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衡陽一省級自然保護區以調代改為礦產開發讓路

中新網12月7日電 「生態環境部」官方微信7日晚間發布「回頭看」典型案例通報,通報稱,2018年10月30日,中央第四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進駐湖南省,對第一輪中央環保督察整改情況開展「回頭看」。11月14日,督察組對衡陽市大義山省級自然保護區探礦權和采礦權清理工作進行現場檢查,發現衡陽常寧市以調整保護區範圍代替整改,為礦產開發「量身打造」方案,保護區礦山野蠻開發,生態破壞嚴重,性質十分惡劣。

一、基本情況

湖南常寧大義山省級自然保護區2011年由湖南省人民政府批准成立,前身為2001年成立的湖南大義山縣級自然保護區,保護的主要對象為湘中孤山環境亞熱帶天然常綠闊葉林森林生態系統和珍稀野生動植物,自然保護區總面積11431公頃。

2017年第一輪中央環境保護督察反饋指出,省國土資源廳2013年以來違規設置涉及自然保護區的探礦權23宗;違規發放涉及自然保護區的采礦權15宗。為此,湖南省整改方案明確,對涉及自然保護區的23 宗探礦權和15 宗采礦權全面進行清理整治,「對在自然保護區內的,該關閉註銷的關閉註銷,該退界避讓的退界避讓,該補償退出的補償退出,該停止審批的停止審批,確保自然保護區生態環境得到有效保護」,並要求2017年12月底前完成整改工作。

但此次「回頭看」發現,衡陽常寧市對大義山省級自然保護區違規設置的采礦權和探礦權一直未進行清理,刻意回避問題,通過調整保護區範圍代替違規礦山清理。2018年4月,常寧市在大義山省級自然保護區範圍調整後,即上報完成該項整改任務。

二、存在問題

一是肆意調整,自然保護區為礦產項目開發讓路。2015年常寧市向衡陽市政府請示,請求將位於保護區緩沖區的常寧市富坤實業公司采礦權區域調整出保護區,涉及保護區緩沖區面積約8.2公頃。在征求衡陽市林業局意見時,市林業局明確:常寧市富坤實業公司的采礦權設置時間為保護區成立之後,不宜調規。

2016年8月常寧市為在保護區緩沖區內建設廟前風電場項目,委托相關單位編制大義山省級自然保護區範圍和功能區調整綜合論證報告,計劃將保護區緩沖區128.6公頃調整出保護區。2017年3月該方案通過湖南省林業廳審核,後被湖南省環保廳以論證不充分退回。

2017年3月,衡陽市國土資源局向衡陽市人民政府報告獅形嶺錫礦探礦權相關情況時建議,「如大義山自然保護區的範圍尚未最終確定,確定範圍時應當避開該探礦權;如已最終確定,也應爭取調整保護區範圍,將該探礦權調出保護區」,衡陽市政府相關主管批示「同意國土局意見,請督促相關縣市區認真落實」。

2017年9月,常寧市政府以文件形式向省林業廳請示:「根據已探獲中型錫礦床的結果,發現該礦區具有良好的開發潛力,根據該探礦權人的強烈要求,我市建議此探礦權部分勘查區與大義山自然保護區發生重疊部分調出大義山自然保護區生態紅線範圍」。湖南省林業廳回復原則同意該建議。

2017年9月,按照常寧市相關要求,擬調出保護區的面積擴大到358.52公頃,主要涉及為四個采礦權區域和一個探礦權區域。在該方案未征求衡陽市林業局和環保局意見的情況下,常寧市直報省直相關部門,該方案相繼通過湖南省林業廳專家評審會和湖南省環保廳組織的自然保護區評審委員會評審。2018年4月23日,湖南省政府以文件形式復函通過調整。至此,常寧市三番五次申請調整保護區範圍的目的終於做到。

圖1 常寧市向省林業廳請示調整保護區探礦權區域文件

二是故意隱瞞,保護區調出面積多為原有礦區。現場核查發現,調整前保護區具備生產條件的采礦企業5家,本次保護區調出面積358.52公頃,其中261.01公頃「非常巧合」地對應原有企業采礦區或探礦區,占比72.8%。囊括其中4家采礦企業和1個探礦點。其中,西嶺鎮車荷村張家坪區域調出保護區面積35.78公頃,衡陽春達礦業開發有限公司螢石礦采礦權就占該調出區域的99%。

圖2 湖南大義山省級保護區調整區域明細表

2017年11月,湖南省環保廳向湖南省政府報送《湖南省環境保護廳關於衡陽市人民政府〈關於調整湖南常寧大義山省級自然保護區功能區的請示〉的復函》,明確建議衡陽市人民政府和省林業廳核實調出部分是否失去生態保護價值,是否存在為采礦等項目讓路的情況,必須堅決禁止保護區為建設項目讓地的行為。但常寧市刻意隱瞞事實,出具文件表示:「我市林業局和大義山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已對調整的16處範圍進行核查,調出部分生態保護價值較低,也不存在為建設項目讓路的情況。」騙取湖南省環保廳同意該調規方案。

三是野蠻開采,礦區生態環境破壞十分嚴重。督察組現場對原自然保護區內的常寧市金馬礦業有限責任公司、鑫裕礦業有限公司、春達礦業開發有限公司螢石礦和香裡顏礦業有限公司等礦山進行現場檢查,發現多處礦山因長期野蠻開采,沒有開展生態修復,開采區域黃土裸露,山體滿目瘡痍。金馬礦業有限責任公司等礦山的泥沙被雨水沖刷後流入附近村鎮,嚴重影響當地群眾生產生活,群眾反映強烈。

圖3 位於保護區緩沖區的常寧市富坤實業公司現狀圖

圖4 位於原保護區實驗區的香裡顏礦業公司現狀圖

三、原因分析

常寧市黨委、政府及有關部門思想認識不到位,在向湖南省相關部門上報材料時,刻意強調相關采礦權和探礦權獲得時間是在2011年大義山省級自然保護區建立之前,而忽略2001年即為縣級自然保護區的事實。在整改過程中,又屢次申請以調代改,不惜犧牲生態環境,性質惡劣。衡陽市對常寧市在調規過程中任意妄為不聞不問,工作失察。

湖南省林業廳等部門審核把關不嚴,工作流於形式,致使有明顯問題的調規方案層層過關,存在失職行為。

督察組將進一步核實情況,對涉及失職失責的,以及相關企業環境違法行為,要求地方依法依規查處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