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這幾個驚艷絕倫的女子,結局卻是這樣的

歷史上這幾個驚艷絕倫的女子,結局卻是這樣的。

花蕊夫人,姓徐,一說姓費,青城(今都江堰市東南)人。花蕊夫人幼能文,尤長於宮詞。得幸蜀主孟昶,賜號花蕊夫人,取「花不足以擬其色,蕊差堪狀其容。」之意。孟昶降宋後,花蕊夫人被虜入宋宮,為宋太祖趙匡胤所寵。

花蕊夫人色藝雙絕,《全唐詩》里收錄了她的《宮詞》一百五十多首。相傳趙匡胤想驗證她的才氣,命她即興作詩。她不假思索,當即吟道:「君王城上豎降旗,妾在深宮哪得知?十四萬軍齊解甲,更無一個是男兒!」趙匡胤看了之後,不但沒有發怒,反而對她倍加讚賞。

花蕊夫人雖然倍受趙匡胤寵愛,但也招致皇弟趙光義的覬覦,被其拒絕後,趙光義嫉恨不已。北宋蔡絳的《鐵圍山叢談》寫到:一次從獵後苑,花蕊夫人在側,趙光義「調弓矢,引滿擬獸,忽回射花蕊,一箭而死。」

從小周後到花蕊夫人,趙光義真是女性公敵。

吞金死

李師師,原本是汴京城內經營染房的王寅的女兒,三歲時父親把她寄名佛寺,老僧為她摩頂,她突然大哭。老僧人認為她很像佛門弟子,因為大家管佛門弟子叫「師」,所以她就被叫做李師師。過了一年,父親因罪死在獄中。她漸漸出落得花容月貌,皮膚白皙,被經營妓院為業的李媼收養,教她琴棋書畫、歌舞侍人。一時間李師師成為汴京名妓,是文人雅士、公子王孫競相爭奪的對象。其深受宋徽宗喜愛,並得到宋朝著名詞人周邦彥的垂青。

傳說,周邦彥為其填詞:「並刀如水,吳鹽勝雪,纖手破新橙。錦幄初溫,獸香不斷,相對坐調笙。低聲問:向誰行宿?城上已三更,馬滑霜濃,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詞意是暗諷宋徽宗出宮與李師師偷情的時機。後來,李師師偶然忘情把這首詞唱了出來,宋徽宗追問是誰做的,李師師隨口說出是周邦彥。宋徽宗臉色驟變,過了幾天找借口把周邦彥貶出汴京。過了不久,宋徽宗也覺得太過嚴厲了,就又把周邦彥招了回來,封他為大晟樂正,命定正雅樂。

《李師師外傳》寫道,金兵攻破汴京後,統帥達懶指名要交出師師,漢奸張邦昌搜捕到她,把她送到了金營。李師師說:「我本是卑賤的妓女,但曾經蒙皇上眷愛,現在寧可一死,決不讓你們把我當做禮品,換取晉身之階。」說著,拔下金簪,自刺其喉,不死,又把金簪吞到肚里,才死去。

男人的戰爭里,表現更好的卻是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