目前來看,北京市相對來說,垃圾分類後邊的三個環節,也就是分類收集、分類運輸、分類處理相對來說要好一些。近期的重點工作是要做好分類投放工作的推動和引導。 

專家表示,居民缺乏垃圾分類投放的意識,這也是全國正在試行垃圾強制分類的46個重點城市普遍存在的問題。

清華大學環境學院教授 劉建國:讓垃圾的產生者去履行自己的環境保護責任,通過履行責任,他才會對自己的這種生活方式、消費模式有一定程度的改變。

分類水平參差不齊 二次分類成本高

居民配合度不高,是目前垃圾分類面臨的一個難題。而更為尷尬的問題是,如果在一個小區內,只有一部分居民進行垃圾分類,後續的垃圾分類處理環節,仍然需要人工進行二次分類,而這無疑將導致垃圾分類成本的進一步提高。

每天下午三點,在北京市豐台區西窪地社區,垃圾分類指導員王士傑都要親眼看著分類好的垃圾被裝上垃圾運輸車。只有分類合格的垃圾,市環衛集團的垃圾車才會運走。 

北京市廚餘垃圾運輸車工作人員:環衛部門的要求是,垃圾必須分類,如果裡面有雜質、塑膠袋之類的一定要拒收,拍張照片,如實上報。

看著垃圾被順利運走,王士傑很高興。這張垃圾「分類合格」的成績單,是王世傑和同事們每天對垃圾進行二次分類的成果。

北京市豐台區西窪地社區垃圾分類指導員 王士傑:百分之六七十的廚餘裡面也會有一些袋子、手紙等東西。我們的工作就是把居民扔下來的垃圾,沒有分對的垃圾進行包袋,包完以後再破袋詳細分。 

為了提高效率,王世傑想過很多辦法,給大家發可降解的垃圾袋,上門收購可回收垃圾,甚至是盯在垃圾桶前指導投放,可是只要還存在一定比率的混合垃圾,就必須進行二次分揀。  

王世傑說,他負責的西窪地社區是北京市垃圾分類做得較好的小區。但目前10名工作人員的薪水以及一系列硬體設備的開支,做到垃圾分類的成本依然很高。 

北京市豐台區城管委工作人員 劉彥梅:物品多了就不知道怎麼分了,在實際操作中,每個環節其實都會遇到一些困難,我們也在逐步探索。 

清華大學環境學院教授 劉建國:從全過程來看,實際上,初期成本會上升,而且可能會上升得比較快。

杭州開「拒運」罰單 整治垃圾混投

實際上,早在2000年,大陸就設立了包括北京、杭州在內的8個城市,作為第一批垃圾分類的試點地區。在這十幾年的進程中,各地都在嘗試通過制度化的方式來規範和推行垃圾分類,比如罰款、拒運等。

從2018年7月開始,杭州市城管委的執法人員開始巡查商戶的垃圾分類情況。2018年8月14日,執法人員在對健風大廈進行多次檢查、復查、進行罰款處罰之後,開具了第一張垃圾拒運告知書。

浙江省杭州市江幹區城管局采荷中隊副中隊長 鄭勇貌:這邊垃圾投放不準確,存在混投,而且垃圾桶設計的不規範,我們當時是聯合清運單位和治廢辦,對他開具了垃圾拒運的告知書。

根據杭州市出台《生活垃圾管理條例》,責任人不分揀的,生活垃圾收集、運輸單位可以拒絕接收該區域的生活垃圾。截至目前,杭州市城管委執法共開具了900多件處罰單,其中開具拒運單9件。

浙江省杭州市市容環境衛生監管中心副主任 張琳:執法的流程是非常嚴謹的。現在做執法,一個是我們在摸索,另外一個是通過執法的介入,把老百姓這種意識真正轉化為一種行為。

實際上,在國內,北京、上海等多個城市都有類似的制度存在,但目前只有為數不多的城市通過執法來推進垃圾分類。根據杭州市4個月的實踐經驗,對居民區等主要生活垃圾源頭,目前還存在取證難、對於個人約束力差等困難。同時,如果需擴大執法,對城市全面覆蓋,投入人力成本將超出想像。

垃圾分類 從我做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