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保健品一樣亂!這位商人竟讓中國「補腦汁」行銷世界?


作者:韋月丁

行銷至今的艾羅補腦汁

艾羅補腦汁,乍聽這個名字,就覺得不靠譜。

但上網一搜,現在的香港,竟然還有零售。

艾羅補腦汁:「現世界第一等補腦藥」

其歸類在腦活素藥品類,產品規格為150毫升,標註成份是甘草浸膏、大棗浸膏、小棗浸膏、龍膽酊等。功能介紹中寫道,它具有「維持神經系統活力,促進消化機能,補血強身的功能,更具有補五臟,通九竅,利百脈,除虛勞煩悶,抗驚悸、失眠和健忘」等功能。

並且,它也不忘上溯至祖師爺來標榜自己,「艾羅補腦汁創於1904年,行銷世界各地已達90餘年,隨著不同年代和環境的變遷而不斷地改進和完善其配方」雲雲。(註:網頁採用的是舊版廣告詞,現在已逾百十年了)

再一看價格,43元一瓶。

艾羅補腦汁廣告,上註明「行銷六十餘年」字樣

好了,以上不是重點。人們關注的是,艾羅補腦汁究竟有沒有效。

對這味藥頗有研究的張仲民教授明確指出,所謂「艾羅補腦汁」,只不過是一瓶添加了甜味劑的咳嗽糖漿,但是由於具有增進睡眠等作用,客觀上也促進了降低交感神經過度興奮的作用。

答案很清楚,艾羅補腦汁就像現在的保健食品,吃了好不到哪里去,但也肯定吃不死。至於「補腦」,經濟點來說,還不如吃幾個核桃。

那麼,艾羅補腦汁憑什麼名氣這麼響,竟能行銷世界各地至今?

民國商人黃楚九的「天才」行銷

說「天才」,加引號,實則就是虛假宣傳

但黃楚九能洞察看病者的心理,用種種大忽悠蒙騙消費者,進而謀取暴利。其手段之「天才」,就連現今的權健等,都難以望其項背。

且看黃楚九的推銷大法。

1中藥穿西裝,迎合國人崇洋心態

1905年,中法大藥房的老板黃楚九,從一個藥劑師手中買來一劑安神健腦的處方,取名「艾羅」。

黃楚九從一家中法藥房做起,逐漸構建起一個黃氏醫藥帝國

「艾羅」,取英文姓Yale,諧音Yellow,也就是黃楚九之姓「黃」的意思。如此顯明拙劣的取名,當時的國人卻看不穿。他們只知,西方列強用堅船利炮叩開了中國大門,西方就是先進,就是強大。而在晚清的上海,對於西洋之風氣有種盲目的崇拜。

艾羅補腦汁,一聽就高級。

一瓶添加了甜味劑的咳嗽糖漿,由此搖身一變,成為了中法藥房的高端產品。

艾羅補腦汁廣告

在當今中國,這樣的中西大挪移式行銷手法仍屢試不爽。

比如某國產樂器取名「Toyoma」,直似日本大牌;某上海服裝品牌,取名「拉夏貝爾(La Chapelle)」,一下子就上了檔次。

2虛構美國博士IP,廣而告之

新產品上市,在各大媒體打個廣告很正常。黃楚九厲害就厲害在他虛構了一名叫艾羅的美國博士

他登報廣告:「艾羅者,美國浡爾基尼亞之產也,亦即四十年前之醫學博士也。幼操懸壺術於美京,長遊歐亞各國,精新舊醫理,生平制有得意靈藥四十餘種,其中以補腦汁最著……」

虛構的艾羅醫生聲明

在他設計的大海報上,隨便找了一張猶太人的照片,印上「艾羅」,以示真實不虛。

就在艾羅補腦汁名聲遠揚、銷路大開的時候,一個衣衫襤褸的美國男孩走進他的辦公室,自稱是「艾羅博士的兒子」,並主張補腦汁的發明專利,要求賠償金。

面對「洋裝癟三」,黃楚九將計就計,絲毫不慌。他先是招待安撫他,然後召開盛大的新聞發布會,承認小男孩就是「小艾羅」。如此一來,反而把本來子虛烏有的事「坐實」了。消費者由此更加相信,艾羅補腦汁是西洋的「高精尖」藥品。

在打發小男孩之前,黃楚九再給他一千塊大洋,讓他簽署了一份「授權文書」,證明黃楚九合法擁有「艾羅補腦汁」的中國使用權。就此,他手握了專利這柄尚方寶劍。

黃楚九是中國具有IP意識和專利維權的先驅。他藉此上報官府,要求徹查冒牌跟風者,同時,他還在報紙上刊登打假廣告,公布打假結果。

成本只這一千塊,卻打了一個大廣告。

移花接木,弄假成真,一石二鳥,真正超值!

3邀名人站台,現身說法

吳趼人是晚清大作家,代表作《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他在當時的地位,跟如今寫《許三觀賣血記》的餘華差不多。

其實吳趼人倒不是主動要站台,而是黃楚九先贈了些艾羅補腦汁給他,行銷手段就如同現在的試用裝、贈品。

艾羅補腦汁說明

吳趼人喝了一段時間,感覺「文思不澀矣,勞久不疲矣,以視往昔之精神且有加焉」。他寫了篇熱情洋溢的感謝信給黃楚九,「今而後還我魂靈矣,謂非補腦之功得乎」,並「囑勿登報」。

黃楚九在給他三百元潤筆費後,便將這篇《還我魂靈記》配上吳趼人的大照,以「大文豪家南海吳趼人君肖影並墨寶」的題目,刊登在《時報》《新聞報》等大報上。

名人一高呼,銷量翻幾番。

三個多月後,吳趼人一命嗚呼。「補了腦」的吳大作家,得年44歲。

4利用國人焦慮情緒,構建強種保國邏輯

晚清的中國,積貧積弱。當時很流行的看法是,黃種人體弱多病,而抽吸鴉片,加劇了這種印象。

如果想要強種、保國,那就要健腦、補腦。

黃楚九的行銷邏輯很清楚,即最方便的補腦方式,便是長期服用艾羅補腦汁。服了這味藥,便能讓自己變得更聰明,人人都聰明了,國家就強大了。他實則綁架了一個國家興衰的民族主義情緒在這味藥上。且看他的設問——

「二十世紀之時代,為科學發達之時代,人種競爭之時代,科學興則國亦興,競爭力則國亦存。天演家優勝劣敗之理,即二者之結果,是則吾目今世為腦力競爭之時代亦可也。……我同胞久立於腐敗之境,於幼稚時代既失體育於先,成丁時代又失維持於後,腦力虛弱,處此競爭劇烈之場,若不急圖補救,前途何堪設想?

黃楚九撰《補腦汁文》

為嬰幼兒少年兒童的健康著想,贏要贏在起跑線上。

補充您的體力,增強活力,增強智力。

益智強身,益壽延年。

這些,現在的我們,是不是都似曾相識。

針對這味藥,黃楚九的行銷手段還有很多,感興趣者,可以參閱張仲民的《補腦的政治學:「艾羅補腦汁」與晚清消費文化的建構》一文。

從未遠去的保健品幽靈

無論哪個時代,暴利之下,保健品就像幽靈般,揮之不去。

前有補腦汁,後有腦黃金。

它們倚靠的並不是多麼先進的配方和過硬的質量,而是憑借「今年過節不收禮」式的各種洗腦式行銷,製造焦慮情緒,層層包裝鍍金,再搭配所謂專家名人的加持等。

手段並不高明,但信者眾。

回顧民國初年「行銷大師」黃楚九的這些「天才」手段,是為了今天的我們,更好地辨別。

參考文獻:

1. 張仲民,《補腦的政治學:「艾羅補腦汁」與晚清消費文化的建構》,《學術月刊》2011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