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聘大數據報告:解鎖中高端人才「保值」真相及其保值方式

中新網10月31日電 剛剛過去的2018年三季度真可謂冰火兩重天,一邊是科技企業熱熱鬧鬧紮堆港美上市,一邊是各種裁員傳聞不斷;一邊是小程序成為行業布局熱點,一邊是P2P接連爆雷,曾經的風口變為雷區。在當今世界外部經濟變數增加、中國面臨經濟下行的環境下,到底哪種現象背後是機遇,哪種現象背後是陷阱?中高端人才對此是否具有應對能力?當前更有潛力的職業機會和工作地域會有哪些?職場人如何讓自己增值?面對這樣的問題,獵聘特此推出《2018三季度大數據報告:中高端人才「保值」真相及其保值行為分析》(以下簡稱為「報告」),旨在為媒體、職場人士、用人單位及研究機構提供參考。

本報告研究了獵聘平台4500萬+中高端職場人樣本,研究地域涵蓋全國31個省市自治區,研究時段以 2018年三季度為主,最遠可追溯到2016年。

中高端人才緊缺程度整體放緩,但依然供不應求

報告顯示,2017年三季度到2018年三季度這15個月期間, 全國人才緊缺指數TSI(TSI即Talent Shortage Index的縮寫。TSI 1,表示人才供不應求;TSI 1,表示人才供大於求。如果TSI呈上升趨勢,表示人才越來越搶手,找工作相對容易)整體呈下降趨勢,在當前經濟形勢下,人才緊缺程度略微放緩。TSI峰值出現在2017年8月,為1.41;低點出現在2018年3月,為0.99。2018年1月至9月,TSI除了3月略小於1,其他時間均大於1,這表明中高端人才仍呈供不應求的態勢。

2018年三季度三個月的TSI(分別是1.12、1.16、1.04)低於去年同期(2017年三個月的TSI分別是1.22、1.41、1.33),人才不如去年緊俏。在當前經濟形勢下,企業為了進行組織升級和人才升級,對招人更加謹慎,不再盲目擴張用人規模、增加初級崗位,而是增強對精兵強將的部署,為組織輸入新鮮血液,提升企業活力。

獵聘高級職場顧問建議,為了長期職業生涯考慮,求職者要對跳槽理性思考,建立合理預期,最重要的是潛心修煉內功,增強自己的核心競爭力,做到隨時擁有不被時代淘汰的能力。

分行業來看,服務外包的TSI在這五個季度中人才緊缺程度均處於所有行業首位,三季度為1.61,同比、環比分別下降3.59%、5.29%。服務外包行業的就業形式多樣、靈活,再加上共享經濟受到追捧,共享服務也成為頗受年輕人及職場精英歡迎的生活方式。

互聯網行業TSI下降明顯,房地產TSI在1左右輕微波動,基本處於供求平衡的狀態。文教傳媒行業的TSI連續五個季度保持在1.32以上,2018年三季度達到1.32,位居全行業第三。機械製造行業TSI在各個季度都處於行業末位,變化微小,長期處於人才供大於求的狀態,這與該行業近年來產能過剩、處於產業升級進程中不無關聯。

互聯網行業供需兩旺,仍有較大人才吸納空間

2018年三季度,全國各行業人才需求占比排名前五的行業依次是互聯網、房地產、金融、機械製造、電子通信;而全國各行業人才供給占比排名前五的行業依次為互聯網、房地產、機械製造、金融、消費品。對比來看,互聯網行業仍然處於供需兩旺的狀態,領跑其他行業,具備更大的人才吸納空間。2018年,全國樓市經過了多輪調控,房價總體穩定,房地產行業供求基本平衡。金融行業受到了外界影響和P2P爆雷的衝擊,其人才供需占比仍然名列前茅,具有很強的自愈能力。整體來看,行業間的人才供求結構性不平衡的情況仍然存在,這源於大陸近幾年結構性就業矛盾突出,還有待於產業結構進一步優化,人才加快成長和轉型,以更好地達到行業間的供求匹配。

北上深人才供需龍頭地位難以撼動,杭州直追廣州毫不示弱

在2018年三季度人才需求和供求占比排名最高的前20個城市中,北京、上海、深圳、廣州一線城市位居前四,排序一致。在二線城市中,杭州和成都的人才需求和供給占比均為第四、第五,領先其他二線城市。在人才需求占比前二十城市和供給占比前二十城市中,幾乎所有城市都在近一兩年內進行人才新政升級,參與席卷全國的「搶人大戰」,為自己的城市發展增加新的創新力量。

有經驗的職場人行業薪酬:金融薪資領跑全行業

在2018年三季度全國各行業的平均年薪排名中,金融行業最高,為22.10萬元;其次是互聯網行業,為20.96萬元。房地產行業薪資跟互聯網行業差距較小,位居第三,為20.14萬元。

應屆生起薪一年高過一年:互聯網行業年薪最高

2018年全國應屆大學畢業生的平均年薪起薪以互聯網行業為最高,達到9.87萬元;其次是金融,為9.75萬元,排名第三的是電子通信行業,起薪為9.20萬元。值得注意的是,應屆生2018年的起薪均高於前兩年,不同行業的起薪都出現了漲幅,這表明企業雇主對應屆生越來越接納,越來越重視,應屆生的身價水漲船高,社會對新生代人才的價值更加認可。

地域薪酬:北上深對職場白領和應屆生最慷慨

在全國應屆生起薪最高的20個城市中,北京和上海的年薪並列最高,為10.21萬元。其次是深圳,為9.81萬元;起薪位居第三的城市是杭州,為8.83萬元。值得注意的是,二線城市東莞成為一匹黑馬,其應屆生起薪位列第五,為8.29萬元,比二線城市之首的杭州低540元,比廣州高出400元。

互聯網行業最能留住人才,房地產制藥醫療成「招才」大戶

從2018年前三季度全國各大行業人才淨流入率(行業人才淨流入率=該行業人才淨流入人數/該行業人才流動總人數×100%)來看,沒出現人才淨流出的行業只有四個:互聯網、房地產、制藥醫療、能源化工。從這四個行業的功能來看,互聯網滲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房地產為人提供棲居、辦公、休閒等活動場所,制藥醫療關係到人的健康、壽命和生活品質;能源化工助力於更環保低碳節能的生活方式,這些都跟大健康產業有關,可持續性發展較強,更容易留住人才。

杭州人才淨流入率位居第一,寧波緊隨其後

從2018前三季度全國區域人才淨流入率排名前二十城市(地區人才淨流入率=該地區人才淨流入人數/該地區人才流動總人數×100%)來看,排名第一的是杭州。寧波緊隨其後,長沙、貴陽、成都分別排名第三、第四、第五。排名前十的城市大部分為二線城市。一線城市排名相對靠後,深圳、上海、廣州、北京排名分別為第八、十一、十五、十七,重慶、蘇州、青島在20個城市中排名最末,並出現了輕微的人才外流現象。

值得注意的是,貴陽在20個城市中排名很高,位居第四。2018年春,貴陽出台該市首個「體制外」人才引進文件,對帶技術、帶項目、帶團隊創辦企業的高層次人才最高給予500萬元資助資金,旨在讓民營企業真正從政策中增強獲得感。貴陽作為二線城市,經濟體量雖小,但是經濟增幅快,尤其是在全國經濟增速放緩的前提下,貴陽GDP增長迅速,2018年上半年貴州的GDP增速在全國排名第一,為10.00%。除此之外,貴州山青水秀,環境污染少,十分宜居,因而成為留住人才的新高地。

目前,已有50多個城市參與了全國搶人大戰,它們幾乎無一例外地以中高端人才為搶奪目標。中高端人才因其自身具備較高的專業技能、管理技能和豐富的經驗在職場占有一席之地。這些能力是職場不可替代的核心要素,也是他們成為不易失業人群的關鍵所在。

獵聘職場高級顧問建議所有職場人,樹立終身學習的意識,永遠不要滿足於自己目前的優勢,在機會來臨時善於把握,在機會未成熟時懂得韜光養晦。

小程序火爆,穩站行業C位

2018年,小程序成為互聯網新的潮流引領者,上半年各大企業都已開始布局小程序領域。今年9月集中爆發一輪熱潮,BAT相繼入局小程序。 2018年在小程序火熱的同時,各個行業都不失時機地發布了小程序相關職位。獵聘2018年三季度大數據顯示,在發布小程序職位的行業中,互聯網行業占比最多,達到76.82%。位居第二至第五的行業是文教傳媒、服務外包、消費品和金融。

在2018年三季度企業發布的小程序排名前五的熱招職能中,有三個是工程師相關職能,排名最高的為小程序開發工程師;其次是前端開發工程師。位居第三和第四的是產品經理/主管和經營經理/主管。

企業發布的小程序相關職位總體對工作年限的要求比較寬容,31.38%的職位要求最低3年工作經驗;21.80%的職位要求最低2年工作經驗;23.73%的職位要求最低1年工作經驗;還有14.72%的職位對工作年限沒有任何要求,這意味著對職場新手敞開大門。

一般而言,越是新興領域、越是人才亟需的領域,對人才的要求越是包容、開放,小程序領域自身還在發展完善的過程中,因而對人才沒有那麼多條條框框,同時展現出積極擁抱低工齡人才的姿態。

近四成人離開P2P行業,從業者最想去京東、騰訊和頭條

獵聘大數據研究院分析了2018年7月爆雷的45家P2P公司從業人員的流向,發現有63.64%的從業者跳槽去了P2P公司,36.36%的從業者離開了這個行業。

從今年7月爆雷的45家P2P公司從業者截至今年8月的求職行為來看,90.50%的人修改過簡歷,投遞簡歷最多的十大公司都是知名公司,其中位居前三的是京東、騰訊、今日頭條。然而,現實總是跟理想有差距,最終超六成的人還是留在了P2P領域,只有近四成人真正離開。

風控人才過剩,軟體工程師一將難求

從2017年第三季度到2018年第三季度這五個季度中,P2P行業五大核心職能(風險控制、金融產品經理、互聯網產品經理、數據分析師、軟體工程師)的人才緊缺指數TSI顯示,風險管理/控制和金融產品經理從供不應求的狀態,逐漸到供求平衡,再到供大於求。

然而,P2P行業中也有幸存者,諸如互聯網產品經理、數據分析師和軟體工程師這類技術性較強的職能受到的衝擊較小,處於供不應求的狀態。

金融行業人才出現外流,互聯網為外流第一目標行業

從2017年一季度到四季度,金融行業人才在全行業人才淨流入率中排名第四。2018年前三季度,在全行業排名第六。金融行業從能留住人到人才外流,一方面受經濟形勢和行業本身去杠桿的影響,崗位需求有所壓縮;另外,網貸行業本來作為大量吸納金融行業人員流動的池子,因為大量P2P平台關門無法吸納新人員,反而還在擠出,致使金融行業受到衝擊。

金融人才會流向哪些行業?獵聘大數據顯示,該行業64.82%的從業者還是留在了金融行業,而35.18%的人離開了這個行業,其中12.59%的人去了互聯網行業,是金融行業外流向比例最大的行業;5.72%、5.20%的人去了房地產和服務外包行業。

在當前經濟形勢下,互聯網行業成了最能留住人才的行業,前三季度人才淨流入率為6.96%,位居全行業之首,成為金融人才外流的首選行業。

技術人才受熱捧,高端科技人才低工齡化

2018年,科技公司紮堆赴港、赴美上市,在6、7月份這一現象更加明顯,獵聘、小米、美團、拼多多等一大波科技公司相繼上市。7月12日,出現了八家公司同時在港交所敲鐘上市的奇觀。據騰訊統計,截至 7 月 23 日,在美港股市場已經或正排隊上市的科技、互聯網公司達到33 家,創下了中國科技、互聯網公司赴美、赴港IPO 數目的新記錄。

軟體工程師需求比例最大,經營經理緊隨其後

科技公司紮堆上市的同時,引發了社會對科技人才的高度關注。獵聘大數據研究院分析了涉及人工智能、互聯網、汽車製造、醫藥生物等各個領域共50家科技公司排名前十的職位分布情況,發現軟體工程師的需求最高,其次是經營經理和產品經理。在前十個職能中,工程師類職能占到六席,這跟科技公司的技術屬性緊密相關。

高端科技人才受各行業歡迎,CTO遍地開花呈年輕化

CTO(Chief Technology Officer,首席技術官)是科技人才中的高端人才,但並非為科技公司所獨有,獵聘大數據顯示,全國CTO職位遍布各個行業,其中互聯網行業最多,其次是金融、電子通信和房地產。雖然CTO在互聯網之外的行業占比不高,但它的遍地開花表明每個行業都在科技突飛猛進的時代積極擁抱高科技人才,完成自身的產業升級、人才升級和組織升級。

作為高端科技人才,CTO的職位分布呈現出越來越年輕化的趨勢。最低工齡要求3年以下的CTO職位占比為23.26%;最低工齡要求為3-5年的CTO職位占比為39.21%,是占比最多的年齡段;5-8年的CTO職位占到23.43%。從以上數據看,企業要求最低工齡5年以下的CTO職位已占到62.47%。科技企業的快速發展使雇主越來越願意給更多年輕人發展機會,用人觀念也更加開放,不為人才的既往工作經驗所束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