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讀明憲宗朱見深獨寵萬貴妃的五大原因

明憲宗朱見深兩歲時被立為太子,與此同時,時年19歲的萬貞兒被孫太后派去做了他貼身侍女。公元1465年,英宗皇帝去世,朱見深繼承了皇位,改元成化,成為明朝第八位皇帝。第二年,萬貞兒為憲宗生下一子,憲宗大喜,遂封萬貞兒為貴妃。可惜,時間不長,皇子夭折,此後萬貞兒再無生育。

然而,朱見深傾其一生都對這個比自己大19歲的女人格外地寵愛和忍讓,一直到萬貞兒去世。所謂一個巴掌拍不響,一呼一應才稱作遙相呼應,憲宗對萬貞兒格外寵愛與忍讓,一定有其深層次的理由,首先讓我們從下面幾個例子看看憲宗對萬貞兒如何愛的死去活來,再進一步探究那個深層理由:

16歲的憲宗大婚不久,就撇下年輕貌美、才華橫溢的吳皇后,夜夜就寢於35歲萬貞兒所住的寧貞宮。

清代張廷玉等人所修《明史》記載,萬貞兒經歷喪子之痛後,開始對其他懷孕的妃嬪或已經降生的皇子大加謀害,差點玩得憲宗沒有子孫後代。而憲宗卻對她未加責罰,相反卻是一再的退讓。

明朝文人沈德符在《萬歷野獲篇》中對萬貴妃所受的恩寵曾感慨道:「自古妃嬪承恩最晚、而最專最久者,未有如此。」

明憲宗與萬貞兒用現在時髦的說法叫「姐弟戀」,明憲宗對萬貞兒的感情可以說到了偏執的程度,何以至此,以筆者分析,有以下幾個深層理由:

一,朱見深有強烈的戀母情結

之所以出現戀母情節,與憲宗童年的經歷有很大關係。

正統十四年(1449年),未滿兩歲的朱見浚(朱見深曾用名)被立為皇太子,比朱見浚大19歲的萬貞兒受孫太后指派做了他的侍女。

英宗土木堡之變之後被困瓦剌,朱見浚的叔父趁機搶去皇位並罷免他的太子職位,從此他便跟隨萬貞兒住在後宮,直到英宗卷土重來。

景泰八年(1457年)正月,明代宗病重。大臣石亨、徐有貞等人撞開南宮大門,迎明英宗復位。明英宗復位,廢明代宗為郕王。是年改元天順,連朱見浚的名字也改為朱見深,朱見深再次被立為皇太子。

朱見深的太子之位失而復得,然而幼年卷於皇位之爭,讓每天處在惶恐中的他落下個口吃的毛病。這段經歷也讓朱見深養成了內向、懦弱的性格。在朱見深這段人生中最黑暗最艱難的日子里,萬氏一直守護在朱見深身邊,始終如一。

由於古代主子和侍女之間的特殊關係,萬貞兒在朱見深心目中就有了母親、姐姐兼情人的多角色的朦朧定位。這是憲宗朱見深一輩子對萬氏都非常寵幸的最大原因。朱見深在最落魄最寂寞的時候,與之相依為命的萬貞兒給了他溫暖和呵護。明憲宗幼年的經歷,無形中讓他對萬貴妃產生戀母情結。

二,朱見深的太子身份讓萬貞兒知道如何巴結、獻媚這位未來的皇上

萬貞兒被指派前往東宮照料、侍奉太子時,已經21歲,讓她服侍兩歲的小太子,青春萌動的萬貞兒起初還抱怨孫太后沒有考慮她個人的歸宿。

經過一番激烈思想鬥爭後,萬貞兒終於明白這是孫太后對自己的格外器重,於是,腦筋轉了彎的萬貞兒將小太子當成了自己的「潛力股」,在以後的日子里,像母親那樣體貼備至,把自己孤寂的宮女生活中所無法排遣的全部熱情及個人夢寐以求的所有美好理想和希望、都化作母愛般的溫馨傾註到朱見深的身上。

由於萬貞兒對明憲宗從小就陪伴照顧直至長大,對朱見深的性格特點、為人原則一清二楚,甚至朱見深個性中的那些微小的弱點也了如指掌,因此,萬貞兒可以輕易地玩弄他於股掌之中,利用他來達到自己「擅寵」的目的;加上她在後宮跟隨孫太后多年,潛移默化參透了官場規則,因此,把握和掌控一位比她小19歲的皇帝,能力手段都綽綽有餘。

再比如,萬貞兒明白朱見深的太子身份意味著就是將來的皇帝,故無論是心理慰藉還是生理滿足,萬貞兒毫無保留的奉獻讓明憲宗對萬貞兒的愛到了難以割捨的地步。

三,萬貞兒善用心計會想方設法籠絡憲宗

萬貞兒成功炒作自己被吳皇后杖打一事,致使憲宗廢了吳皇后,《明史》里面對這件事是這樣評價的:「憲宗年十六即位,妃已三十有五,機警,善迎帝意,遂讒廢皇后吳氏。」這一「迎」一「饞」,說明萬貞兒心計頗深:她憑借憲宗的寵愛,趁機大講吳皇后的壞話,並提議廢後,憲宗一「怒」一「疼」,竟從其言。

雖然積極爭取皇后寶座的萬貞兒沒有如願,但是,繼立的王皇后,從中吸取了教訓,對萬氏的態度比較友善,不大理會萬氏的橫行霸道。

王皇后的明哲保身態度,以及皇帝對萬氏的寵幸,使萬氏成為成化朝後宮真正的主人。

四、萬貞兒獨門絕技「禦夫術」

一些野史上記載,萬貞兒床上功夫又稱「禦夫術」十分了得,正史上沒有這方面的內容,不過從憲宗的母親周太后的一句話可以悟出一些端倪,一次憲宗的母親周太后不無疑惑地問兒子:「彼有何美,而承恩多?」憲宗答道:「臣有疝疾,非妃撫摩不安。」

話說的雖然露骨了點,但從另一個方面也反映出一個事實,萬貞兒盡管不是美女,卻有美女不可替代的好處憲宗十分受用萬貞兒撫摩技法。

五、「姐弟戀」自古有之 存在社會認可基礎

在中國歷史上,姐弟戀自古有之,故到了明朝,這種現象並非是新鮮事物。

在山東及蘇北一帶,從前有些大戶人家,給自家的小少爺娶一房大媳婦,大媳婦的職責既是媳婦又兼做照顧少爺的傭人,等到少爺長至十六七歲,再給夫婦倆圓房。山東地方戲呂劇中有一處著名的戲《小女婿》,唱的就是大媳婦如何帶著小女婿成長的。

綜上所述,明憲宗與萬貞兒的一場「姐弟戀」實屬正常,對於憲宗來說為何達到偏執的程度,源於他對萬貞兒的過分依戀、和用情太深,而萬貞兒對於自己「大媳婦」身份的認可、以及為了提升自己在宮中的地位和那個沒有做到的「皇后夢」而所付出的艱辛與努力,同時成就了這段「姐弟戀」,雖說稱不上千古佳話,但只針對感情、只針對憲宗一生一世只愛了萬貞兒一個人的人生態度,這段「姐弟戀」還是有值得肯定地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