溥儀:1935年,婉容她有了身孕並將近臨產,我才發現問題

最近在網路上看到一段視頻,是關於清朝皇后說英文的視頻,視頻中皇后英語非常流利,各種詞匯信手拈來。其神態更是明眸皓齒,宛然仙女,很難想像清朝會有這樣視野開闊的女子,一顰一笑更是讓人想起了先秦 《碩人》中的「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再細看此皇后資料,不禁感慨,此人命運一波幾折,著實過於悲慘。

作於中國末代皇帝溥儀的妻子,他們一開始的結合就伴隨著政治的交易。 1922年,已滿16歲的婉容在其父親郭布羅·榮源的要求下開始競選成為溥儀的皇后。對於溥儀來說,卻無多大興趣,他對著一堆候選人的名單,左挑右選後,圈上了相貌平平的文繡。邊上的瑾皇貴妃(端康皇貴妃)一瞅,自然不同意,一則,婉容貌端莊秀美、清新脫俗,琴棋書畫無所不通,在貴族中也早已聞名遐邇。二則,此人家族顯赫。在她的堅持下,溥儀同意了,選了婉容當皇后。

此時的清朝已接近尾聲,這是誰都能看到的一個跡象。兼收中西方文化優勢於一身的婉容又豈能不知,只是她沒料到會來的這麼快。

1924年,馮玉祥發動了「北京政變」。11月5日,溥儀被驅逐出了紫禁城,婉容也隨之離宮。兩人在天津定居後,婉容才發現了婚後更大的問題浮現了。

溥儀對自己不大感興趣,白天在他人面前還能裝模作樣,到了晚上則宛如陌生人一樣。一開始,婉容還以為是自己的問題,當與淑妃文繡聊起時,才發現這是常態。他溥儀有生理上的問題,不能享房事。因為幼年時,溥儀常被太監和宮女把玩小雞兒,日久天下,他便患有不能生育的頑疾。自此,對男女情事也頗為厭惡。(溥儀:我不是gay)

對於婉容來說,這不能忍也需忍著,畢竟自己從小接受的教育便是服從。而因為自己的得體舉止與身份,所幸,溥儀對其還不甚冷落。對於文繡來說,則不然了,雖然她也是一味的服從,但還是被盡受冷落與委屈。1931年8月23日,她終於奮起反抗了,文繡正式向溥儀要求離婚,一時間轟動世界,而離婚原因則是她再也承受不了溥儀對她的冷落,以及宮中的不自由,自然,溥儀身體不行的事情也同樣被宣布於眾人了。

文繡這一鬧,史稱「刀妃革命」。溥儀有些懵,身為九五之尊,自己竟然被一個妃子給「休」了,這是讓自己無法忍受的,鑒於此,他開始埋怨起婉容來,因為他認為文繡出走,婉容也從中作了梗。

婉容有口難辯,但為時已晚。 溥儀在接下來的日子里,怎麼看她都別扭,逐漸冷落起了她,甚至開始厭惡。在日本關東軍的監控下,婉容越發的苦悶,她開始吸食鴉片麻痹自己,因為生理上的需要,她更是一度拋棄了尊貴的身份,開始與溥儀身邊的侍衛通奸。

而對於此,溥儀是不知情的。在他的書籍《我的前半生》中曾這樣回憶:「1935年,由於她有了身孕並將近臨產,我才發現問題。我即憤怒,又不願意讓日本人知道,唯一的辦法就是在她身上泄憤。我除了把和她有關係可能有嫌疑的人一律找詞驅逐外,還決定和她離婚。但是當時關東軍不準許,我又不敢冒犯日本人。」

出於無奈,又要泄憤,於是溥儀將婉容打入了冷宮,僅僅兩年的時間,昔日如花似玉的婉容就成了一個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的瘋子,據照料她的人回憶:

她(婉容)已經不懂得梳洗打扮了,整天瘋瘋癲癲,喜怒無常。唯有一個習慣還保留著,那就是每天還要吸食鴉片。

此刻的婉容被關在屋子里,完全與外界隔離起來,溥儀派了兩名太監和兩人女傭伺侯她,可能他以為也算仁義至盡了,只是殊不知此時的婉容,早已病懨懨,兩腿早也不能下地走路。長久關在房子里,她那雙美目也得了疾病,最後竟見不得半點光亮,看人,都需要用扇子遮住,然後從借著扇子骨的縫隙去看。

好不容易,她有些清醒,只是一見自己的現狀,眼淚就不停的掉,嘶啞著罵自己的父親榮源,罵他為了自己要當國丈而斷送了自己的一生。

1946年6月10日前後(見嵯峨浩回憶錄)或8月下旬(當時報紙記載),婉容從滿洲監獄關押至吉林省延吉監獄,隨後不久去世。

如今看來,令人唏噓,遙記得那個明亮的清朝女子,那一眼的溫柔,微微一低頭,恰似一朵水蓮花不勝涼風的嬌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