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胡笳製作六十餘載 「民間藝人」讓古老樂器獲新生

中新網呼和浩特10月31日電 題:研究胡笳製作六十餘載 「民間藝人」讓古老樂器重獲新生

作者 烏婭娜

「從8歲開始到今年71歲,我從未離開過胡笳,我只想著兩件事,把它做出來,並且傳承下去。」如今,徐德景老人生活的全部內容仍然是這兩件事。

徐德景出生在山東棗莊的一個音樂世家,從祖父輩到父輩都是有名的嗩吶民間藝人。徐德景的父親在他3歲時就去世了,徐德景便跟著堂哥學習嗩吶、笙、笛子等樂器。

在徐德景8歲那年,第一次見到了胡笳。徐德景回憶說:「當時我堂哥把這個樂器拿給我,說是我父親當年四處遊歷時帶回來的,名字叫胡笳。讓我看看能不能自己做出來。」由於胡笳的由來和製作方法已無從考究,也沒有任何記載,徐德景便下定決心,要把胡笳製作出來。

圖為徐德景吹奏胡笳。 烏婭娜 攝
圖為徐德景吹奏胡笳。 烏婭娜 攝

據公開資料記載,秦漢時期便有了最原始的胡笳。漢末時期蔡文姬寫下的著名長詩《胡笳十八拍》就因胡笳音色低沉,可細膩地表達流落塞外對家鄉的思念之情。

由於會樂器演奏,徐德景入伍轉業留在了內蒙古自治區呼和浩特市鐵路文工團,工作、演出之餘,他一門心思研究胡笳製作。「當時做一個不成,再做一個還不成,只能一點點鑽研,數不清浪費了多少木料,第一次把這個樂器做出來的時候,只能吹出3個音,並不適合演奏。再不斷改良,慢慢能吹出6個音,一直到2004年形成了現在的格局,能夠吹出8個音。」拿著自己做出的胡笳,徐德景老人滿臉欣慰地說。

胡笳製作成功,徐德景便培養大兒子徐茂國吹奏。徐德景說:「我製作,得有人來吹響,才能更好地傳承和發揚。」

在徐茂國看來,徐德景既是父親,也是嚴師。

「從小父親就培養我們學習樂器,小時候每天寫完作業都要練功,不能像別的小朋友那樣出去玩,假期也得在家練習,對父親產生了很多怨恨。後來長大了,接觸了很多西洋樂器,覺得父親每天鼓搗的嗩吶、笙、笛子、胡笳特別老土,心中很叛逆。直到現在,隨著年齡和閱歷的增長,才明白了我們傳統音樂的魅力,也更理解了父親一輩的堅持。」徐茂國說道。

圖為徐德景珍藏的部分樂器。 烏婭娜 攝
圖為徐德景珍藏的部分樂器。 烏婭娜 攝

現在,徐茂國也不遺餘力地宣傳,讓更多的人認識胡笳。

談及未來,徐德景說道:「我現在有兩支胡笳,大兒子拿一支演奏傳承,我留一支為以後製作當參考。接下來,我希望把這個胡笳做得更適合現代演奏的需要,想增加音階,現在做出來是C調的,D調和F調的都要做,也要加伴音。」

一個小院,一個木工車床,在無數的工具模型中,徐德景仍然戀戀不舍地製作研究著胡笳,讓這個古老的樂曲重獲新生。(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