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寧浩的「瘋狂往事」, 原來他一直在自己的「平民科幻夢」里打怪升級!

《瘋狂的外星人》是「瘋狂系列」十二年來的第三部曲,這部繼《石頭》、《賽車》之後的神作讓影迷們足足等了十二年。關於劇本寧浩就籌備了整整五年。當年大火的《瘋狂的賽車》劇本才寫了八個月。無論是從後期製作、資金、還是精力投入來講,這部《瘋狂的外星人》當屬寧浩的事業之最了!

更讓觀眾喜聞樂見的是,此次集結了空前豪華的喜劇陣容——「徐寧黃」鐵三角,哪怕是全體站在那里不要動,都能為寧浩粉兒值回票價。

這是一部大家為了不被劇透,恨不得自行生理斷網的影片。在這個盜版片滿天飛的春節檔,《瘋狂的外星人》依然以首日破四億、三天破九億的好成績攀登票房第二名的寶座。看來中國氣質的科幻片還是很能打的!

在大多數人都認為花錢看《瘋狂的外星人》不是奔著國產科幻去的,而是「寧浩「這兩個字。探姐其實很煩動不動就拿「我們都欠XX一張電影票」說事兒,寧浩十多年前就已經名利雙收了好不好,觀眾和導演明明是互相成就的關係,根本不存在誰欠誰好伐。

如果寧浩拍了一部爛片,觀眾買票是為了情懷,這是在消耗導演的信譽度,剩下的也只是寧浩江郎才盡的無力感。

事實早在十年前我們就看到了寧浩導演在新類型片上的實力。

2006年寧浩在劉德華「亞洲新星導」計劃的扶植下,拍攝了處女作《瘋狂的石頭》。它以300萬的成本獲得2300萬的票房,這破紀錄的十倍投資票房比是同年大片不能企及的。至於名呢?當時《瘋狂的石頭》拿下了第43屆金馬獎最佳原著劇本。此時的寧浩已成為大陸最受期待的導演。

而這部作品的成功,讓寧浩有了另外一個想法。在2017年《瘋狂的賽車》開拍,最終票房過億。他成為了國內第四位進入導演俱樂部的導演。前三位是陳凱歌、張藝謀、馮小剛。

有人這樣評價寧浩導演:「寧浩讀懂中國」。從寧浩的「瘋狂往事」里不難看出它對中國文化的另類解讀。

讀懂中國,首先要讀懂中國人。那麼在《瘋狂的外星人》身上,我們看到了社會荒誕現實下的「中國小人物圖鑒」,於荒誕折射出的是小人物的生存狀態以及他們所處的社會層面。於是我們在《瘋狂的外星人》中看到的是黃渤和沈騰極具地方本土特色的飆車戲國粹猴戲,甚至還有泡酒養生

而觀眾愛看寧浩的電影完全是出於對傳統文化和「寧氏喜劇」的偏愛。一個耍猴戲被人處處看低的「Loser」與一個窮困潦倒的酒販子,跟外星人展開了一場」世紀大戰「。在這場混戰中,這讓我們看到了保護國粹和外來事物的衝突。《瘋狂的外星人》在不同程度上進一步深化了「中國人與異族和解與相處」的智慧

「賣情懷」不是一種智慧。如果戲虐稱」寧浩「都變成一種情懷了」,這就叫做語言貶值。實質上這部「瘋狂」系列的第三部曲,繞開了觀眾對前兩部作品的情懷,也透露出了寧浩格局的拓寬。

西方科幻一直都是被屢屢嘗試的題材。熟悉好萊塢科幻大片的觀眾都知道,講的無非是宏觀宇宙的探索,要麼就是超級英雄夢,缺少在真實生活里升級打怪的勇氣和熱血。

寧浩聰明的點就在於:他用科幻的外衣記錄本土發生,建立起了中國平民科幻電影新類型。於是用「科幻題材碰撞中國小鎮「的創意在寧浩的鏡頭下誕生了。

與致敬蓋里奇的《瘋狂的石頭》相比,《瘋狂的外星人》反倒是在劇本上更多了些「浪漫英雄主義」。一直想把國粹猴戲發揚光大的黃渤,終於做到了斯皮爾伯格的《ET外星人》的經典奔月。沈騰也終於把白酒賣到全宇宙,地球人也終於跟外星人完成了建交。

在雙方的文化衝突下,地球人與外星人各自達成了共識。導演寧浩也跳脫出了他的「舒適圈」從「石頭」,到「賽車」,再到「外星人」有了更瘋狂的飛越。

而國產科幻片因為有了寧浩,也找到了更好的推進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