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笑鬼谷 | 妥善開釋仇怨而保住性命的魏絳

公元前570年,晉國在曲梁進行軍事演習。晉悼公的弟弟楊幹一貫驕橫,閱兵場上他不但不知收斂,竟然還玩飚車,把閱兵場上的隊伍搞得一片大亂,場面一度十分尷尬。

軍中將領畏懼楊乾的權勢和身份,敢怒不敢言,不想執掌軍法的中軍司馬魏絳卻仗義而行,傳令將楊幹拘捕,想殺了他以正軍紀。軍中的將領有人怕魏絳惹來禍事,就跟他說:「晉國是楊幹他們家的天下,他雖然犯法,但他終究跟別人不同,你又何必殺他得罪大王呢?無論如何,大王肯定會為他的弟弟說話,你這個外人要為自己想想啊!」

魏絳以無私著稱,人人畏懼,面對這種左右為難的局面,他一時猶豫不定。

楊幹平時老幹些欺辱人的事兒,名聲很差,一時之間,軍中的士卒都鼓噪要殺他,並且公開放話:「魏絳若不依法殺他,就是失職犯罪,為公是假,媚上是真。」

士卒們議論紛紛,魏絳驟然覺得壓力太大。他幾經思慮,終於橫下心來,把楊乾的戰車禦士斬殺了,以示懲罰。

魏絳放過了楊幹,只殺了戰車禦士,可晉悼公還是覺得魏絳存心讓他難堪,氣得怒不可遏,他對中軍尉的助手羊舌赤說:「魏絳以執法為名,侮辱我弟弟,分明是不把孤王我放在眼里。現在天下人全知道這件事了,這讓孤王的面子往哪擱?這樣的人豈能不殺?」

羊舌赤為魏絳求情說:「魏絳執掌軍法,按律法辦事也是遵照大王的要求。他雖然冒犯了大王,但情有可原,罪不至死。大王你暫且息怒,先聽聽魏絳怎麼說吧!」

魏絳知道晉悼公動怒,起了殺心,想為自己辯解。他就找自己的親信支招,他的親信搖頭說:「大王正在氣頭上,你越是自辯,他就越是覺得你在跟他對抗,豈不是氣上加氣?這樣大王豈不是更加懷疑你,那樣你就更沒活路了。」

魏絳急了:「想不到大王這麼護短,根本不辨忠義,該我有此大難啊!反正是死路一條,我就實話實說,保住我的忠義之名。」

魏絳的親信又勸他不能這麼做,給他出主意說:「如今之計,只有你不辯自責這一條路了。大王之所以恨你,全在他覺得有失顏面,怪你不敬他。將軍若是能違心認個錯,使勁兒地自責自賤,感情真摯點兒,或許能讓大王消消氣。大王本不失明智,一旦他對你的疑惑解除,不那麼感情用事,那麼他自然就能體察出你的苦心了,那樣將軍就什麼也不用擔心了。」

魏絳別無選擇,只好依計而行。他寫好一封書信,帶上去找晉悼公請罪。來到晉悼公的駐地,他把信交給晉悼公的侍衛,抽出寶劍作自殺狀,被人攔下。他幾經掙扎,哭著道:「我深受大王的恩德,卻不思報效,反而幹下有辱大王的禍事,我再也沒臉見大王了。縱是大王不殺我,我又有何臉面茍活於世呢?今天我一定要自殺謝罪。」

有人將這事兒報告給晉悼公,晉悼公一愣,很是意外。他趕緊打開魏絳的書信,便見信中寫道:「大王對臣有恩,讓臣執掌軍法,臣無時無刻不在想著怎麼回報大王的恩情,所以嚴於執法,從來不徇私情。軍隊服從紀律叫做武,參軍後寧死不違軍紀叫做敬,大王跟各路諸侯會盟,若是臣失職了,就是有失大王的重托,這個罪名是沒法饒恕的。臣愚鈍至極,正因為擔心這個,才又犯下侮辱楊乾的大罪,以致於讓大王生氣。臣想來想去,臣之所以會罪上加罪,其實完全是臣對軍隊管理不嚴所致,也是臣貪功心切所使。臣死而無怨,但願大王您能平心靜氣,千萬不要氣壞了身體,讓臣更添罪孽。」

晉悼公看完書信,怨氣消散,恢復了理智,他自覺魏絳執法沒錯,於是來不及穿鞋就跑了出去見魏絳,說自己有錯,讓他不要自盡。為了表明心跡,晉悼公還設宴款待魏絳,並升他做了新軍副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