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出它們風塵仆仆 從歷史中走來的模樣

  157 幅手繪記錄下晉南125處古建之美

《得乎簷角梁柱間:尋訪晉南鄉野古建》:157 幅手繪記錄下晉南125處古建之美

山西省現在保存著全國約70% 的明以前大木構建築, 各類形式的古建築保有量高居全國之冠,而山西南部的平陽(今臨汾)、河東(今運城)地區保存的古建築之多, 跨越年代之長,涵蓋形式之廣,古建築密度之大,唐、宋、金、元、明、清各個時期的建築無所不有,被譽為「古建築愛好者的天堂」。

《得乎簷角梁柱間:尋訪晉南鄉野古建》一書中,作者連達用真誠又富有巧思的文字搭配157 幅精美手繪,將晉南125處古建之美展現給讀者,記錄了眾多鮮為人知的古建現狀,同時也用文字記錄了他的行跡和心跡,讓我們能更深刻地感受傳統古建之美、了解其中的歷史和人文故事,同時,對傳統建築和文化給予更多的關注與保護。

連達

山西省的外形好像一片狹長的葉子,東側是太行山,西邊有呂梁山,黃河沿著呂梁山一路南下又往東一挑,勾勒出了葉子的大致輪廓。這片有表里山河之稱的古老土地是華夏文明的發源地,是上古神話中女媧造人、黃帝戰蚩尤的地方,堯、舜、禹在這里垂拱治天下,稷王於此處勸導稼穡農耕,叔虞執桐葉以創唐國,重耳據此地以成霸業。秦趙長平之戰,劉邦白登之圍,五胡亂華,北魏肇興,李唐起事,五代割據,楊家將抗遼,三晉的歷史緊緊聯繫著中華的興衰。

擁有如此深厚積淀的山西因而遺留下了眾多的文物古跡,這里元代以前古建築的保有量超過全國總量的70%,明清兩代的古跡更是浩如煙海,難以計數,擁有這樣無可比擬的優勢,想領略中國古建築的風采,只能是非山西莫屬了。

所以我只要有閒暇時間便會往山西跑,並且盡可能深入到更偏僻的地方,追尋那些未被更多擾動、仍保持著滄桑原貌的古老建築。這些歷經幾百年甚至上千年的老屋不僅具有獨特的造型和結構,更具有打動人心的古樸魅力,也是其所處時代工藝水平、審美取向和社會經濟狀況等諸多方面的一個反映與一種記載。

有許多古建築除了自身的構造外還附帶保存有年代久遠的珍貴壁畫和雕刻、碑碣等文物,一些早已被社會遺忘或者消失了的宗教崇拜和藝術形式也會有所遺存,因而具有相當寶貴的藝術價值和歷史研究價值,甚至就是一些重大歷史事件曾經發生的地方。

說到古建築的現狀真是喜憂參半,我想大多數人看古建築都會想看到它真實的本來面貌,也就是風塵仆仆地從歷史中走來的模樣,但這種願望經常要面對殘酷的現實。隨著經濟的發展,農村的人口尤其是年輕人大量向城鎮轉移,鄉下人口日益稀少,留守的多是老人和孩子,很多古老宅院無人居住,逐漸就坍塌了;還有的村莊比較富裕,蓋起了大片新房子,傳統的古民居或者被拆舊蓋新,或者被廢棄。許多村中的廟宇也多是如此。再者現在的文物盜竊十分猖獗,從房頂的琉璃,簷下的木雕、房基的柱礎到石刻石獸,只要能搬走的都有人偷,許多廟宇被偷得精光,連屋脊都光禿禿的。我看見許多建築的柱礎被撬走,僅以幾塊磚頭一墊了事。還有就是一些地方富裕之後,也許是出於好心對破敗的廟宇或者古民居等古跡進行修繕,但由於缺乏專業的古建築修繕理念和技術,沒有專業的古建築施工隊伍參與,僅憑一腔熱情就開工,經常把廟宇刷得花紅柳綠,艷俗不堪,完全失卻了文物本身應有的特徵。

所以在這種嚴峻的現實面前,我只能盡量多走多看,抓緊記錄,古建築每一時刻的形象都很可能會成為它最後的留念。

「穿過龍虎殿,長長的庭院盡頭就是正殿,這是一座面闊七間,進深八椽的單簷廡殿頂巨構,下部建在兩米多高的磚石平台上,前凸有長方形月台。正面明間簷下懸掛巨匾「無極之殿」。除了兩盡間設牆壁外,其餘皆為隔扇門,背面僅在明間開門。此殿氣勢恢宏、造型優美、端莊典雅、飛簷飄逸,恰到好處的弧線和比例展現出雍容華貴的氣質,給人以強烈的視覺衝擊。因殿內供奉元始天尊、太上老君和靈寶天尊而俗稱三清殿,殿頂設平棊,三清塑像上方對應有三個華麗的藻井,四壁上就是著名的《朝元圖》壁畫,也被習慣叫做「三清殿壁畫」。畫里塑造有近300位人物,眾多神明帝君、星宿仙官和神將仙女隨侍於五帝與西王母等主尊周圍,行進在去朝拜元始天尊的途中。人物的身高都在2米左右,雲端之上,冠帶華麗,衣袂飄舉,鎧甲鮮明,宛若宋元時期宮廷朝會的場面。眾多人物的表情生動傳神,線條如行雲流水般灑脫自如,設色古雅穩重,衣飾用具極其寫實,既是絕倫的繪畫作品和文物,也是研究宋金元以來社會文化生活的直觀依據,其中寶貴意義堪稱無比深遠。尤其壁畫的構圖、筆法、神韻和意境一直是今人學習研究的主題,也是現存元代壁畫中不可逾越的一座高峰。」

搶鮮讀「到了近代,永樂宮失去了道教職能,被人們遺忘了,建築也破敗凋零,毀壞嚴重。後來村里把這些殿宇改用為學堂,可是孩子們看著滿牆的神仙有點害怕,於是村人又在四壁前加砌了一堵牆把壁畫遮擋起來了。這堵牆並非為了保護壁畫,甚至還會造成破壞,但福禍相依這句古話在這時卻得到了微妙的詮釋。後來侵華日軍在這里占領了7年,因此而沒有發現壁畫,使得這些珍貴的文物和藝術品躲過了一劫。」

按照帝王宮殿標準

建造的永樂宮

從解州向南翻過巍巍中條山,就來到了山水之間的古老芮城,這里背山面河,一派浩蕩壯美的景色。縣城所在的古魏鎮北面現存一組規模宏大的古建築群,這就是舉世聞名的道教聖地永樂宮。古魏鎮是戰國時魏國故地,至今城垣遺址尚存,是有深厚歷史積淀的地方,但龐大的永樂宮卻是從天而降的,永樂這個名字很明確地記載了建築群的誕生地。

永樂鎮位於縣城西南部的黃河之濱,這里是八仙之一呂洞賓的家鄉。八仙雖然是神話傳說,但呂洞賓卻是真有其人的。據記載他姓呂名喦,字洞賓,道號純陽子,誕生於唐朝貞元十四年(798),在寶歷元年(825)中進士,後來厭倦世事的混亂,上山修行,遇鐘離權點化,創立了道教全真派,被後人尊為呂祖,去世後就埋葬於永樂鎮。在金末元初開始大修宮觀,永樂宮便是於元朝初年在呂祖的家鄉開始興建的,名曰「大純陽萬壽宮」,因為建於永樂鎮,所以又稱永樂宮。原來的規模相當龐大,修建工程也幾乎相伴元朝始終。建築等級是按照帝王宮殿的標準來設置的,仍然延續了宋金以來工整嚴謹的營造特點,完全不同於元代山西南部用材粗獷的建築風格,所以至今仍能從永樂宮身上領略到彼時宮廷建築的風采。

這些建築里還繪制有大面積的道教壁畫,相傳是由著名畫師襄陵人朱好古及其門人所繪,堪稱是冠絕古今的巔峰之作,也是令永樂宮名揚天下的重要因素之一。因為在全真教中的重要地位和近百年的大規模興建使永樂宮在當時就已經成為名滿天下的道教祖庭之一,其興盛與奢華今人已經很難想像了。但到了近代,永樂宮失去了道教職能,被人們遺忘了,建築也破敗凋零,毀壞嚴重。後來村里把這些殿宇改用為學堂,可是孩子們看著滿牆的神仙有點害怕,於是村人又在四壁前加砌了一堵牆把壁畫遮擋起來了。這堵牆並非為了保護壁畫,甚至還會造成破壞,但福禍相依這句古話在這時卻得到了微妙的詮釋。後來侵華日軍在這里占領了7年,因此而沒有發現壁畫,使得這些珍貴的文物和藝術品躲過了一劫。

建國後興建三門峽水利工程,經測算永樂宮正處於蓄水淹沒區里,為了保存下這處國寶,從1959年起進行了一場歷時5年的整體搬遷工程,把壁畫切割成小塊裝箱運走,再把殿宇構架拆卸,克服了許多無法想像的困難,終於將永樂宮大部分建築遷移到了芮城縣古魏鎮北邊今天的位置,並恢復了建築群原有的布局,連附屬的清代呂公祠和一座孝子石牌坊也一同搬過來了。(本版綜合報導 王春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