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朋友兒子辦留學,未簽協議起爭議

對此,陳女士也覺得一肚子委屈,她表示自己出於私人感情答應為小王提供有償幫助,收費5萬元。該費用對應的服務內容是為使小王達到美國大學錄取要求,在語言、專業、教育體系、職業規劃等方面培訓和咨詢,並未承諾申請一定能成功。之後,陳女士為小王聯繫了英語培訓機構報名培訓,並督導小王英語學習。針對小王自身條件、興趣等查詢收集資料,為小王提供出國策略咨詢,還幫助小王尋找導師進行畢業設計指導。小王在上海英語培訓期間借住於自己家中,自己在生活上也給予了很多關心和照顧。但小王英語成績並不理想,即使經過培訓,距離排名靠前學校的錄取條件還有很大差距。最終小王選擇申請研究生預科項目,並在網上查詢到一個預科項目,但陳女士認為項目有風險,雙方產生了些爭議,但自己也還是繼續幫小王申請,並另行推薦了一些項目供小王選擇。但是提供申請資料時,小王提出要求陳女士代簽推薦信。在陳女士拒絕後,小王父母認為陳女士沒有幫小王辦好事情,提出終止服務。陳女士認為自己已經提供了大量的專業知識與經驗,也付出較多時間、精力和私人感情,不同意全額退還自己應得的酬勞。

法院認為,小王提出由陳女士為其辦理出國留學,陳女士向小王發送電子郵件明確了服務費用及服務內容,小王交付5萬元服務費,系雙方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雙方雖未簽訂書面合同,但雙方居間合同法律關係成立且有效。依據法律,居間人未促成合同成立的,不得要求支付報酬,但可以要求委托人支付從事居間活動支出的必要費用。

陳女士於2016年4月至2017年11月為原告辦理留學申請期間,提供了留學咨詢、專業選擇咨詢、介紹英語培訓機構、聯繫畢業設計指導老師、提供學習方法及建議、篩選學校等服務。小王自行提出終止合同,導致合同目的未能做到,對此小王仍應支付陳女士合理的服務費用。故,法院結合陳女士提供的服務內容、服務期限以及雙方在微信聊天記錄中的意思表示,酌情認定陳女士支出的必要費用為25000元,判決陳女士返還小王25000元。判決後,雙方均未上訴,並已履行完畢。(以上人物均系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