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商古國亞國,三千年商代大墓中有它的神秘蹤跡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山東青州市蘇埠(bù)屯發掘出數座商代大墓,其中有幾座呈「亞」字型的高規格墓葬,同時出土了一批青銅器,且大多銅器帶有「亞」字銘文。其中有一尊名為「亞方尊」的晚商酒器,有銘文:「酗亞者垢以大子尊彝。」垢:夏朝以前帝王者稱之為「後」,比如「夏後」即指夏王,而「垢」就是指死去的埋入地下的王者。到了商代,「後」退居幕後,成為後妃的代名詞,故這里的「垢」指死去的王后。銘文大意是亞族祭祀王后和太子的寶器。還有一枚青銅鉞,正反皆有銘文「亞醜」字樣。鉞,既是一種作戰武器,又是一種象徵軍權以及身份地位的國之重器,即斧鉞,古代出征,帝王戒齋三日後要在太廟親自授予元帥斧鉞,象徵權力的交接,元帥接了斧鉞後就可以正式代王行事,甚至可以不聽王者號令。《史記·魯周公世家》記載:「周公把大鉞,召公把小鉞,以夾武王。」可見周公和召公的地位。根據銘文分析,很有可能,殷商時這里曾有個亞國,墓葬的主人為亞國國君或亞族首領,「醜」應該是指墓主的名字。墓葬中有象徵軍權的斧鉞,很顯然,墓主生前曾手握重兵戰征沙場。亞氏部族到底是從別處遷徙而來還是至始至終在青州市蘇埠屯一帶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確實有這麼一個國家或部族存在。有說法認為亞國為子姓方國,在今河南濟源市境內,也有說法在今河北豐寧縣一帶有亞氏部族。

亞方罍

「亞」的甲骨文形像看上去類似「郭」,中間一張「口」,指城邑,四面分布樓宇狀,意為「城邑四周的護城樓」,而「亞」也是四周圍繞著一座中心城池的建築群,也可以看作是由數個部落組成一個以王族為核心的縮略圖。亞的繁體為「亞」,中空,表示四通八達,意為「核心」控制四方。即中心為尊,四方為次,故「亞」又引申出一層「居中」(兩則之間)的意思,後世通常代指第二、次一等等意思。也有說「亞」的造字本義為「住行」,但民以食為天,衣食是首要大事,故衣食為先,住行(亞)為次。所以《說文解字》說:「亞,醜也。」醜:即十二地支的第二位,也指十二生肖中的第二生肖:牛。所以,亞和醜同義,皆為第二的意思。另外,「亞」還是古代的墓室形制,這是由於陰宅是根據陽宅的形制而來。一般認為,先秦時王侯將相的墓道分為三種:「亞」字形(四墓道)、「中」字形(二墓道)、「甲」字形(單墓道),很顯然,「亞」字形墓道是規格最高的,即天子的墓葬規格。「亞」來源於「居行」之說比較可靠。

亞的甲骨文

商代亞國是商朝的屬附國,而非敵對國。甲骨卜辭:「辛卯王……小臣醜(醜)……其作圉(yǔ)於東對。王乩曰:大吉。」「圉」,即國之四垂,就是邊疆的意思。作,築造的意思,醜,應該是「小臣」的名字,也就是以上銘文中提到的「亞醜」,之所以自稱小臣,這是相對於商王而言,說明亞醜是商王室東邊的附屬國首領。我們都知道,殷商晚期,大量東夷國家叛亂,為此帝乙、帝辛兩代商王發動過數次傾巢之戰,給了西邊周國發展的機會,終致殷紂王「克東夷而隕其身」。結合這段記載,商王令「亞醜」鎮守東夷而以藩屏商也就顯得正常不過了。卜辭大意是商王同小臣醜(亞醜)商議在東部築造疆界,進行占卜,結果顯示:大吉。可以看出,亞醜是當時負責鎮守東部的商王室直隸臣屬,據說商代時蘇埠屯一帶是商王朝防禦東夷部落的戰略要塞,也是商人與東夷貿易來往的必經之地,亞醜能被授命於此,足以說明亞國與商王室兩者之間的信任與倚重。亞氏部族可能出自商王宗室,青州蘇埠屯一帶的亞氏部族或是商王室因國家戰略的需要從別處封過去的。

蘇埠屯商墓

蘇埠屯商墓中某出土銅器還有「杞婦」字樣的銘文,很有可能,商代亞氏部族與夏朝時遺留下來的杞國有過聯姻。亞氏部族最後的消亡無從得知,可能是在局勢板蕩的商末戰亂中被滅,但蘇埠屯商墓的高規格墓葬以及在它帶有「亞」字的隨葬器物似乎在向後世顯耀它曾經雄鎮東方的輝煌。

文/堰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