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羅時代在2018步入黃昏,我很懷念它

原標題:梅羅時代在2018步入黃昏,我很懷念它

最近8年,梅羅雙星閃耀。圖片來自網路

 

如果讓你選一件2018年世界足壇最具影響力的事件,你會選哪件?

這一年足夠悲喜交集,法國勇奪世界盃、姆巴佩橫空出世、溫格告別阿森納、皇馬歐冠三連絕世、C羅轉會尤文圖斯、莫德里奇喜提金球獎、維猜悲情墜機、阿斯托里夢中離世、VAR技術走進世界盃,每一件都意義非凡。

 

但是,這些都還算不得最具影響力。

 

2018年世界足壇最具影響力的事件是隱性的,像昆德拉說的那樣,「它在那後邊的某個地方」,它沒有一個顯耀的標誌,但它牽動了自跨入千禧年以來的整段足球史,甚至更廣。可以說,2018年是現代足球史上一個不容忽視的拐點,因為延續十年之久的梅羅時代從這一年開始轉入了黃昏。此去經年,那段最閃亮的日子永訣了。

莫德里奇只是終結了梅羅對金球獎的壟斷而已,C羅遠赴義大利也只是拉開了兩人的空間距離進而讓兩人相遇次數變少,過往世紀大戰的場面已成絕響。但這些只是梅羅時代里一些維度的終結,梅羅時代還將延續。

 

看看梅西在西甲本賽季的表現吧,截止到目前為止,他在射手榜、助攻榜和關鍵傳球榜上皆位居第一,本年度各項賽事總進球數達51個,近期在歐冠和聯賽中的上佳發揮無須贅述,他依舊和其他球員隔著一個級別。C羅這邊雖稍有遜色,但也不遑多讓,年度總進球數達49個,雖然初登意甲,但已經創造了屬於自己的兩項意甲歷史紀錄:首位連續7個客場破門的球員、意甲單賽季進球最多的葡萄牙人。其個人影響力更是助尤文圖斯達到了自「電話門事件」後的巔峰。梅羅的影響力和實力依然是統治級。

 

雖然剝去了皇馬和巴薩這對世紀恩仇、鮮明兩立的外殼,但兩人還將繼續以個人身份分庭抗禮。同時,在未來幾年,他倆依舊是各自聯賽冠軍和歐冠冠軍的最有力爭奪者,我們甚至還可以想像兩人在歐冠決賽再次相逢,但2018年要過去了。

 

當2019年的第一個晨曦來臨之時,我們可以安心梅羅時代仍在。但我們也不得不承認,青春洋溢的盛唐已過,那個元氣淋漓、散發著濃鬱氣息的梅羅時代要開始走向稀釋了。

 

世界盃上兩人的鎩羽而歸,意味著他們的國家隊生涯將再難有突破和輝煌。不在一個聯賽里,彼此相遇的幾率也將越來越少。此外,大批新秀的崛起和中堅力量的成熟將進一步侵蝕梅羅的統治力。最後就是隨著兩人年齡的增大,自然式下滑在所難免。這幾個因素共同將這個時代推向黃昏。金球獎的旁落只是一個傍晚六點的鐘聲罷了。

 

不知不覺間,梅羅的故事已支配了世界足球主流情緒近十年,足球本身技戰術潮流的演變、金元足球的橫行、世界盃冠軍的榮耀都沒有梅西和C羅的故事引人入勝。自卡卡之後,這二人合力將人類足球的極限一步步向上推升,翻翻那些堆積如山的紀錄吧,其中任何一個都是後輩們難以企及的高峰。就這樣兩個任意單挑出其一都是傳奇級別的人物,居然如此綿密交織了十年,細思真是難以置信。

 

世界足壇經歷了馬拉多納時代、意甲七姐妹時代,也見證了荷蘭三劍客、德國三駕馬車、巴西3R的輝煌,但不管怎麼比較,我們正在經歷著的梅羅時代毫不遜色於以往,這注定會是世界足球精選集中的精華部分。

 

梅西在近期接受《馬卡報》的專訪時被問到是否想念和C羅的對決,阿根廷人說他很享受曾經和C羅的交手。全世界球迷也都很享受,大家仿佛圍坐在一個古羅馬環形露天大劇場,看兩個角鬥士決鬥,沒想到一看就是十年。

 

謝謝梅羅,哪怕美好的時代走進黃昏,餘暉依舊美麗,淡淡的溫情則會更加動人。

 

□牛東平(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