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電影節「出圈」:12部華語電影成軍、王源井柏然等流量小生升級?

今年的柏林國際電影節,無疑是近幾年國內關注度與話題性最高的一屆。

細數近40年來華語電影的表現,入圍過柏林電影節主競賽單元的影片已突破50部,斬獲金熊大獎5次(《紅高粱》、《喜宴》、《香魂女》、《圖雅的婚事》、《白日焰火》)。毋庸置疑的是,在歐洲三大電影節中,柏林電影節對華語電影的青睞早已溢於言表。

但值得注意的是,自2016年《長江圖》拿下傑出藝術成就獎後,華語電影之光在柏林便暗淡下去。去年的柏林電影節,除了已故青年導演胡波的遺作《大象席地而坐》得到了特別提及外,華語電影更是缺席主競賽單元。

放眼在2月7日正式開幕的第69屆柏林電影節,從主競賽單元、新生代單元、全景單元,到論壇單元和特別展映,王小帥的《地久天長》、王全安的《恐龍蛋》、婁燁的《風中有朵雨做的雲》、相梓的《再見,南屏晚鐘》、白雪的《過春天》、王麗娜的《第一次的離別》以及祝新的《漫遊》、周豪的《夜》等共計有12部華語電影亮相。

此次有諸多華語電影以及電影人充斥其間的柏林電影節,堪稱「中國年」。有意思的是,今年的柏林電影節也成為了歷年來中國市場最關注、流量最高、最「出圈」的一屆。

14-2部華語片發起攻勢,柏林電影節又迎「中國年」

在柏林國際電影節「冷清」了好幾年的華語電影,終於迎來再次噴發。

先看焦點中心「主競賽單元」,據此前已公布片單顯示,今年入圍主競賽單元的影片一共23部,其中有17部影片將參與獎項角逐,其中就包含了張藝謀的《一秒種》、王小帥的《地久天長》和王全安的《恐龍蛋》,其餘6部影片則屬於「非競賽」類影片。

此處不得不提及柏林電影節主競賽單元的規則之一:排他性。自1951年創辦伊始,主競賽單元便已存在,但該單元卻有明顯的屬於柏林電影的特色規則。報名參賽的影片既不能參與過其他任何國際電影節,也不能在除本國外的其他國家進行過商業發行,更不能在電視端或網路端等端口進行過播放,最好在柏林電影節是全球範圍內的首映。

而入圍主競賽單元的非競賽類影片,雖然大多也出自大導演之手可能有頭部明星演員的加盟,但因不太符合競賽規則,故放在非競賽單元展映。可以看到的是,在今年的主競賽單元中,有20部影片屬於全球範圍內的首映。

1982年,動畫短片《三個和尚》獲得第32屆柏林電影節短片競賽單元最佳編劇銀熊獎,成為第一部抱走小熊的華語電影。1988年,張藝謀帶著鞏俐、姜文以及他的導演處子作《紅高粱》來到柏林,拿下華語電影第一個金熊獎杯,張藝謀也成為登頂歐洲三大電影節最高獎的「第一人」。

時至今日,30多年來已征戰5次柏林的張藝謀早已成為電影節上的老面孔,也為華語電影打通了世界電影之路。此次的《一秒鐘》講述了上世紀70年代中期,在兼具文藝與情懷的膠片電影時代,人們的回憶與情懷。本是呼聲最高的一部影片,奈何突生變故。

2月11日,據電影《一秒鐘》官方微博發消息稱,影片因技術原因,無法在柏林國際電影節放映。據坊間消息稱,《一秒鐘》本已在國內拿到龍標,但張藝謀前往柏林前為影片增加了些許內容,新版本並不敏感但卻恰逢國內春節,來不及重新獲得審批,因此只能退出。故柏林電影節主競賽影片減少至16部。

今年參與主競賽單元的華語電影在數量上與2014年勢均力敵,之所以成為了「中國年」,主要是因其在其它單元的全面開花。除去張藝謀的《一秒鐘》,以及情況類似的由香港導演曾國祥指導的《少年的你》,中國作為制片國家參與的影片多達11部,並有短片1部。

王小帥《天長地久》主競賽單元(王全安的《恐龍蛋》制片國家為蒙古);婁燁的《風中有朵雨做的雲》、中國西班牙合拍片相梓的《再見,南屏晚鐘》入圍全景單元;白雪的《過春天》、王麗娜的《第一次的離別》亮相新生代單元;祝新的《漫遊》、吳林峰《春暖花開》、雷磊《動物方言》和張律《福岡》進入論壇單元;蔡明亮《青少年哪吒》和周豪的《夜》則為特別展映;此外還有一部動畫短片,沈傑的《Splash》。

其中,柏林電影節的「全景」單元類似於戛納電影節的「一種關注」,一視同仁、包容銳利;「論壇單元」主要圍繞電影本體或電影媒介進行討論,旨在拓展觀眾對於電影的認知;「新生代單元」受眾則傾向於少年兒童,入圍的影像內容也多展現少年或兒童群體的視角,該單元分為兩部分:Generation Kplus和Generation 14plus,前者面向低齡受眾,後者全年齡皆可食用,此次入圍的華語電影中,王麗娜的《第一次的離別》屬於前者,白雪的《過春天》和曾國祥的《少年的你》則是後者。

有「中國軍團」全面發起的攻勢,也就不難理解國內觀眾對今年柏林電影節的格外關注了。同樣,近年來越發「冷清」的柏林電影節,亦無需擔心在中國的「流量」了。

王源井柏然馬思純亮相背後:流量「升級」,電影節「出圈」

「文藝片+流量明星」這般組合的不斷嘗試,成為近年來大銀幕一個很明顯的現象。如今,這種嘗試延伸到了柏林電影節。

第三次入圍柏林電影節的王小帥,這次帶來了「家園三部曲」中的首部作品《地久天長》,從2015年進入劇本創作到入圍柏林電影節,歷時4年的《地久天長》終於塵埃落定。此次之所以入圍全景單元,最大的原因與影片內容涉及長達30年之久的時間跨度,足夠宏大與引起關注的特質不無關係。

該片由王景春、詠梅領銜主演,齊溪、王源、杜江等人主演,講述了兩個家庭因一次意外而縫隙叢生,一方甚至遠走他鄉,直至30年後才再度相聚的故事。其中,作為國內社交平台當之無愧的流量擔當之一,剛滿18歲的王源在片中扮演了一位叛逆少年,引起國內外關注。

TFBOYS另一成員易烊千璽,在曾國祥《少年的你》退出柏林電影節前後同樣吸睛無數。同時,在「禁片大戶」婁燁的《風中有朵雨做雲》中,井柏然、馬思純、陳冠希的超強流量組合,成為電影本體外能夠吸引內地更大範圍受眾的另一重點。

一邊是當紅流量進擊國際舞台,一邊則是粉絲群體的搖旗吶喊。

以王源和易烊千璽為例,憑借《地久天長》王源成為內地第一位有作品入圍三大電影節的00後,截止當前,微博話題#王源柏林電影節#閱讀量已超3億,與二者相關的衍生話題更是不計其數;2月2日,《少年的你》透過官方微博表示,因後期製作原因將不會在柏林電影節展映,微博話題#少年的你退出柏林電影節#半小時內便登上熱搜榜,閱讀量也在短時內突破2.5億,千紙鶴們更是以「入圍即肯定」來為偶像進行正向控評。

為推動並提高電影藝術的發展,也為了對優秀影片進行獎勵,以促進電影工作者間的交往和合作,並為電影市場的商業運轉提供方便,各大電影節應運而生。但不能忽視的現象是,縱然有歐洲三大這般影響力覆蓋全球的電影節存在,真正關注並追隨的依舊是電影愛好者。「圈外」觀眾對其的目光大多停留在所露出的知名導演、明星演員以及斬獲獎杯的電影身上。

這屆柏林國際電影節,無疑是近幾年國內關注度與話題性最高的一屆,尤其是對於中國市場而言。不僅是因參與其中的影人及影片陣容,諸多當紅流量明星的加入,無論是於電影自身還是承載其的電影節而言,亦是流量與關注度的加持。如若流量們的表現不崩甚至有意外驚喜,基於其說受到的註視以及背後龐大的粉絲基礎和商業價值,電影以及電影節的「出圈」便近在咫尺。

所謂師傅帶進門修行看個人,文藝片與知名導演將流量明星帶入到電影市場的中心,甚至是世界頂級舞台,於流量明星而言無疑是一次「系統升級」。而這種升級操作最後效果如何,終究還是要看個人的表現。

當前,《地久天長》已於北京時間今日凌晨3點在柏林舉行了全球首映禮,據前線媒體採訪,國外觀眾對該片評價較好,提到片中王源的表現,不少觀眾稱其雖然戲份少,但很出彩。《風中有朵雨做的雲》則已於去年11月份的金馬影展進行了全球首映,好評不斷,放眼此次柏林電影節的國外觀眾,評價最多的是「電影有點難懂,但表演很棒。」

於電影市場以及柏林電影節而言,流量這把雙刃劍似乎終於好用了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