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新年獻詞:春天是從冬天開始的

原標題:[新年獻詞]春天是從冬天開始的

2018年的冬天格外漫長,好像從夏天開始,就有人在說「寒冬將至」。可是當冬天真的來了,人們卻發現,我們比自己想像的更從容。

一月份出生的孩子,十二月已經學著走路了,晃晃悠悠,臉上滿是發現新大陸般的欣喜。從冬天到冬天,時間周而復始,永遠新鮮。

望著孩子蹣跚學步的背影,你開始想,她終將自己打開房門走出去。你突然驚醒,撥通遠方的電話,因為你想起了那首詩——「你召喚我成為兒子,我追隨你成為父親」。

人們天然地以為,冬天萬物肅殺,似乎只有故事能生長。但即便在四季分明的北方,冬天也有樹木在發芽。南方與北方,春秋與冬夏,只是劃分世界與時間的概念罷了。概念是簡潔的,現實是駁雜的。在概念的裂縫中,冰雪也正在融化。

春天是從冬天開始的,正如白晝是從黑夜發源的。這是常識,但失去信心的人,往往不敢相信常識的力量。

冬天不可怕,過冬的智慧早已刻入生命體的基因。只要我們確認過眼神,冬去春來,又是姹紫嫣紅開遍。

加繆說:「這是一個流放的時代,枯燥的生命,麻木的靈魂,都在流放之列。要想重新生活,就必須重新安排,就得忘記自己,甚至忘記自己的故土。某幾個早晨,在一條大街的拐彎處,一滴清澈的露珠落在心靈上,隨之便蒸發了,但它的清涼卻一直留在心頭。正是這滴露珠,是心靈永遠需要的。我必須重新出發。」

用善意與理性感知彼此的溫暖。是時候放下螢幕,用自己的眼睛看一看。看朋友的臉上,是否已有歲月的痕跡。看陌生人的眼睛里,是否有火花閃耀。看那滾滾向前的人潮,像不像一條知曉自身命運的河流。

無論一個人、一個群體還是一個國家,都時刻面臨成長的挑戰。成長的本質,是拓展自己的能力邊界,調適自己與他者、與環境的關係。山峰在招手,攀援沒有捷徑,要想到山頂看雲起雲落,就不要畏懼荊棘。

我們從大江大河走來,向大江大河走去。在人類史上,江河不僅意味著水源,更意味著通道。人類的悲歡是相通的,正如知識和技藝。當一扇大門越開越大,自由流動的空氣遲早會驅散所有偏見與疑慮。

不要害怕失去,只要你有捍衛的能力。凡是經不住考驗的,都不值得擁有。在風浪里學習遊泳,在饑餓中學習覓食,哪一代人不是這樣呢?

穿出石罅後,別有山重重。一帆風順的遠航,算不上真正的經歷;一眼看得到盡頭的征途,便不會有路上的驚喜。沒有人能在嗟嘆、幽怨中改變命運。面朝2019,新一年的目標又登上了朋友圈,我們就是這樣激勵著自己前進的。你不試試,怎麼知道自己的力量?

「新的轉機和閃閃的星鬥,正在綴滿沒有遮攔的天空,那是5000年的象形文字,那是未來人們凝視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