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根血脈的家鄉 安放心中的鄉愁

千年古鎮豐谷井,原名為銅牟鎮,始於漢代,因鹽脈而民聚為市,以皮袋井之井鹽而聞名。隋唐時期,豐谷因鹽而興,因文而茂,因治而盛,以盛產井鹽、烤酒、燒絲和水陸碼頭而聞名於川西北,也是連接綿陽、重慶的重鎮。千百年來,依托於涪江之畔,世代豐谷人民根植於這片肥沃的土地,創造出了燦爛的歷史文化。在豐谷鎮上,有一處「網紅」老巷子,不僅全鎮的人都知道它,還常有外地遊客慕名前來,它就是蘿蔔絲巷。

本報記者 鄭金容 文/圖

因售賣蘿蔔絲而得名

來到豐谷鎮,如果向街邊市民詢問,哪里最能代表豐谷古鎮的特點時,那肯定少不了蘿蔔絲巷。

蘿蔔絲巷主要因蘿蔔而得名。豐谷一帶曾經流行一句俗語,「蘿蔔上了街,藥鋪不要開」。豐谷範圍內的林壩(甘草壩)、大河壩、宋家壩、趙家脊、團魚脊一帶蘿蔔生長良好,特別是半節紅半節白的蘿蔔很受歡迎,用水把泥沙一洗,水靈靈,嫩冬冬的紅紅白白的蘿蔔十分可愛,吃起來也爽口甜脆。

郭開聰在《古鎮·豐谷井》一書中寫道,由於豐谷的沙石地宜種麥冬,每十二路(行)或二十四路(行)都會用土紮一個土埂埂,叫「子埂埂」。子埂埂上要種一次醬色黃豆,它收獲早(農歷七月半之前),是做五香豆腐乾的好原料。黃豆收獲後就種上蘿蔔,農諺曰:「頭伏蘿蔔、二伏芥、三伏四伏種白菜。」子埂埂上收獲完黃豆,立秋後又要給麥冬施肥,經過這一鼓搗,土地自然肥沃,種出的蘿蔔則是又大又嫩。這些蘿蔔除部分鮮食外,其餘大部分用來切絲製作售賣,即蘿蔔絲。製作好的蘿蔔絲放上半年都不得壞,當年的豐谷人家幾乎家家都會製作蘿蔔絲。

舊時航運興盛,涪江邊的豐谷鎮自然成了水運的一重要地點。涪江一帶的船幫、馬幫常常來往於此,並多留宿在鎮上,他們大多愛吃蘿蔔絲。一些商販從中看到商機,收購後打成包,用船上運至青川、平武、北川、旺蒼,下運至重慶、上海等地。後來,隨著市場不斷擴大,豐谷井就在南街的一個巷子里設了專業市場售賣蘿蔔絲,久而久之,蘿蔔絲巷名稱就叫出來了,此名已延續數百年之久。

記者行走在蘿蔔絲巷,石板路的地面乾淨平整,巷子兩邊都是青瓦木屋,川西北老民居建築在後來拔地而起的鋼筋水泥建築襯托下,更是多了一份幽古的味道。如今,蘿蔔絲巷早已經沒有了商販百姓售賣蘿蔔絲的場景,唯一沒變的就是蘿蔔絲巷這個名字。

安靜的居民小巷

曾經的熱鬧巷子少了買賣的嘈雜,不再是商業繁盛的市場,而成了今天當地居民的住戶區,多了一份民間煙火氣息。上午11點過,巷子里的住戶便陸續開始做起了午飯,柴火的青煙從瓦房里飄出來,雲煙裊裊,很有王維筆下「山水田園」的澄淨感。巷子里門牌號上依次寫著蘿蔔絲巷1號,蘿蔔絲巷2號,蘿蔔絲巷3號……住戶並不多,且都關上了大門,院內偶爾幾株三角梅伸出牆外,給古老的巷子增加了一份靈動色彩。

蘿蔔絲巷里最醒目的莫過於1號陶家大院。這座始建於清朝乾隆時期的四合院,至今已有200餘年歷史,前後已經住過幾十代人。1995年李正林從陶家後人手中買下院子里的一個60多平米的房間,一住就住了20多年。雖然院子里有4戶人家,但都搬到綿陽城里居住,多數時間就只有他一家。李正林說,整條巷子都很安靜,沒事的時候他會坐在院子里曬曬太陽,和巷子里的老鄰居們擺擺龍門陣。

安靜成了蘿蔔絲巷如今最大的特質,但在老一輩的豐谷人心目中,以前的蘿蔔絲巷完全和「安靜」這個詞不搭邊,反而是熱鬧喧囂,尤其是在逢場天。糧食畫傳承人潘德貴是老豐谷人,他告訴記者,豐谷鎮以前每到逢場天人特別多,鎮上有一些專門分區的市場,如米市、豬市,蘿蔔絲巷更是人山人海。「小時候,我們就愛去蘿蔔絲巷買東西,人特別多,連小梘、松埡等地的人都坐著涪江渡口的船來豐谷趕場,特別鬧熱。」潘德貴回憶說,上個世紀90年代開始,來豐谷的人慢慢少了起來,而隨著豐谷本地人多去外地打工、居住,像蘿蔔絲巷等巷子也清靜了起來。

打造古鎮文化長廊

雖然現在居住在巷子里的大多是老人,但每到逢年過節時年輕一輩還是紛紛回到豐谷祭祖、團聚。不管走多遠,都會回家看看,因為這是根植於血脈的家鄉,安放著他們心中的鄉愁。

隨著時代的發展演變,蘿蔔絲巷早已失去了最初的商業屬性,成了豐谷世俗生活的一個代表。為傳承豐谷悠久的歷史文化,近年來,豐谷鎮以蘿蔔絲巷為中心,打造了「留得住鄉愁」的文化長廊,該長廊以蘿蔔絲巷口為起點,共計160餘米,寬度為4.6米。記者了解到,文化長廊建設本著還原老豐谷生活原貌的初衷,採取「特色文化元素添加、部分亮點風貌保留」的方式,通過尋味、市井、院子、童謠四大主題來呈現特色亮點,如:豐谷影像牆、1943年豐谷鎮原籍地圖、二維半互動雕塑、老物件陳列、陶家院子局部修繕、文化牆、爺爺童年牆體彩繪等,將豐谷的歷史文化元素全方位展現於蘿蔔絲巷內。只要行走在蘿蔔絲巷里,便如同看電影般將豐谷鎮的歷史文化一覽無遺。

如今,每天都有絡繹不絕的遊人和豐谷本地市民去蘿蔔絲巷散步休閒,在品味古鎮老街的風味的同時,了解知曉豐谷的民俗文化、追憶回味童年的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