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陰影下 中美專家同台討論兩國關係向何處去?

原標題:當前陰影下,中美專家同台討論兩國關係向何處去?

在華為高管孟晚舟被抓陰影下,中美關係又將何去何從,是否將進一步激烈對立?在今天「中美博弈與世界變局」2019環球時報年會上,幾位中美專家給出了他們的觀點。

危險的十字路口?

國防大學戰略研究所原所長、海軍少將楊毅認為,中美關係處於非常關鍵且危險的十字路口,要做好持久作戰的準備。

「對中美關係的前景感到憂慮,現在處於非常關鍵與危險的十字路口。」楊毅表示,首先,中國與美國的戰略目標好像相互排斥,中國要民族復興,美國要使自己更偉大,雙方都認為對方的目標是在傷害自己。

楊毅說,目前的態勢是美國進攻,中國防禦。美國的綜合戰略焦慮症導致了「動作走形」。中美互動有可能失控而進入惡性循環,使得雙方難以達成體面的妥協。

他認為中美關係動蕩將持續一段時間,而中美關係的穩定不可能通過任何一方完全勝利或者任何一方完全妥協達成,「我們要做到不失控、不吃虧,不急不躁,做好持久作戰的準備。」

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張頤武也認為,目前中美處在僵局當中,兩國從文化上、政治上都在發生變化。

他說,美國內部對於20世紀60年代發展出來的世界觀出現了動搖。原來主導世界的很多價值觀現在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這個變化在美國國內引起了巨大的衝突與糾紛。這在中美關係裡面也體現了出來。

張頤武表示,中美兩國間的博弈、溝通、協議,甚至是衝突原來都通過道義上的制高點來進行。現在這些東西都豁出去了,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兩國直截了當在政治、經濟、文化上發生衝突,就連美國國內的文化社會問題甚至都變成了中美關係的問題,比如說芬太尼問題。

張頤武說,中美在文化、觀念、目標上存在很多的差異,這些差異本來可以化解,但美國不想尋找共同點。倒是中國採取了一些善意的舉措,比如建立孔子學院,通過推廣漢語來進行溝通。可如果中國和美國在文化、觀念上脫鉤,沒有任何共識,或者兩者背道而行,就會在2019年繼續引起社會經濟、政治問題僵局。

而國防大學教授、少將喬良的看法是,美國正在採取「帝國的方式」遏制中國,就像當年大英帝國在約束法國的崛起、約束德國的崛起一樣,所以這種約束不只在軍事上,還在政治、經濟上。

不過,喬良認為面對這樣的對手,「一味地妥協、一味地競爭都是不行的,應該講究規則。」

他說,美國人通過打貿易戰的方式解決不了貿易逆差的問題,「你可以不買中國的產品,但是不能不買別的國家的。」中國跟美國也打不下去,因為中國的內需不足。

「所以,我們今天最重要的是解決自己的問題,如果中國可以解決自己的內需問題,中國將成為第一大市場,那時候沒有人奈何得了你。」

他還提醒說,「我們是東方思維,希望用君子思維來看待這個世界,但是西方與我們完全不同。我們今天關注的孟晚舟的事件,完全出乎意料,對中國來講是非常好的‘清醒劑’。面對擁有完全不同的生存方式、文化傳承的國家,應該更大程度上學習它的長處,這非常重要。」

北京香山論壇秘書處辦公室主任趙小卓也同意美國政府對華政策的變化是轉折性的、長期性的,已經從「接觸+遏制」轉為「遏制為主」。

趙小卓的證據是,美國前任歐巴馬政府在其戰略報告中曾將中國當作夥伴,甚至曾表示「歡迎一個和平、繁榮、穩定的中國崛起」,但如今特朗普政府再沒有說出類似的話語,取而代之的是在國防戰略報告、國家安全戰略報告等文件中都把中國定位成對手。

不僅如此,趙小卓還認為美國眼中的中國既是競爭對手也是戰略對手,這就意味著雙方的博弈不僅會在經濟、科技甚至軍事等領域開展,在戰略上也會存在諸多博弈,而這正是人們所擔心的,怕中美間的博弈會從貿易領域延伸到安全領域和軍事領域。

最後,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研究員楊希雨認為中美關係面臨「新冷戰」的風險。

他說,當前中美關係態勢處在1972年尼克松訪華以來最糟糕的狀態。而且即便此前中美關係遭遇過力度極為尖銳的矛盾,比如南聯盟使館被炸事件與南海撞機事件,現在中美態勢比那時候卻還要危險。

楊希雨說,過去40年中美雙方在處理所有尖銳與敏感問題的時候,都不約而同或者心照不宣遵照同一句話,都要努力控制,讓問題不要外溢;可現在美國一個國內問題都能上升到中美關係的最高層的問題,每一個矛盾都會政治化、戰略化,這是現在與過去中美關係非常不一樣的原因。

「如果中美雙方都把所有的問題戰略化、政治化,中美將不可避免進入‘新冷戰’」。

但楊希雨認為雙方經過2018年一年的激動之後,中美關係2019年會進入一個平靜調整期,這個調整期將決定中美是否會真的會進入「新冷戰」。

但也可能是雙贏?

不過,也有多為中美問題專家看好接下來中美關係的走勢。

其中,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院長袁鵬的樂觀來自於他認為在經濟、政治方面,美國與其盟友的關係發生了較大變化,很難再重回過去,而中國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具有主動的塑造能力。

同時,他認為中美關係總體還是成功的,既沒有出現熱戰,也沒有出現冷戰。只不過目前有一些需要思考的重大戰略性問題。而在G20中美兩國主管人會面後發生的孟晚舟事件,也並不是中美關係的失態,而是插曲。

袁鵬還指出,下一步的改革開放,以及中國的外交技術和實力累積,將決定中國將如何主動塑造中美經貿關係、人文交流和如何應對一個「分裂」的美國這三個重大戰略性問題。

來自美國的中國美國商會主席蔡瑞德也對中美關係的未來表示樂觀,作為在中國居住生活25年的美國人,蔡瑞德在討論中用中文表示,中美貿易摩擦會有一個「雙贏」結果。

他說,現在中美間最大的兩個障礙是保護主義與市場準入。今年正逢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蔡瑞德認為,中國可以宣布更加全面的市場開放政策,「這不是因為來自於美國的壓力,而是會對未來中國經濟有好處。」

「美國希望中國更多開放投資和貿易市場,而從歷史上看,中國開放經濟時經濟就會更加發達。因此,開放市場對中國、美國都有好處」。

他還強調中美兩國都「不要打貿易戰」,並希望未來90天內,兩方會達成一個比較合理的協議。但他也有點擔心,因為他認為 「美國現任總統有什麼願望、目標,我可能他自己都不清楚」……

最後,哥倫比亞大學中國項目聯席主任孫哲則表示他比蔡瑞德還要樂觀。

孫哲認為,現在問題的關鍵是,在中美關係回不到以前的情況下,中國怎麼能夠在一個新時代,能夠變得更強起來?這是特別需要我們考慮的大戰略問題。

「中美關係要走強,中國自身發展要走強,標誌就是老百姓安全感、幸福感、獲得感……只要中國主管人意志堅定,2019年應該說是比較樂觀的,或者說不會有太多反復。」

孫哲還表示,他最關心兩個具體問題。第一,2019年三個月百日維新,90天談判不順利怎麼辦?我們有沒有做好新的準備?歷史上,貿易可以改變一個國家的國運。比如,鴉片戰爭改變了中國的國運,美國獨立也是因為貿易爭端引發的。中國應該關注90天後、中美貿易持久戰打下來之後,對中國國運會引起怎樣的影響。

第二個是2019年中國的國家治理能力的提升。「不忘初心、為人民服務」是很好的口號,對於中國來講,我們不光要擴大內需,還要考慮怎麼彌補人民群眾對幸福生活的向往與國家治理能力的差距,這是非常重要的。通過這場貿易戰,我們要全面深化改革,迎接一個更好的新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