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曲陽縣政府致歉:2人因燒散煤被拘系文章失誤

原標題:「2人因燒散煤被拘系失誤」 保定曲陽縣政府致歉

12月7日下午,河北省保定市曲陽縣環境保護局官方微信公眾號發布一條題為「我縣拘留2名燃燒散煤用戶」的消息,引發關注。

今日,新京報記者就此事致電曲陽縣環保局,一工作人員回應稱,「標題可能措辭不當」,被拘用戶系因不聽勸阻二次使用劣質煤。目前,原文已被刪除。

晚間,曲陽縣政府發布情況說明稱,該縣沒有對燃用劣質散煤人員進行過拘留,上述文章內容有誤,系工作人員失誤所致,目前正在對造成工作失誤的人員進行調查處理,對由此造成的影響深表歉意。

▲“曲陽環保”發文稱,2人因二次燃燒散煤被治安拘留。來源:曲陽環保▲「曲陽環保」發文稱,2人因二次燃燒散煤被治安拘留。來源:曲陽環保

「2人二次燃燒劣質散煤被拘 32人被訓誡」

12月7日,曲陽縣環保局微信公眾號「曲陽環保」對外發布一則題為《我縣拘留2名燃燒散煤用戶》的推文。文中稱,為嚴格貫徹落實《曲陽縣人民政府關於進一步加強劣質散煤管控的通知要求》精神,堅決做好冬季大氣污染防治工作,自2018年11月26日開始,縣公安局環安大隊配合國土局、綜合執法局、恒州鎮政府、趙城東村委會等部門共計查處違規燃用劣質散煤人員34人。

文中指出,其中32人為初次違規燃用劣質散煤,對其本人給予治安訓誡處罰,家中散煤全部沒收;其中趙某某、趙計某2人不聽勸導,二次違規燃用劣質散煤,給予其治安拘留處罰。嚴厲打擊城中村散煤燃燒現象。

文章表示,下一步,各部門將繼續加強對城中村使用燃煤的巡查和整治力度,做到轄區內無死角,無盲區,做到散煤燃燒徹底清零。

今日下午,新京報記者再次查詢上述文章,發現原文已被刪除。

 ▲《我縣拘留2名燃燒散煤用戶》文章目前已刪除。圖片來源:曲陽縣環保局官微“曲陽環保”的截圖 ▲《我縣拘留2名燃燒散煤用戶》文章目前已刪除。圖片來源:曲陽縣環保局官微「曲陽環保」的截圖

曲陽縣環保局:標題「措辭不當」

今日(8日)上午,就《我縣拘留2名燃燒散煤用戶》一文,曲陽縣環保局回應新京報記者表示,推文的帳號由曲陽縣大氣污染治理主管小組辦公室(下稱「縣大氣辦」)經營,文章標題可能有些不準確,「措辭不當」。

上述工作人員表示,不是因為燃燒散煤被拘留,是在執法過程中,兩個人二次違規使用劣質散煤,不聽勸阻,公安局對其進行了治安拘留處罰。目前,縣大氣辦已經刪除此文,具體細節仍待進一步確認。

▲今日晚間,曲陽縣政府發佈情況說明,就此事致歉。官網截圖▲今日晚間,曲陽縣政府發布情況說明,就此事致歉。官網截圖

縣政府:未拘留 實為批評教育

晚間,曲陽縣人民政府通過政府官網發布「情況說明」稱,2018年12月7日,曲陽環保微信公眾號發布了題為《我縣拘留2名燃燒散煤用戶》的消息。經查,此消息內容有誤,系工作人員失誤所致。

說明稱,曲陽縣沒有對燃用劣質散煤人員進行過拘留。文中所稱「趙某某、趙計某2人不聽勸導,二次違規燃用劣質散煤,給予其治安拘留處罰」,實為2人燃用劣質散煤後給予了批評教育。文中2張圖片實為12月6日因非法排污接受詢問的張某某、王某某照片。

通報表示,目前,該縣正在對造成工作失誤的人員進行調查處理,對由此造成的影響深表歉意。

專家:應公開官方對事件核實過程

環保專家彭應登表示,地方政府對事情前後通報不一致或隨意更改,沒有擔負起官方應有的責任,消耗政府公信力,不利於建立誠信政府。他建議,應該把官方對事件核實的過程予以公開,「以簡單的一紙行文公之於眾,如何取信於民?」

他表示,應該肯定地方打擊劣質散煤的決心。數據顯示,燃燒劣質散煤的排放量是清潔煤的4至5倍。但是,打擊和監管的方法要合理合法,有理有據。

▲曲陽相關工作人員在進行劣質散煤清理工作。來源“曲陽環保”▲曲陽相關工作人員在進行劣質散煤清理工作。來源「曲陽環保」

治散煤拘留污染空氣環境人員 尚未有明確法律依據

新京報記者梳理髮現,曲陽曾提出,治理散煤污染過程中,對污染空氣環境的人員進行拘留。

曲陽縣政府官方網站消息,11月24日至11月26日,當地連續召開三次空氣質量會商工作會議,部署治理散煤污染問題,提出了10項措施。

其中,第八項措施為:對污染空氣環境的人員進行拘留,電視台負責跟蹤報導,對發現的負面典型公開曝光。

會議還指出,改善空氣質量要從長遠考慮,要做到「三個持續」。一是持續控煤。在鞏固許城東、趙城東兩個試點村成果的基礎上,向其它城中村延伸;對沿街門面再次進行拉網式排查,嚴厲打擊燃燒使用散煤商住戶。

在治理散煤污染過程中,對污染空氣環境的人員進行拘留,這是否有法律依據?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資源與環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長、法學教授常紀文表示,地方往往根據《治安管理處罰條例》第50條規定,拒不執行人民政府在緊急狀態情況下依法發布的決定、命令的,情節嚴重的,處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並處五百元以下罰款。

常紀文表示,緊急狀態和污染應急不是同一個概念。依據《憲法》,緊急狀態的決定程序極為嚴格,全國與一個省域的緊急狀態往往由全國人大決定,一個省域內局部地區的緊急狀態由國務院總理依法決定。污染應急一般按照《大氣污染防治法》和《突發事件應對法》執行。這兩部法律針對居戶燒煤都沒有拘留的規定。

他指出,燃燒劣質散煤確實違反了法律規定。地方根據《大氣污染防治法》劃定用清潔煤的區域,居戶要遵守。至於違反如何追責,《大氣污染防治法》沒規定拘留的處罰。居戶被治安拘留,可能沒有對應的法律依據。

常紀文建議,在管理燃煤污染過程中,地方政府手段不能單一。比如,可以從源頭上管住劣質散煤的來源,嚴管銷售者。例如,北京市以清潔煤上門替代老百姓的劣質煤,可以用3噸清潔煤換2噸劣質煤,不讓老百姓吃虧。

新京報記者 李一凡 鄧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