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是劉表的愛將,孫權對其恨之入骨,被赦免後卻無影無蹤


(燦爛海灘原創作品,嚴禁轉載)

今天的三國成語故事見於《三國演義》第三十八回,發生在孫權出兵江夏之際,相關人物分別為黃祖、呂蒙、潘璋和蘇飛。原文如下:

(孫權)遂命周瑜為大都督,總水陸軍兵;呂蒙為前部先鋒;董襲與甘寧為副將;權自領大軍十萬,征討黃祖。細作探知,報至江夏。黃祖急聚眾商議,令蘇飛為大將,陳就、鄧龍為先鋒,盡起江夏之兵迎敵。陳就、鄧龍各引一隊艨艟截住沔口,艨艟上各設強弓硬弩千餘張,將大索系定艨艟於水面上。東吳兵至,艨艟上鼓響,弓弩齊發,兵不敢進,約退數里水面。甘寧謂董襲曰:「事已至此,不得不進。」乃選小船百餘只,每船用精兵五十人:二十人撐船,三十人各披衣甲,手執銅刀,不避矢石,直至艨艟傍邊,砍斷大索,艨艟遂橫。

甘寧飛上艨艟,將鄧龍砍死。陳就棄船而走。呂蒙見了,跳下小船,自舉櫓棹,直入船隊,放火燒船。陳就急待上岸,呂蒙舍命趕到跟前,當胸一刀砍翻。比及蘇飛引軍於岸上接應時,東吳諸將一齊上岸,勢不可當。祖軍大敗。蘇飛落荒而走,正遇東吳大將潘璋,兩馬相交,戰不數合,被璋生擒過去,徑至船中來見孫權。權命左右以檻車囚之,待活捉黃祖,一並誅戮。催動三軍,不分晝夜,攻打夏口。

按照小說的情節發展,甘寧投靠孫權,孫權大喜,立即下令進攻江夏。江夏守將黃祖命蘇飛為大將,陳就、鄧龍為先鋒,出兵迎敵。在甘寧的建議下,東吳水軍猛沖猛打,很快便擊敗黃祖大軍,陳就被呂蒙所殺,蘇飛也遭潘璋生擒,黃祖也在戰鬥中死於非命,孫權獲得了江夏之戰的完勝。

本文要介紹的成語,是東吳大軍進攻時的氣勢,叫做「勢不可當」, 意為來勢迅猛,不可抵擋。這句成語的最早出處是《晉書?郗鑒傳》中的「群逆縱逸,其勢不可當,可以算屈,難以力競。」

小說中描述的這段孫權與黃祖在江夏的激戰,是一個真實的歷史事件,發生在獻帝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據《三國志·吳主傳》載:「十三年春,權復征黃祖,祖先遣舟兵拒軍,都尉呂蒙破其前鋒,而凌統、董襲等盡銳攻之,遂屠其城。祖挺身亡走,騎士馮則追梟其首,虜其男女數萬口。」《三國志·呂蒙傳》亦稱:「從征黃祖,祖令都督陳就逆以水軍出戰。蒙勒前鋒,親梟就首,將士乘勝,進攻其城。祖聞就死,委城走,兵追禽之。」經過這場戰爭,孫權不僅報了當年父親孫堅被黃祖所殺的深仇大恨,還重創了荊州割據勢力劉表,是赤壁之戰爆發前東吳取得的一次輝煌勝利。

對於江夏守將黃祖和蘇飛,孫權恨之入骨。《三國志·吳主傳》註引《吳書》載:「初,權破祖,先作兩函,欲以盛祖及蘇飛首。」戰爭結束後,蘇飛被吳軍俘虜,性命堪憂。此時,甘寧挺身而出,在江東的慶功宴上「下席叩頭,血涕交流」,懇求孫權饒了蘇飛的性命。最終,孫權答應了甘寧的要求,赦免了蘇飛。不過,從此以後蘇飛此人卻突然消失得無影無蹤,再也無法從史料中找到其蛛絲馬跡。也不知道他的最終結局究竟是怎樣。

參考書籍:《三國志》、《三國演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