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名紅通人員歸案 曾借表弟身份證繞道逃往國外

       原標題:電視專題片《紅色通緝》 第五集 《築壩》

[資料:一組「百名紅通人員」歸案]

解說詞:每一名外逃腐敗分子的歸案,背後都是艱辛曲折的努力。在為追逃成果欣喜的同時,這些案件也提醒著:如果能防患於未然,築起防逃的堤壩,將腐敗分子及時擋在國門之內,才是上策。追逃防逃必須兩手抓,這也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多次強調的重要工作方針。

[字幕:2017年1月 第十八屆中央紀委七次全會]

習近平:我們把追逃追贓納入反腐敗工作總體部署,開展天網行動,打虎、拍蠅加獵狐,堅持防逃追逃兩手抓。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解說詞:在黨中央堅強主管下,各級黨委落實全面從嚴治黨主體責任,在開展追逃追贓的同時,也致力於構建不敢逃、不能逃的防逃機制。

[字幕:上海 浦東國際機場]

解說詞:2017年的一個星期天,上海浦東國際機場和往常一樣人來人往。往來的旅客當中,有一個人懷著異樣的心情,他是準備從這里踏上外逃之路。

郭永軍(浙江省青田縣人防辦原副主任):三十六計走為上策,先走。我們現在的話,逃跑。

解說詞:郭永軍,浙江麗水市青田縣人防辦原副主任。由於感覺到了被調查的風險,2017年7月2日,他計劃搭乘CZ6077次航班,逃往越南胡志明市。

解說詞:在郭永軍計劃外逃一個月前,審計部門對他所在的青田縣人防辦進行審計,發現了他涉嫌貪污問題的線索。青田縣紀委監委接到移交的線索並啟動了初步核實,郭永軍聽到風聲後決定外逃。

郭永軍:我認為始終是在初查期間,這麼一種僥幸,所以說還敢試一試。

解說詞:郭永軍對辦案程序有一定了解,他知道一般是正式立案後才會啟動防逃措施,而他判斷對自己還處於初核階段,決定盡快出逃。為了掩蓋行蹤,郭永軍特意繞遠路,讓朋友開車送自己到溫州,再從溫州坐高鐵到上海,車票也是以別人的名義買的。

郭永軍:我就是說你把我送到溫州,你回去以後把手機扔掉就是了,你不要管,你就聽我的就是了。

解說詞:郭永軍還擔心提前訂票會被發現,所以到了機場才現場買票,選擇了最近的一個到胡志明市的航班。只要過了邊檢、海關,他很快就能飛往國外了。

郭永軍:邊檢人員安檢以後,他就叫我坐下等一等,他也很客氣,就是坐下來等一下。接下來他通知我就說,他那邊聯繫了,他說你涉嫌經濟問題不能出關。心里想的就是,這下走是走不了。

解說詞:郭永軍認為自己處於被初核階段,這個判斷其實沒有錯。但他沒有想到的是,新建立起來的防逃機制,已經關注到了立案之前的管控真空問題。

臘翊凡(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國際合作局局長):這個也是我們不斷總結經驗教訓,現在從這個立案之前,防逃措施就要跟進,要提前採取防逃措施。

解說詞:過去一些外逃案件顯示,不少人正是在正式立案之前聽到風聲出逃的。因此,中央追逃辦要求各地高度關注這段管控真空期,根據情況採取防逃措施。當時,青田縣紀委監委接到關於郭永軍的問題線索後,雖然還沒有正式立案,但郭永軍的一些特點讓他們感到,有必要防范外逃風險,因此提前依法採取了防逃措施。

方向(溫州市紀委書記 監委代主任 時任浙江省麗水市紀委書記監委主任):他這個人,又是在青田僑鄉,家里有親屬在外面做生意,在國外,所以我們感覺到,就是在查他的過程當中,就是要防止他外逃。

解說詞:郭永軍被發現後,浦東機場迅速將他試圖出境的消息通報相關部門,浙江省追逃辦接到通報,判斷郭永軍外逃意圖明顯,當即依法展開追捕。

郭兵(浙江省青田縣紀委監委工作人員):按照我們的組織要求,科級幹部的護照應該是在組織部保管的,他不應該有這個能夠出境的護照在身上的,這個是我們比較疑惑的問題。

解說詞:得知自己被限制出境,郭永軍當即離開了浦東機場。他很快想好了後續打算,首先打車直奔杭州市桐廬縣,目的是找表弟借用身份證。

郭永軍:表弟跟我有點兒像,我說你讓我用一下我說,我可能需要這個身份證。當時我自己的身份證不能用了,我也清楚。

解說詞:郭永軍還想到,再乘坐航班或火車肯定容易暴露。於是他找了某個關係人安排了一輛汽車,準備自己開車前往邊境地帶,再想辦法偷渡出境。

郭永軍:開車這塊還是沒有問題的,快一點也沒問題。

解說詞:而另一邊,對他的抓捕行動已經展開。2014年以來,中央反腐敗協調小組制定了黨員和國家工作人員外逃信息統計報告制度,如果發生人員外逃,必須24小時內逐級上報,並同步啟動防逃程序。浙江省追逃辦接到報告後,省市縣三級追逃辦的聯動防逃機制立即啟動,多地多部門都在尋找郭永軍的去向,很快發現有線索顯示他在桐廬縣出現。當天傍晚時分,當郭永軍駕車準備離開桐廬縣,沿著迎春南路向高速公路入口方向行進時,相關部門鎖定了這輛車。

張啟成(浙江省桐廬縣紀委書記 監委主任):(防逃辦)通過呼叫,迎春南路有沒有特警巡邏的。正好有一組巡邏特警在迎春南路縣政府門口接到呼叫。

解說詞:陳煥明和他的搭檔們,就是當天接到呼叫,緊急追趕郭永軍車輛的巡邏特警。

陳煥明(浙江省桐廬縣公安局工作人員):當時給我們下的指令是,請馬上到杭新景高速桐廬南攔截一輛浙A133H9的紅色本田思域轎車。但是我們趕到桐廬收費站的時候,他已經上高速了。

張啟成:巡邏特警第一時間報告,紅色小車已經上了高速,怎麼辦。我們第一時間反應,就是要追。

解說詞:巡邏特警一路追趕,終於發現了前方的紅色轎車。考慮到在高速公路上攔截會帶來安全隱患,指揮中心告知他們保持跟蹤不要驚動,一旦確定郭永軍要在哪里出高速,立即超車到收費站攔截。

陳煥明:我們在離他距離不是特別遠,能夠看到這輛車的情況下,稍微跟了一段距離。他是進了杭州南這條高速,肯定要往杭州南這個收費站出去的時候,我們車子很快地趕上去,超越了他(的車)。

解說詞:巡邏特警的車輛趕在郭永軍之前到達了收費站,四名特警迅速下車,分散把守各收費道口。他們剛剛就位,郭永軍的車就開進了收費站。

郭永軍:到杭州南進,停下來要買票的位置,還沒停穩,那邊就開始叫了,停車停車。因為一叫停車,叫我,我就知道了。

陳煥明:他懵了,我們當時讓他下車,他也沒反應,叫他(把)車熄火,他也沒反應。這個時候我們比較緊張的,因為他沒熄火隨時可以往前開。一看情況不對,就抓著他的手,打算把他拽下車了。

[資料:現場抓捕錄像]

解說詞:從郭永軍在機場被發現到成功抓捕,只用了12個小時。天網行動開展以來,截至2017年初,全國各地成功攔截了230名企圖外逃出境的涉嫌違紀違法黨員幹部,郭永軍就是其中之一。隨後,辦案人員查明了郭永軍此前在上交護照時使用了調包計。

郭兵:他自認為還是比較聰明的,交了一本假的護照在我們組織部保管。

解說詞:過往案件顯示,不少外逃人員是持因私護照外逃,2014年以來,各級組織人事部門加強了對主管幹部因私出國出境證件的管理,集中完善了登記備案人員信息庫,並建立了集中保管制度。郭永軍案件則提醒著,對上交來的證照還需要加強鑒別。

羅悅明(浙江省紀委副書記 監委副主任 省追逃辦主任):我們全省最近郭永軍事件以後,開始了一次證照的清理。接下來,要利用科技手段,加強對證照的識別。

解說詞:要建立有效的防逃機制,必須落實對黨員幹部的日常管理。按照天網行動統一部署,中央組織部會同公安部開展了違規辦理和持有因私出國出境證件專項治理行動,取得明顯成效。

2014年,中央組織部針對裸官問題下發了管理辦法,明確5類崗位裸官不得任職,各地根據規定對相關人員進行了崗位調整。2017年,新修訂的《主管幹部報告個人有關事項規定》出台,主管幹部每年需按照規定如實報告家庭情況、境外資產情況等事項,對報告會定期進行抽查,一旦發現不如實報告將及時處理。

李江南(中央組織部幹部監督局副巡視員):我們叫管住證,看緊人,你把證管住,他出不去了,把人盯緊了,就等於我把住了第一關。

解說詞:追逃追贓工作的重點一個是人,另一個是錢,防逃同樣如此。有的腐敗分子外逃之前資產先行,有的外逃之後由親屬和關係人通過地下管道進行資金輸送,為追逃帶來難度。許多案例說明,只有切斷腐敗分子向海外非法轉移資產的路徑,才能讓企圖外逃的人員放棄出逃念頭,促使已經外逃的人員投案自首。

解說詞:儲士林,「百名紅通人員」第79號,原青島安華發展公司總經理、法定代表人。2012年7月他前往加拿大,聽說國內對他立案調查的消息之後滯留不歸。

[字幕:加拿大 多倫多市]

解說詞:多倫多是加拿大最大的城市、經濟和金融中心,這座城市有半數居民是來自全球各國的移民,也是加拿大華人最多的城市。2010年,儲士林全家就辦理了加拿大投資移民,他的家屬搬到了多倫多生活。2012年,青島市檢察院發現儲士林擔任國企負責人期間,涉嫌貪污、挪用國有資產,同時也發現儲士林已經有海外身份,檢察院立即採取措施對儲士林國內的資產進行凍結。

李成亮(青島市紀委監委工作人員 時任青島市檢察院工作人員):因為你一旦把國內的財產轉移到國外去的話,那我在國外,我就可以定居下來了。因為他本身在青島有房產,在北京也有房產,在他的老家安徽他也有房產。那麼在這三個地方,他全家也都開了銀行帳戶,包括公司的帳戶有非常多。所以說我們也是分了好幾路人馬,把他所有銀行帳戶凍結了,把他的房產已經凍結了。

解說詞:當時身在加拿大的儲士林,很快發現國內的錢無法再動用了。

儲士林(「百名紅通人員」第79號):我那個VIP卡,銀聯卡在國外可以刷,購物的,一刷刷不出來了。完了一查銀行,說你的卡給封了。

解說詞:多倫多被譽為是全球最宜居的城市之一,同時也是生活成本非常高的城市。此前儲士林在多倫多買下了一套房產,每月要還房貸,而他帶到海外的資金並不多。在國內曾經掌管多家公司的儲士林,迫於生計只得在多倫多一家華人超市打起了工。

儲士林:他們那邊好多華人開的超市什麼都有。我當時給他們做策劃,從國內進口什麼東西,華人願意吃的,我到市場調查,進什麼東西,出什麼東西,就這個。

解說詞:這份工作收入並不高,做了一段時間,儲士林身體又出現了問題,停止了工作。

儲士林:在(2014)年,就出現結腸(病)了。那就沒辦法再(工作)了。我這幾年除了治病就在家里,看看頭條,我那兒能收到電視台節目,中央電視台的(節目),一直關注國內的情況,對國外的情況,我根本就不管。他們什麼事情,與我沒關係。

解說詞:儲士林此前大多數時間是在國內,當真正長年待在海外,除了經濟上的困難,他也感到自己其實並不適應這種生活。

儲士林:經常想國內的生活,尤其在飲食上面。我們去都基本上是吃中國餐廳,很少吃老外的餐廳。我們做菜、買東西,安徽菜真正有好多佐料,那邊都買不到。什麼臭鱖魚,什麼東西,那邊都買不到。

解說詞:儲士林滯留多倫多兩年多之後,天網行動啟動,他被列為「百名紅通人員」之一。追逃追贓工作從多方面加大了力度,在海外,他的生活空間進一步被壓縮,而在國內,在公安部門清理假身份、假證照專項行動中,發現了一條和儲士林有關的線索。

魏念波(青島市李滄區紀委監委工作人員 時任青島市李滄區檢察院工作人員):我們嶗山公安局,他們發現一個人叫儲鴻君的,你們看看是不是一個人。

解說詞:追逃工作組將兩張照片送到公安部做了專門鑒定,確定儲鴻君就是儲士林辦理的另一個假身份。順著這個 新髮現追查下去,發現儲鴻君這個假身份名下,在北京還有一套房產,儲士林被通緝之後,曾試著想賣掉這套房產。

於吉松(青島市李滄區紀委監委工作人員 時任青島市李滄區檢察院工作人員):簽了協議賣了。人家給他轉錢,他又把錢轉回去,有這樣的一個銀行的流水信息。房產無法交易,又把錢退給了人家。

解說詞:原來,當時儲士林其它房產都被凍結,只有這套用假身份買的房子沒被發現,他想要賣掉房子換取資金,但最終手續上無法操作。

儲士林:那套房子,我有兩個名字,用那個名字去買的。我人在國外,過不了戶。

解說詞:國內資產無法動用,的確讓儲士林在海外感到很不好受。從資金上切斷了他的經濟來源,正是有效的策略選擇。

於吉松:通過這個事兒,我們也感覺到儲士林確實在國外,感覺也應該是缺錢的。他也(著急)想著把這個錢給轉移到國外去,所以也堅定了我們的辦案信心。

解說詞:有了這個判斷,工作組決定對儲士林國內資產啟動二次偵查,梳理是否還有當年檢察院未能掌握的資產。中央追逃辦協調國內各金融機構深入清查,果真有兩個重大發現,其中一個是在一家金融機構找到了一個當年未發現的儲士林帳戶。這個帳戶里有兩千萬人民幣,其中一千萬在他外逃期間,轉移到了他的前妻許建紅的帳上,許建紅隨後把這一千多萬分成很多筆,轉給了很多人。

魏念波:轉了二百多筆。每一筆都是49999塊錢,而且在同一個時間,每個人的名字都不一樣,出去的。

於吉松:(我們懷疑這是)把錢轉到很多帳戶,然後取現,通過這些人取現之後,再通過其它的管道,把這個錢轉移到國外。

解說詞:中央追逃辦協調人民銀行反洗錢中心和公安部門展開調查,這一千萬的去向很快被查清了,不過是一個令人意想不到的結果。

於吉松:調查發現,許建紅經歷了電信詐騙,這個錢被電信詐騙集團給騙走了。

解說詞:原來,儲士林委托許建紅幫自己轉移國內資產,但沒有想到卻遭遇了詐騙集團,一千萬都被騙走,也讓他感到懊惱。

儲士林:我委托她的,被人騙了。當時她在那邊跟我哭了,我說錢無所謂,能正常花就行了,你也別那麼傷心了,已經都這樣了。

解說詞:對資產二次偵查的另一個重要發現,是儲士林在加拿大期間,竟然在國內一家銀行新開了一個帳戶,並通過這個帳戶向加拿大匯過款。

魏念波:怎麼儲士林還自己從自己的帳戶往國外郵一筆錢,這個我們就覺得奇怪。

解說詞:為什麼儲士林人在多倫多,卻能在國內新開帳戶?工作組調取開戶和匯款記錄,通過筆跡鑒定發現,操作人也是儲士林的前妻許建紅。

於吉松:許建紅從加拿大帶回來儲士林的身份證,到銀行開過戶。然後把人民幣換成美元,然後轉移到儲士林在加拿大帝國商業銀行的金融卡里。

解說詞:許建紅為紅通人員提供資金的行為已經涉嫌犯罪,檢察機關依法對其進行拘留。許建紅承認辦這些事是受儲士林所托。

魏念波:她講他們是離婚了,但是考慮到他還是孩子的父親,現在在外面也沒有錢,那麼委托她在國內給他弄點錢過去,她也沒有拒絕。

解說詞:隨著防逃力度的加強,向海外轉移違法所得的管道被大大壓縮,許建紅想了不少辦法,最終匯到加拿大的資金只有十萬美元,而這些匯款也被查出。到這時,儲士林的資金來源徹底被斬斷,他也為連累了前妻感到愧疚,開始認真考慮回國自首。

儲士林:兒子說你不回去,我回去。首先一點,我說對不起你媽,我不能讓別人替我來(承擔)。

解說詞:儲士林通過律師聯繫了立案檢察院,表示有意自首,工作人員請律師將形勢和政策轉告儲士林。

李成亮:跟他講了,請你把目前國內反腐敗的這個形勢,準確地傳遞給儲士林,然後自己拿捏一下。你如果是被遣返回來,和你自己主動回來,這是截然(不同)的兩種結果了。

儲士林:我的這個北京律師,幾次跟檢察官溝通過。肯定要回來,我不回來,永遠這個事兒就處理不完。

解說詞:在加拿大躲藏三年多之後,儲士林終於決心回國自首。2016年1月,他乘坐的航班降落在首都國際機場。工作組採取的得力策略,有效地截斷了儲士林跨境轉移資金的路徑,是最終促使他自首的主要原因。

解說詞:贓款是外逃腐敗分子賴以生存的「營養源」。斬斷「營養源」,防止違法所得跨境轉移,正是防逃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的反洗錢工作取得了顯著成效。人民銀行要求各金融機構在提供金融服務時,要切實履行反洗錢職責,包括對客戶身份的盡職調查、對大額可疑交易的報告制度等措施,對於跨境轉移違法所得的行為,起到了明顯的震懾和遏製作用。

楊蘭平(中國人民銀行反洗錢局副局長):反洗錢肩負著兩大任務,一個是預防一個是打擊。現在中國的金融機構,整個的這些系統里頭,全有反洗錢工作的一個機制,你就不敢輕易地去做了。

解說詞:離岸公司和地下錢莊,是腐敗分子洗錢、轉移贓款的主要途徑。針對這一問題,人民銀行、公安部、最高法、最高檢、外匯局等部門共同開展了打擊離岸公司和地下錢莊向境外轉移贓款專項行動,截至2018年12月,破獲地下錢莊案1500多起,抓獲犯罪嫌疑人3400多名,打掉地下錢莊窩點3100多個,涉案交易累計金額逾萬億元,一批曾為「百名紅通人員」轉移贓款的重大地下錢莊案件也在專項行動中被破獲。在國內築壩防止贓款外流的同時,國際反洗錢合作也在不斷加強,人民銀行反洗錢監測分析中心已經和40多個國家和地區簽訂了金融情報交流合作備忘錄,為打擊跨境轉移違法所得提供了更有力的支撐。

楊蘭平:對這些貪污腐敗分子,你無論錢藏到哪兒,無論是境內還是境外,我們有這麼一套完整的一個體系,國際上的一個體系,來治理這些東西,來打擊這些東西,所以換句話說他們是無處可藏,也無處可躲,然後你獲得的那些犯罪的收益你也用不了,用也是一時的,你終究有被發現的那一天。

解說詞:通過有效的措施和機制,管住人、證、錢這些要素,等於築起了一道切實可見的防逃堤壩。同時,隨著眾多外逃腐敗分子相繼歸案,追逃追贓成果形成了強烈震懾,讓一些企圖外逃的人員意識到,逃到海外也沒有出路。

解說詞:王雁威,「百名紅通人員」第97號,廣州市花都區政協原主席,涉嫌受賄罪,2013年6月,他和妻子兩人忽然一起失蹤。不久之後,廣州市委、花都區委收到了一封署名王雁威,從美國寄來的信。

解說詞:經鑒定,這封信是王雁威親筆所寫,信上說,「本人因身體病痛攜妻前往美國醫治,並需很長時間才能康復而不能回國參加工作,為此,特向組織請求辭去所有職務。」信確實是從美國寄來的,但王雁威是否真的在美國,追逃人員感到有疑問。

董新良(廣州市紀委監委工作人員):查找他的出入境信息就發現,應該正規的出入境的場所,他沒有出入過。一個可能就是確實偷渡去了境外。第二個可能就是仍然還留在國內,可能在某一個地方躲藏起來了。

解說詞:工作組首先對王雁威夫婦採取防逃措施,凍結了他的國內財產。同時,工作組在境內外多方調查,過了一段時間發現,這封信是王雁威有意為之。

董新良:很快我們把他一個密切關係人,就抓捕歸案了,他就交代了這個事情。王雁威跑之前,就把這封信寫好,交給他本人。讓他托自己的朋友去美國,從美國再把它郵寄回國內,他的目的就是想讓我們知道,我已經出逃國外了。

解說詞:此後很長一段時間,王雁威一直銷聲匿跡,無法找到任何相關線索。大約一年後,又有人從加拿大打來了一個舉報電話。

董新良:打到我們廣州市110,就舉報花都那邊有一個老板,跟王雁威關係比較好,然後在加拿大溫哥華那里喝早茶的時候看到過他們。

解說詞:王雁威到底是在國外還是國內,一直難以確定。他失蹤兩年後,2015年4月,「百名紅通」名單公布,將他列入其中。很快,王雁威本人就看到了這條消息。在名單上看到自己照片的瞬間,他深感懊悔當年寫信說自己在美國。因為,他其實並沒有逃出國門,而是一直藏在國內。

王雁威(「百名紅通人員」第97號):自作聰明的,聰明反被聰明誤那張紙。沒有那張紙,上不了紅通,紅通是對國外的,力度強度那麼大,你還搞一張紙自己說出國了,那不是自己給自己施加壓力。

解說詞:王雁威本想轉移視線,結果卻是作繭自縛。被列入「百名紅通」後,對他的偵查力度不同尋常,最終使得他蹤跡暴露。他在國內三年的逃亡之路,和最終被發現和抓捕的過程,是一個相當曲折的故事。

解說詞:2013年案發後,王雁威先是找到了一名自己在項目上「照顧」過的商人徐某,在他的一處房子里躲藏。但徐某擔心被連累,十多天後,他讓一個叫畢文祥的手下,去王雁威藏身的地方趕他們走。

畢文祥(王雁威案涉案人員):他就不好意思開口,意思叫我上去,趕走他們。

解說詞:畢文祥見到王雁威後,王雁威提出希望他能幫自己接著逃亡,並聲稱以後能回報他。

吳少蓮(廣東省廣州市紀委監委工作人員):我說為什麼,明知道這是不歸路還要逃?他說廣東人講,水已經打濕了腳,就是說已經是逃了,我沒有回頭的了,只能往下逃。

解說詞:畢文祥覺得王雁威曾經是有權的人,說不定日後會有利用價值,於是同意幫他逃亡。

畢文祥:以後做生意,就想他幫我一下,我可能他,哪怕就不幹了,人脈也夠,就是這個意思。當時也沒考慮到那麼多,就是有這個想法,就這樣做了。

解說詞:畢文祥於是和一名司機開車帶著王雁威夫婦,一行四人先到內蒙,再到湖南,再到貴州、雲南,又轉頭開到東北的遼寧,在每個地方住上一段時間,就換一個地方。

王雁威:走遠點可能空間就大點,沒人認識你,就是這個想法。走一天算一天,是這樣的。其實走的過程當中,也很苦的。

徐偉華(王雁威妻子):在路上也怕人家查車,晚上也睡不著,反正是成天過著驚弓(之鳥)一樣的生活,沒辦法過的。

解說詞:王雁威就這樣在全國各地奔逃了近一年,感到這也不是長久之計,不僅顛沛流離,擔驚受怕,而且他出逃匆忙,帶出來的錢不多,四個人這樣逃亡花銷太大,他已經難以承受。經過和畢文祥商議,他決定回到廣州躲藏。

王雁威:只要不出門,在花都跟在內蒙,那是一個道理的。我是這麼想的當時,你不出門,誰也不知道,也不通訊,也不打電話,在哪里都一樣。

解說詞:回廣州後,畢文祥在附近農村找了戶人家安排他們躲藏。躲在別人家里不幹活兒,主人臉色也不好看,王雁威的妻子只好跟著幹起了農活兒。

徐偉華:反正你什麼活都得幹,就是寄人籬下那種,說不出來。做飯,一千多斤的玉米我一個人扒,還給人家曬花生、種地什麼的,那時候特別特別地難熬。

解說詞:回廣州後,畢文祥打聽了一下,感到王雁威的事兒比他想像的要嚴重,他越來越擔心會受到牽連。幾個月後,他告訴王雁威自己要退出了。

畢文祥:我害怕了,然後我就直接跟他說了,我說我要離開了,我說我不敢帶你了,他說那好,你幫我找謝偉志過來吧。

解說詞:謝偉志是王雁威原來的司機,後來下海經商多得王雁威在項目上的「關照」,畢文祥找到他之後,他同意接手。

謝偉志(王雁威案涉案人員):當時他說他家里有困難,想不繼續帶著他了,想把他交給我。我說隨便你了,你不想帶,就交給我。

解說詞:謝偉志安排王雁威在花都區邊緣一個叫頤和盛世的小區里繼續躲藏。這套房子屬於一個叫畢潘全的商人,他是謝偉志的朋友,原來也和王雁威打過交道。謝偉志找到他後,他同意幫這個忙。

畢潘全(王雁威案涉案人員):謝偉志就說找不到地方安排,不方便在外面住,去你那里住一下,我只能夠帶(他們)到我的房子去了,沒有地方帶走他了。

解說詞:畢潘全擔心被發現,告訴他們不能外出,在家也要拉上窗簾。在這套位於22樓的單元房里,王雁威夫婦從2014年10月一直躲到2016年6月。這一年多時間他們連樓也沒下過,生病也不敢去看,都是在家里熬過去。這種日子到底是什麼滋味,只有他們自己清楚。

王雁威:恐懼、痛苦、無助,甚至還要看別人的眼色。我自己痛苦還不算,把老婆也拖到自己的身邊,過上這樣的日子。

徐偉華:可能在監獄待得還比那里好,監獄可能時不時還能出來走動一下。很想見自己的親人,見自己的孩子,就是見不著。離花都那麼近,你都沒辦法回家,那種感受沒有人能夠理解。

解說詞:王雁威夫婦有一個獨生女兒王靜瑤,在廣州花都區經商,出逃兩年多,夫妻倆和女兒沒見過面,甚至沒有聯繫過。在畢潘全家住了一段時間後,畢潘全提出帶王靜瑤來見見他們,王雁威夫婦雖然怕連累女兒,但難以抵擋強烈的想念,於是同意讓畢潘全聯繫上了王靜瑤,帶她過來見面。

畢潘全:我就開車過去接她,她去的時候,她自己把眼睛蒙住了。我說你為什麼把眼睛蒙住,她說我不想看到路在哪里,就是這樣。

徐偉華:見到我女兒的時候,我們是抱頭痛哭,很苦,真的很苦。

解說詞:王雁威夫婦沒有想到,畢潘全之所以讓他們和王靜瑤見面,背後有別的想法。過了不久,畢潘全開口說生意有困難,希望向他們借錢。

徐偉華:他要借錢。後來王雁威說,那你也得給,就寫了個條子,讓那個男的去找我女兒拿是這樣。

王雁威:如果他開口不借,那肯定是有臉色看的。反正在屋簷下,你就得低頭,你不低頭就頭破血流。

解說詞:此後,畢潘全和謝偉志先後找到王雁威女兒「借錢」,兩人總共拿走600多萬元。名義上是借,但實際上是什麼意思雙方都清楚。

董新良:應該說到了躲藏的後期,基本上他已經成了一棵搖錢樹。他女兒也不敢不給,因為知道自己的父母在別人手上。

解說詞:王雁威在躲藏期間,也考慮過是否要真的逃往海外,但了解到追逃防逃的力度,讓他覺得外逃也沒有出路。

王雁威:我這條路是不好走的,我確實評估過。特別是我們國家實行紅通以後,這個事情肯定不能那麼長期走,因為力度那麼大。

解說詞:紅通公布之後,夫妻二人更感到絕望。徐偉華勸王雁威自首,但王雁威下不了決心。徐偉華內心深處,甚至盼望能早點被抓到,結束這種煎熬。

徐偉華:在那里反正就是寄人籬下,生不如死,被抓了我可能還舒服一點,真的。

解說詞:「百名紅通」名單公布後,中央追逃辦多次聽取廣東省追逃辦工作匯報,並派員赴廣東逐案督導。廣東省追逃辦將王雁威案作為重中之重,成立專門工作組,加大追捕力度。經深入調查,工作組發現王雁威涉嫌家族式貪腐,女兒王靜瑤及其它幾名親屬都曾利用他的職權謀取私利。2016年6月,工作組依法拘捕了王靜瑤和其它幾名涉案人,在對王靜瑤的訊問過程中,工作組發現她言辭表情十分可疑,顯然想隱瞞一些信息。

劉志強(廣州市紀委監委工作人員):現場的感覺,她應該是知道一些情況的,但是她話到嘴邊她就又咽下去了。

解說詞:而在對涉案人員住宅進行搜查時,又有了 新髮現。王靜瑤家中有一張奇特的紙條,引起了工作組的注意。上面寫的內容像暗號一樣很難看懂,但看上去應該和資產有關。尤其特別的是,它是在保險櫃里被發現的。

劉志強:本來那個保險箱里全部裝的都是非常重要的東西,不是現金就是一些貴重的物品,為什麼就有一張這樣的紙片在那里呢,應該是一個很重要的一個文件了。我們對這個內容就認真做了一個推敲,感覺這里面寫的內容應該是王雁威的一個藏寶圖。藏了哪些錢,哪些項目可以變現,他就告訴他女兒。

解說詞:經鑒定,紙條上的筆跡是王靜瑤的,是分兩次用兩支不同的筆寫下的。工作組分析推斷,王靜瑤應該是見過王雁威,聽他口述這些資產信息,也倉促作了簡要記錄,之後回到家,又用另一支筆作了補充標註。事後證明,這個推斷是完全正確的。當工作組把這張紙條放在王靜瑤面前時,她的心理防線頓時崩潰了。她承認見過王雁威,只是並不知道他確切的位置。

董新良:每一次見面都是有一個叫全叔的人帶她過去。但是因為在帶她去的過程當中,每一次都是戴著黑色的眼罩,所以她只能感覺應該是離花都不是太遠的地方,大約車程是一個小時。

解說詞:此時,工作組終於確認了王雁威是在國內,而且就在花都區附近。根據王靜瑤的供述,他們很快鎖定了畢潘全,定位顯示是在頤和盛世小區。然而,當工作組趕到這里抓捕時,王雁威夫婦已經離開,只當場抓獲了畢潘全。原來,謝偉志聽說了王靜瑤被拘捕的消息,立即將王雁威轉移到了別處。至於轉移到哪里,畢潘全也不清楚。

畢潘全:謝偉志打電話,你今天晚上9點鐘把他們兩個接出來,我就問他你接到哪里去,他就說接到哪里,那個魚塘旁邊,你放下就可以走了。

解說詞:工作組很快抓捕了謝偉志,得知他把王雁威夫婦交給了一名社會人員羅某,讓他幫著找地方藏身。工作組定位羅某的位置,顯示在清遠源潭鎮的大山里,工作組當即趕往當地。

劉志強:在源潭鎮的山里面,但是那個範圍很大,山里面很多岔路,但是他出來省道上面只有一條路,那我們就等於在那兒守株待兔設卡。

解說詞:不久,羅某果然開著車從這里下山。看到前方有人設卡盤查,羅某當即意識到和自己有關,鋌而走險想要逃走。

劉志強:他就在公路上違章掉頭,我們感覺有點兒像亡命之徒的。追的過程當中,一路沒有剎過車。跑的時候我們曾經試圖把他逼停,我的車在前面,旁邊一個車,後面一個車,他就硬著把右邊的車擠過來,超我們車就跑了。但是他後來就犯了一個錯誤,有收費站的。從粵通卡那個道(穿過去),就把他給逼停了。

解說詞:工作組在路邊對羅某進行了突審,得知他把王雁威藏在某個村莊的一戶農家。工作組立即趕往抓捕。

劉志強:這個是村的最尾的一個地方,來到這個地方,首先辦案人員就發現了徐偉華,就瘦得跟皮包骨頭一樣,精神壓力很大。

記者:她站在哪個地方,大概?

劉志強:就站在這個位置。

記者:這個位置,她當時在做什麼呢?

劉志強:當時她什麼也沒做,看見有人進來了,她後來跟我們說,可能也是來找他們的。

記者:其實早就有心理準備了。

劉志強:有心理準備了,她跑了這三年她其實已經跑得心力憔悴了。

解說詞:王雁威當時正在二樓午睡,在房間被抓獲。

劉志強:應該是這個屋。

記者:這個屋,好窄,當時這是他們兩個人住的床?

劉志強:對。

解說詞:王雁威的三年逃亡路,在這里終於走到了盡頭。其他協助逃亡的相關人員也受到了法律的懲處。

王雁威:說實話現在自己要面臨要坐牢,但是我覺得比走結果更好。跑掉又怎麼樣,你還是苦不堪言。那個日子比現在要苦得多。

解說詞:黨的十八大以來,追逃不止,防逃不懈,讓過去腐敗分子一逃了之的現象不再出現,涉嫌違紀違法黨員幹部外逃勢頭得到了有效遏制。近幾年,新增外逃國家工作人員從2014年的101人,降至2015年31人、2016年19人,2017年為4人。

臘翊凡:一手抓追逃,一手抓防逃,防住一個就等於追回了一個。我們在減少存量的同時,要遏制住新增的外逃增量。

解說詞:2018年3月20日,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表決通過監察法,構建黨統一指揮、全面覆蓋、權威高效的監督體系邁出重大步伐。3月23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監察委員會舉行揭牌儀式和憲法宣誓儀式。國家監察委員會統籌協調與其它國家、地區、國際組織開展的反腐敗國際交流、合作,組織反腐敗國際條約實施工作。中國反腐敗國際合作再次翻開新的篇章。

[字幕:2018年7月,國家監察委員會]

米羅斯拉夫·萊恰克(第72屆聯合國大會主席):根據世界經濟論壇的統計,每年因為腐敗全球的損失達到了2萬億美元。因此腐敗是我們共同面臨的一場戰爭。我非常讚同習主席提出的對腐敗零容忍的態度,我對中國所作出的反腐敗努力,以及取得的巨大成功感到印象深刻。

解說詞:在全球化時代,世界各國的命運比以往任何時刻都要更加休戚與共。腐敗是全球性難題,必須共同應對挑戰。中國共產黨在國內堅定不移全面從嚴治黨、推進反腐敗鬥爭的同時,也不斷推動構建國際反腐敗新秩序,助力全球反腐敗治理,在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道路上,展現一個東方大國應有的擔當和責任。

解說詞:進入新時代、開啟新征程。我們不僅要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做到第一個百年奮鬥目標,而且要踏上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向做到第二個百年奮鬥目標進發,做到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打鐵必須自身硬,深入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黨的十九大精神,堅定不移全面從嚴治黨,以永遠在路上的堅韌和執著把反腐敗鬥爭推向縱深,把黨建設好、建設強,我們黨一定能夠統攬「四個偉大」全局,帶領人民不斷從勝利走向更大勝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