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不逢時的先驅:二戰中淪為世界最差軍機之一的F2A水牛


評論區話題丨你怎麼看二戰中的戰鬥機發展?

1937年,美國海軍為準備日益臨近的未來戰爭,開始替換自己的航母艦載機裝備。結果,此前名不見經傳的布魯斯特公司居然在競標中勝出。該公司雖然體量很小,此前也沒有什麼值得一提的成就,卻用自己全新設計的F2A水牛式戰機奪魁。

多年後,F2A經常被譏諷為世界空戰史上的最差裝備之一。但在這款飛機誕生的最初幾年里,卻是航空界的明日新星和美國海軍的天之驕子。

被F2A替代的F3F艦載戰鬥機

得益於30年代後期的航空技術進步,F2A水牛在中標之日起,就成為了美國海軍歷史上的首款單翼戰鬥機。小巧的外觀,實際上非常有利於增加航母機庫的存放數量。在那個異常講究數量優勢的年代,這樣的設計是非常具有意義的事情。

水牛是美國海軍的首款單翼戰鬥機

一系列試飛結果則表明,水牛戰機雖然看似笨拙、粗糙,卻擁有非常不錯的機動性能。相比之前的很多飛機,它的盤旋、爬升和加速能力都值得稱道。況且,麻雀雖小但五臟俱全。水牛依然為飛行員配備了保護自身安全的裝甲鋼板,不像假想敵日本人那樣急功近利。

誕生之初 水牛的飛行性能得到了一致好評

水牛在海軍招標中擊敗的對手,則是日後大名鼎鼎卻還不完善的F4野貓和陸軍大量採購的P35改進型。至少在當時人看來,水牛就是一款非常實惠好用的新飛機。

水牛在海軍招標中擊敗的P35戰鬥機

所以除美國海軍的訂單外,幾乎所有為戰爭臨近而擔憂的國家,也紛紛付來了訂金。法國海軍將其選為2艘在建航母的防空標配,荷蘭人將其視為防禦東印度群島的理想武器。國土面積狹小的比利時和保加利亞,也非常中意這款艦載飛機。當然,還有因蘇聯戰爭威脅而被迫四處求購現成飛機的北歐小邦–芬蘭。

F2A水牛在芬蘭空軍中迎來了自己的輝煌

1939年秋季,芬蘭人通過美國總統羅斯福的幫助,迅速買下了44架F2A水牛戰機。兩個月後,第一批飛機就抵達芬蘭本土。當時的芬蘭空軍,因為急於獲得戰力而購買了很多來自不同國家的飛機。他們通過簡單的試飛,發現水牛的最高速度並不理想,但低空性能和格鬥水平也非常不錯。

芬蘭空軍的測試與實戰都證明了水牛的性能

1939年末,隨著百萬蘇軍的大舉入侵,水牛也就成為了抵擋眾多伊15和伊16戰鬥機的主力。芬蘭人盡管在飛機數量上處於嚴重劣勢,卻不乏F2A水牛、P36鷹、義大利的菲亞特和英國的角鬥士等優秀機種。而他們所要面對的蘇聯空軍,卻是一支空有數量而訓練、指揮水平非常糟糕的隊伍。哪怕沒有史達林一手策劃的大清洗,蘇聯人的陳舊空戰理念和裝備水平,也決定了其在空戰中的毀滅性表現。

水牛在蘇芬戰爭中完敗了伊15和伊16

在持續時間不長的蘇芬戰爭中,駕駛水牛的芬蘭飛行員,一共擊落了477-459架蘇聯軍機。自身則僅僅損失了19架而已。堪稱神級的表現水平,也讓F2A水牛的行情被一路看漲。但巨大的訂單卻讓布魯斯特公司非常發愁。原本只是一家小企業的他們,絞盡腦汁也沒法進一步擴大產能。盡管有新增廠房和設施,但管理層人才的缺失讓理想中的生產規模從未被予以兌現。

蘇芬戰爭中的優異表現 讓更多國家開始求購水牛

更糟糕的情況,也由此繼續發酵下去。布魯斯特公司完全忙於組織混亂的生產,而對於繼續改進飛機顯得相對忽視。幾個新型號的誕生,都沒有從根本上提升F2A的整體性能。在航空技術淘汰堪比今天電腦硬件的大背景下,很多客戶還沒有接手飛機,就不得不面臨它已經落後的現實。而且,由於在設計之初過於追求靈活性與小體積,水牛的後續改進也被大大限制。因為無論是新式發動機還是其他內置設備,都很難被塞進過於迷你的機體內做整合。最終,速度劣勢又反過來讓原本是水牛戰機強項的機動性能,淪為其最大的劣勢。

在航母甲板上出現降落事故的水牛戰機

1940年初夏,還沒有等到F2A到貨的法國與比利時,已經倒在了納粹德軍的鐵蹄之下。剛剛開始起運的水牛戰機,被留在了加勒比海小島上待命。此時的美國海軍卻已經不準備接收它們。在水牛故步自封的同時,家大業大的格魯門公司已經改好了更新的F4F野貓戰機。通過更高效的生產規模,原本應由水牛統治的航母甲板,開始大量湧入野貓的身影。

皇家海軍寧願等F4F一年 也不要立刻到手的F2A

在這個尷尬的關口,苦於軍機數量嚴重不足的英國人,成為了水牛的潛在大客戶。由於是艦載機出生,皇家海軍和海軍幾乎同時對其進行了測試。結果,海軍寧願繼續使用雙翼的角鬥士戰機,也不願意讓水牛出現在自己的航母上。他們認為這種飛機已經不適合遠距離海上交戰,所以選擇等待F4F野貓走下生產線。

皇家空軍同樣嫌棄水牛 將其全部丟到東南亞服役

空軍同樣詬病水牛的性能滯後,尤其是中高空性能的低劣。所以,艦載機出生的水牛是既不能用於本土防空作戰,也不適合在作戰距離類似海上的北非沙漠服役。唯有在飛機更加缺乏的東南亞,水牛才勉強獲得了一席之地。它將被英軍部署在緬甸和馬來亞的眾多小型機場內,成為短腿的機場守護者。

苦於飛機數量不足 英聯邦軍隊勉強使用了水牛

至於美國海軍本身,已經在1941年底放棄了對布魯斯特公司的全部期望。若非太平洋戰爭的突然爆發讓美軍損失慘重,水牛可能更早的從一線部隊中退出現役。

太平洋戰爭爆發時 美軍航母已經全部換裝了野貓

當日本帝國海軍在1942年初展開瘋狂的南進作戰,部署在東南亞的英國與荷蘭空軍,都必須使用他們並不中意的水牛來迎戰眾多日本飛機。在日軍主力抵達前夕,F2A依然可以在規模有限的空戰中壓制日本陸航的老式飛機。但當數量遠遠多於自己的日軍陸海軍航空隊抵達,水牛的全部毛病便在殘酷的消耗戰中暴露無遺。

水牛成為了太平戰爭初期的英聯邦空軍主力

眾多來自英國本土、澳大利亞、南非和緬甸當地的新手飛行員,根本來不及熟悉水牛的性能。他們的座駕也在包括零式飛機等新對手面前,顯得又笨拙又短腿。而分散部署飛機的各機場位置,又被內部奸細給透露給了日軍。結果,英軍的各機場都在日軍快速進攻面前失守。數量有限的水牛,則被每次都有2倍數量優勢的日軍飛機圍攻。皇家海空軍不得不對其進行很多無可奈何的改造。為了減輕自身重量來提升性能,他們拆掉了保護飛行員的裝甲板,甚至是很多飛機上的無線電設備。但依然無法讓水牛同零式飛機抗衡。

在新加坡接受無奈改造的英軍水牛戰機

隨著馬來亞與新加坡的陷落,原本有150架規模的水牛機群,只剩下少數幸存者被疏散出去。他們分別逃到緬甸和荷屬東印度的基地內,繼續迎接日軍的下一輪攻擊。

皇家空軍在仰光空戰後就放棄了水牛

在緬甸首府仰光,皇家空軍殘部遇到了南下支援他們的民國空軍飛虎隊。後者駕駛的P40戰機,正是基於和水牛同時代設計服役的陸軍P36鷹式改良而成。英國飛行員還忙里偷閒,與飛虎隊里的美國人比試了下各自座機的性能。最終,驕傲的英國人向美國佬袒露心聲:我們好想和你們換下飛機。

結伴起飛的飛虎隊P40與英軍的水牛

在整個仰光空戰中,飛虎隊的P40也成為了鐵桿主力。英國人的F2A水牛,則成為了戰損率極高的配角。當整個緬甸最終失守,退到印度的皇家空軍就放棄了這些飛機。印度的英國當局寧願購買陳舊一些的P36改進版,也不願意繼續浪費飛行員的生命。

荷蘭皇家空軍的F2A水牛戰機

在南方的東印度群島,盟軍空中力量被部署在蘇門答臘島和爪哇島的各機場內,分散程度比英軍在馬來亞時更加嚴重。英國皇家空軍的水牛中隊,在當地獲得了荷蘭皇家空軍的水牛中隊協助。另一款被荷蘭人用於保護殖民地的飛機,則是同期購入的P36。

荷蘭皇家空軍博物館中的水牛戰機

結果,在越戰越勇的日軍飛機面前,這些性能沒優勢、數量還劣勢的飛機,同樣難有作為。荷蘭人同樣苦於水牛的性能滯後,不得不採取只裝載一半燃料的方式,減輕機體重量。最後一些水牛,由英國和澳大利亞人駕駛著撤往澳洲本土。在後來對抗日軍空襲的作戰中,再也沒有登場。

大量被放棄在荷屬東印度的水牛戰機

有意思的是,日軍在爪哇等地也繳獲了一些水牛戰機。他們並沒有立刻將之放棄,而是作為東印度群島的防禦性力量,使用到二戰結束。

被日軍俘獲後繼續使用的水牛

至此,F2A水牛成為了讓所有人都感到失望的機型。美國海軍完全用F4F野貓進行了替代,並將還處於一線飛行狀態的水牛,都丟給了陸戰隊去使用。當日本聯合艦隊開赴中途島海域,美國人將百餘架飛機集中到了小島上進行防禦。其中也包括了陸戰隊菜鳥飛行員駕駛的水牛。由於美軍在中途島執行了互相傷害策略,大部分軍機在起飛後直撲日本航母的所處位置。只有20架F2A水牛與5架F4F野貓成為了中途島上空的守護者。面對日軍最精銳的海軍飛行員與零式戰機,這批水牛被近乎吊打的方式殲滅。

中途島戰役是水牛在美軍中的最後一次實戰

中途島戰役後,所有水牛都因為惡評如潮而立刻退出前線。在幾個月後的瓜達爾卡納爾島上,陸戰隊飛行員換上了海軍殘餘的F4F野貓,與駕駛P39戰機的陸軍飛行員一起守衛亨德森機場。

退出一線的水牛 在本土用於訓練飛行員

但F2A卻繼續在美軍中活躍到了1944年末。它們在本土的兵營內,成為了海軍和陸戰隊員的實操教具。大批後來用野貓、海盜和地獄貓成為空戰王牌的空戰英豪,都在水牛身上獻出了第一次。菜鳥們甚至可以駕駛這些曾經的精銳飛機,在航行於五大湖上的長島號訓練航母上練習模擬起降。這也算是水牛為二戰勝利做出的最大貢獻。

在五大湖上培訓艦載機飛行員的長島號訓練母艦

在技術水平較低的東線,水牛在二戰後期還偶露崢嶸。保加利亞空軍的水牛機群,一直飛到蘇軍占領其全境為止。作為水牛最成功的使用者,芬蘭空軍在41年的蘇德戰爭開始,依然在用F2A對抗日新月異的蘇聯空軍。在芬蘭退出軸心國而加入同盟國後,水牛還在追擊中打下過德軍轟炸機。水牛也在芬蘭空軍中服役到了1953年為止。

芬蘭空軍的水牛繼續參加二戰 一直到53年退役

作為一款小公司設計出來的偶然性產物,F2A水牛的輝煌期非常短暫。布魯斯特公司在格魯曼、北美、共和、寇蒂斯這樣的大廠面前,猶如一個效率低下的手工作坊。水牛也因為誕生於這樣的小平台而很快顯得後勁不足。當初被其擊敗的F4與P35,分別在二戰中衍生出了更為強大的F4F、F6F和P34、P47。前兩者成為了英美航母上的決定性戰力,後兩者則在歐洲戰場上護衛重型轟炸機群。

當初的P35升級為著名的P47

正在為水牛戰機添加彈藥的海軍地勤

然而,作為一個工業勢力雄厚、科技進步飛速的過度,美國人有足夠的容錯率給布魯斯特這樣的小公司和水牛這樣的飛機。同樣的情況若是出現在其他國家,絕對會出現截然不同的結果。要麼不會有小公司的成功,要麼就是咬著牙使用落後飛機去苦苦支撐。僅此來看,F2A水牛戰機的服役經歷,足以被視為理解美國的眾多細節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