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欲廢「出生公民權」阻止移民,美國月子中心產業瑟瑟發抖

  當地時間10月30日,中期選舉前夕,美國總統特朗普又放大招,提議頒布一項新的行政命令,終止非美籍人士的嬰兒在美國境內出生即自動獲得公民身份的權利,這引起了各界的軒然大波,其中尤為需要注意的是,因大量赴美生子業務而催生的美國月子中心恐面臨產業推倒重整的風險。

用行政令結束出生公民權不合法

在距離美國中期選舉僅不到一周的時候,特朗普連番打出「移民牌」。

10月29日,美國國防部宣布,將在本周之內向美國與墨西哥邊境派出5200名軍人,以應對數千名正試圖通過墨西哥進入美國的中美洲移民。特朗普當天發推特稱,美國不會接受非法移民,試圖強行進入美國的做法「是對美國的入侵」。

10月30日,特朗普再次加大籌碼,提議終止非美籍人士的嬰兒在美國境內出生即自動獲得美國公民身份的權利。

據外媒報導,這是特朗普2016年競選時的口號之一,通常被學者們認為在法律是上不可行的,因為這是美國憲法第十四條修正案賦予的權利,而修改憲法是一件極其困難的事情。

根據美國憲法第十四條修正案第一項規定:「凡在美國出生或歸化美國的人,均為合眾國和他們所居住州的公民。」 這類法律被稱為「屬地」原則,由於歷史原因,在西半球國家較為普遍;而大多數亞歐國家(包括中國)在國籍上採用「屬血」原則,也就是說一個人出生時的國籍是根據其祖上的血統(國籍)所決定。

在接受美國媒體採訪時,特朗普說:「我們是世界上唯一一個,只要有人來生孩子,就賦予嬰兒國籍的國家,這太荒謬了,必須結束。」不過,需要指出的是,特朗普所說並不準確:美國並不是世界上唯一自動賦予在該國出生的嬰兒國籍的國家,加拿大、巴西等幾十個國家都有類似規定。

特朗普在採訪中表示,已經咨詢過法律顧問,不需要修改憲法,只要簽署一項行政命令即可終止該項權利,不過他沒有提及簽署的時間表。

事實上,這也不是美國共和黨第一次質疑「出生公民權」。近年來,共和黨強硬派曾多次在參議院和眾議院上提出了修改立法的要求,認為該項權利不應適用於非法移民,但都未能通過投票。

對於特朗普的「提議」,眾議院議長共和黨人瑞安(Paul Ryan)表示反對,他指出,將堅決維護憲法,「總統不能用行政命令結束出生公民權。」他認為有更好的方法解決美國面臨的「非法移民」問題。

共和黨眾議員庫爾韋洛(Carlos Curbelo)也表示,自己所在的選區一半選民都有移民背景,「出生公民權」受到憲法保護,總統不能夠用行政令來終止它,他表示,」我們真正需要的是廣泛的移民改革,使我們的國家更加安全,並再次體現我們作為一個移民國家的美好傳統。」

民主黨領袖佩洛西(Nancy Pelosi)則表示,總統此舉是為了影響選舉結果。「特朗普總統所謂的能夠單方面結束憲法保護出生公民權的說法,顯示了共和黨人瘋狂地想要將民眾的注意力從他們攻擊聯邦健康保險項目、醫療補助項目等議題上引開。」

新華社援引分析人士指出,「移民牌」是特朗普在2016年總統大選中勝出的關鍵因素之一,特朗普政府在中期選舉日益臨近之際又沿用這一策略,一方面抓住中美洲移民潮問題凸顯其強硬姿態,一方面繼續採取「貼標籤」策略,將移民潮歸咎於民主黨陣營在移民政策上軟弱立場,以期為共和黨陣營爭取選票。

美國月子中心恐遭「致命打擊」

根據美國皮尤研究中心的分析,2014年,非法移民在美國領土生下的嬰兒數量大約27.5萬,占全美當年新生兒總數的7%,而且這些數字不包括持旅行簽證的人在美國所生嬰兒。根據美國移民研究中心的分析,「旅遊人士」每年在美國生下的嬰兒數約為3.6萬。

想要讓孩子擁有美國國籍,直接讓孩子在美國出生無疑是合法且「性價比」最高的一種方式。2008年前後,美國向中國開放個人赴美旅遊簽證申請之後,中國父母赴美生子的案例也不斷增加。

根據中國前瞻產業研究院發布的研究報告數據顯示,2007年中國大陸赴美生子人數在600人左右;2010年已達5000人;到了2012年,超過1萬;2014年接近3萬人;到2016年保守可能已超過8萬。由於地理位置、房型、服務細節的不同,月子中心費用從十幾萬到幾十萬人民幣不等。保守可能,2016年中國赴美生子的太太們為美國月子中心帶來的收入高達40億美元。

如果特朗普真能成功廢除「出生公民權」,那麼整個美國月子中心產業將遭遇重大打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