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堅在歷史上就懼內,還和獨孤皇后並稱「二聖」


作者:張程,職業編輯,業餘作者,季我努學社會員。聚焦於中國古代政治和社會變遷、政治制度史,出版有《制度與人情:中國古代政治文化》、《衙門口:為官中國千年史》、《三國大外交》、《泛權力》、《黑白大清》等圖書。

(張程)

社會生活中,懼內不光彩。在政壇上,怕老婆就更不光彩了。在男權社會,公權力由男性壟斷,女性不能染指,連施加影響也不行。有很多詞專門貶斥女人掌權,比如牝雞司晨、紅顏禍水、越俎代庖等,把女人掌權和亂政劃了等號。這其中有歧視色彩。雖然我們現在能看到的古代官場懼內的例子幾乎都是負面的,但也不反正面的例子。具體情況要具體分析。

唐朝趙州刺史高睿對老婆言聽計從。一年突厥來犯,高睿夫婦都當了俘虜,突厥人威脅高睿說,投降給官做,不投降就馬上處死!高睿不說話,看著老婆。他老婆說,我們夫妻倆報效國家,正在今日!高睿便不再說話,於是夫妻雙雙被殺。可見,懼內還能起正面作用,關鍵是家里的母老虎要發揮正能量,正確引導丈夫做人和做官。

楊堅

隋文帝的獨孤皇后就發揮了正能量,引導丈夫開啟了「開皇盛世」。獨孤皇后喜歡讀書,通達古今,且富有政治才能。她幫助楊堅奪得了皇位,之後每天與丈夫「同輦而進」,陪他上朝,但並不與丈夫共朝聽政,而是待在後閣觀察,看丈夫言行有什麼失當馬上遞條子建議。退朝後,獨孤皇后和楊堅一起返回寢宮,監督他處理公務,同時不讓他花天酒地。一時間,「後宮莫敢進禦」,獨孤皇帝和隋文帝楊堅並稱「二聖」。

隋朝文獻皇后獨孤氏

不用說,楊堅在孤獨皇后的管束之下日子不好過,小心思一直蠢蠢欲動,一次逮著機會偷偷臨幸了一個小美女。獨孤皇后獲悉,鳳顏大怒,馬上殺了那名女子。楊堅極為不滿,無比悲憤,又不敢和皇后叫板,只好「離家出走」。他一個人騎馬奔出皇宮,跑了三十多里,到荒郊野外「冷靜冷靜」。大臣們追上來,攔馬苦諫。楊堅嘆息:「吾貴為天子,不得自由!」駐馬冷靜到半夜,楊堅不得不才回宮,調整好心情,第二天繼續在獨孤皇后的監督下乖乖生活和工作。獨孤皇后逝世後,楊堅頓時沒有了約束,沉迷酒色,從一個明君迅速惡化為昏君。隋朝國勢迅速下滑。「開皇盛世」結束。可見,獨孤皇后雖然是母老虎,但對楊堅的事業、對國家的大勢都是有貢獻的。對於這樣的老婆,聽她的指揮不見得是壞事。

張曜

清末的張曜是個大老粗,認不了幾個字,卻逐步升遷為布政使、巡撫。除了他有戰功外,主要得益於才華出眾的妻子。張曜的妻子讀書識字,見識不凡,對丈夫耳提面命。張曜心甘情願地聽老婆的話、按老婆的指示辦事,非但政務沒出過錯,自身也漸漸粗通文墨。他升任山東巡撫後,一次問屬下:「你們怕老婆嗎?」下屬們面面相覷,有個人回答:「不怕!」張曜勃然大怒:「你好膽大,老婆都敢不怕?」其實,如果人人都有張曜那樣的賢內助,怕怕又何妨?

編稿編輯:姚天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