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道裡的考研族:馬紮、暖氣、保溫杯相伴的日子

原標題:樓道裡的考研族:馬紮、暖氣、保溫杯相伴的日子

2018年12月4日晚,山東師范大學教學樓,考研的人在樓道裡抓緊最後的時間復習。

一屆又一屆考研族來來去去,燈光點亮又熄滅,樓道裡的人增增減減,面孔似曾相識又全然不同。

在12月最後沖刺的關頭,疲憊、困倦爬上了他們年輕的面龐,但那捧書學習的堅定身影,撐起了沉甸甸的考研夢。

考研雙胞胎

晚上,雙胞胎姐姐李思婷占領了電梯前嵌入牆面的區域,整理背誦知識點。

在十二月的第一天,因為壓力太大,山東師范大學歷史與社會發展學院大四學生李思婷在綜合教學樓C區四樓樓道裡淚如雨下。

過去的幾個月裡,她的舍友有的找到了工作,有的中途放棄考研,有的準備考公務員,只有她死守在樓道裡日復一日地刷題、背誦。她將備考的這個「過程」比作在看不到光亮的大海裡摸索上岸,「我使勁遊啊遊,也不知道岸在哪裡,卻一刻都不能停下。」

一名女生起身接水,經過埋頭苦讀的李思婷。

一同備考的雙胞胎妹妹李思葦也有過這種情緒,她一邊安慰姐姐,一邊感慨:「在這個樓道裡學習的,誰沒個‘喪’到爆炸的時候呢?」

李思葦九月因為就讀學院更換校區,與姐姐分開,獨自備考。生性活潑的她擔心影響姐姐學習不敢打電話傾訴,獨自往返於三點一線之間,沒人陪伴,十分憋悶。「有一次趁著天黑在操場上邊走邊哭,發現看台上有個人坐著發呆,我就上去找他聊天,也不認識是誰。」

樓道裡,李思婷在和李思葦討論考研題。10月10日姐妹倆生日這天,李思婷去本部校區找李思葦,她發現妹妹狀態特別差,第二天就帶著妹妹收拾行李回來和自己一起住,姐妹倆又回到了暑假留校備考那段同吃、同住、同在樓道背書的日子。

「風水寶地」

因為自習室內不允許出聲背書,圖書館又有閉館清場的規定,成堆學習資料無處安放,教學樓樓道便成了山師考研族們首選的「備戰聖地」,尤其是四五層這類校園活動少、較安靜的樓層,長期「駐紮」大批考研族。

樓道裡復習考研的學生與零散放置的馬紮。每年年底考研剛結束,應屆考研族抱著紙箱、塑膠盒剛撤離,新一輪考研大軍就馬不停蹄趕來占領早早相中的「風水寶地」。

劉元波展示他的「鬧鐘語句」,冬天起床是他一道大坎,從6點10分一直到6點40分,他定了三次鬧鐘。他覺得,靠暖氣片的位置最難「搶」,「冬天樓道裡很冷,來回走動也免不了手腳冰涼,靠著暖氣片能舒服些,還能放點東西。」

大到折疊桌、馬紮,小到保溫杯、鬧鐘,考研族們在樓道裡用各種物品分隔出屬於自己的小空間,在這裡度過短則一季長則一年的備考期。

由於學習位置相對固定,本來生活裡不會有交集的人在這過程中相處,互相影響。

幾個低年級學生從「二戰」考研的體院學生李棟身邊經過。他看到周圍「族友」在認真背書,自己拿起手機就很有罪惡感。「有時候怎麼都啃不下一個知識點,煩的我扔下書扭頭就走,但冷靜一會兒還是在大家的背書聲中跑回來繼續記。」

大多數時候,他們在這或眉頭緊鎖,用筆杵著好幾天沒洗的頭認真刷題,或舉著書本來回踱步,口中念念有詞,或閉著眼睛用手指掐出一和二,卡在三怎麼也掰不出來,急得直跺腳……上課來往經過的低年級學生對這群人習以為常,偶爾有一兩個投來略帶欽佩和關懷的目光,轉瞬間就消失在人流中。

為何考研?

在這所坐落在山東濟南的普通師范院校裡,一入學,大家就會交流考不考研,考哪個學校研這類問題,考研培訓講座、經驗分享會層出不窮,「考研」這個詞幾乎在每個學生心中根深蒂固。

李鑫(左)與同學激烈討論今天做的題。跨專業報考法碩對她來說是個極具挑戰性的事。她認為,當初入學選專業時自己目標不明確,未來想從事自己更喜歡的專業,考研是做到自己目標的手段。

法學院學生吳洋舉著滿是標註的復習資料背誦。他認為自身專業以本科學歷就業比較困難,研究生可以擁有更廣闊的就業空間。

考研族中,還有些學生不想這麼快進入社會,認為學校壓力較小,讀研是個很好的緩沖帶。

樓道裡的考研族

教學樓之間的連廊不是密封的,雨絲順著寒風吹進來,法學院張雙明用手拭去臉上雨滴。他剛考研的時候和異地戀愛七年的馬子分手了,那時候學習總跑神,後來靠早起跑步等方法努力走出來,「人嘛,累了就不會想別的東西了」,他說道。

樓道牆壁上殘留的馬克筆痕跡,內容是「樓道擴音,請不要背書」。

法學院梁凡學習間隙揉搓眼睛,樓道裡燈光灰暗,長時間看書眼睛略有不適。但梁凡覺得樓道裡學習氛圍好,也就不在意這些了。

早就過了午餐時間,樓道裡的幾個考研族還在一遍又一遍地背誦考點,遲遲不去就餐。

一考研族抱著資料從樓道裡經過。

臨近考試,外國語學院學生趙瑩給自己提高了學習強度,取消了午休時間。這天下午三點,她忍不住靠在暖氣片旁打瞌睡。趙瑩今年九月才開始準備,進度慢於同專業其他同學。她坦言自己的崩潰周期是十天,每次情緒低落的時候就去瘋狂跑步解壓。

一男生考研背誦間隙抬頭看向窗外天空。

樓道窗台上擱放的考研資料與水杯、零食。

 一女生把書放在樓道消防箱上,開著小台燈刷題。

晚上10點15分,教學樓保安會準時鎖門。10點34分,考研族三三兩兩從一樓教室窗戶跳出來,拍拍羽絨服上沾的灰土,狂奔回6分鐘後鎖門的宿舍樓。

新京報實習生 陳婉婷 攝影報導

編輯 李凱祥 鄭新洽   校對 郭利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