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監加強溝通確保移送案件符合證據標準

如何完善監察機關與檢察機關辦案銜接?最近,最高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孫謙就此接受了《法制日報》記者的採訪。

監察法第四條規定:監察委員會依照法律規定獨立行使監察權,不受行政機關、社會團體和個人的干涉。監察機關辦理職務違法和職務犯罪案件,應當與審判機關、檢察機關、執法部門互相配合,互相制約。

「監察法的這一規定,確定了對於公職人員的職務犯罪由監察機關負責調查。為了與此銜接,刑事訴訟法需要對人民檢察院的偵查職權和立案偵查範圍作出相應調整。」孫謙說。

孫謙指出,今年3月,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審議通過憲法修正案,規定監察機關辦理職務違法和職務犯罪案件,因此,修改後的刑事訴訟法對人民檢察院的偵查職權作出相應調整,刪去人民檢察院對貪污賄賂等案件行使偵查權的規定,保留了檢察機關對訴訟活動實行法律監督中發現的司法工作人員利用職權實施的侵犯公民權利、損害司法公正犯罪案件的偵查權以及機動偵查權。

「從修改後的刑事訴訟法的規定看,可以由人民檢察院立案偵查的案件範圍,要從兩個層面進行把握。」孫謙說,一是此類犯罪主體僅限於司法工作人員,即依法律規定有偵查、檢察、審判、監管職責的工作人員;二是罪名主要涉及侵犯公民權利、損害司法公正的犯罪,具體包括非法拘禁罪;非法搜查罪;刑訊逼供罪;暴力取證罪;虐待被監管人罪;司法人員的濫用職權罪和玩忽職守罪;徇私枉法罪;民事、行政枉法裁判罪;執行判決、裁定失職罪;執行判決、裁定濫用職權罪;私放在押人員罪;失職致使在押人員脫逃罪;徇私舞弊減刑、假釋、暫予監外執行罪14個罪名。

孫謙強調,人民檢察院立案偵查案件的級別管轄和內部分工,主要涉及級別管轄和部門分工兩個問題。

最高檢認為,為排除干擾和阻力,保證案件質量,司法工作人員利用職權實施上述14個罪名的案件,由設區的市級人民檢察院立案偵查。基層檢察院發現犯罪線索的,應當報設區的市級人民檢察院決定立案偵查。設區的市級人民檢察院也可以將案件交由基層人民檢察院立案偵查,或者由基層人民檢察院協助偵查。省級以上人民檢察院發現犯罪線索的,可以自行決定立案偵查,也可以將案件線索交由指定的省、設區的市級人民檢察院立案偵查。偵查終結後,應當按照刑事訴訟法的規定,交由有管轄權的檢察院審查起訴。

「至於人民檢察院內部由哪個部門來具體承擔偵查職能,目前由於機構改革沒有到位,名稱暫無法統一,原則上由負責刑事檢查工作的專門部門負責偵查,現有人員力量不足的,要調整補充。」孫謙說,各地可靈活運用專門辦案組模式,抽調人員集中辦理此類案件,檢察長、分管檢察長要帶頭作為主辦檢察官直接辦案。

記者梳理髮現,修改後的刑事訴訟法對監察機關調查終結,將案件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作出了銜接性規定。

孫謙指出,刑事訴訟法與監察法的銜接和協調問題,是本次刑事訴訟法修訂的一個重要內容。修改後的刑事訴訟法對監察機關移送起訴案件的補充調查、強制措施等作出規定。

根據修改後的刑事訴訟法,檢察機關受理監察委移交的案件後,應當先行拘留,拘留期限一般為10日,特殊情況下,可以延長1日至4日。也就是說,人民檢察院可以充分利用這14天的拘留期限,研究、決定是採取逮捕措施,還是取保候審、監視居住。

「檢察機關提前介入,要注意把握介入的案件範圍、提前介入的時間、介入的方式方法。」孫謙說,各級檢察機關要從公訴力量和必要性考慮,主要針對重大、疑難案件介入調查。介入時間過早或者過晚,都會影響介入工作效果。要防止出現介入工作隨意性。介入不是代替,關鍵是圍繞證據是否充分、確鑿、合法提出建議。

孫謙說,在把握監察委向檢察機關移送案件的證據標準方面,檢察機關應當加強與監察委員會的溝通協商,採取有力措施,確保移送案件符合刑事訴訟法規定的證據標準。同時,把好事實關、證據關,加強退回補充調查和自行補充偵查工作,起訴案件必須達到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確保辦案質量和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