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外部干預只會增加委內瑞拉的風險

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23日宣布委斷絕與美國的外交關係。在此之前,委反對派控制的國民議會主席瓜伊多宣布出任過渡政府臨時總統,特朗普總統宣布美國承認瓜伊多為委內瑞拉臨時總統。

委內瑞拉形成了「兩個政權並存」的局面,面臨嚴峻的政局動蕩危機。美國迅速承認反對派政府,帶動了除墨西哥之外的美洲利馬集團國家的效仿,它們也紛紛宣布承認瓜伊多。不過委內瑞拉國防部長洛佩斯表示,軍方不承認瓜伊多,他們將捍衛憲法,保障國家主權。

俄羅斯外交部發言人在第一時間通過社交媒體表示支持馬杜羅,並譴責美國操縱委內瑞拉內政的政權更迭,干涉委內政。

經濟危機引發的嚴重通貨膨脹導致了委內瑞拉的政局混亂,去年5月的大選加劇了國家分裂。委局勢的變化不是孤立現象,近年來拉美國家受全球經濟下滑影響,發展速度急降,原先執政的左翼政黨難以為繼,右翼政權出現回潮。利馬集團2017年成立就表明了這個趨勢。委內瑞拉右翼反對派力量也在擴大,馬杜羅主管的左翼政權面臨不斷增強的壓力。

華盛頓近年來對委內瑞拉、古巴等國事務的干涉明顯加重,並試圖以此為抓手重新集聚以意識形態為主導的政治生態。美國如此快速地承認瓜伊多,反映了美國干預委內瑞拉內政的強烈意願。這是非常強勢、目標明確的介入,是要直接影響委內瑞拉政治版圖的重塑。除了礙於其他拉美國家的反對而暫時沒有採取軍事干預,這稱得上是對他國內政最放開手腳的干涉了。

從維護國際法體系的角度看,鼓勵這樣的政治干涉顯然不可取。獨立和主權依然是世界上大多數國家保護本國利益最重要的防線,如果外部勢力從價值判斷出發就可以插手一國內政的重大事務,而且價值判斷可以成為這樣做合法化的依據,那麼國際秩序就將出現一個很大的漏洞。

長期以來,美國一直想要用它的地緣政治利益和價值標準代替國際法,給一些干涉行為貼上合法標籤,而近來它又給一些正常的交往活動戴上干涉和滲透的帽子。美國不停地在國際法和國際秩序之間搞穿插。

美國的干涉顯然是在拉美國家製造劃線站隊的效應,對拉美國家內部的左右翼鬥爭,以及左右翼執政國家之間的政治較量產生了惡化作用,嚴重破壞了拉美國家的合作和一體化進程。

委內瑞拉出現「兩個政權並存」,這很不幸。但是,委局勢現在仍存在著政治調和的可能,該國不同力量的政治紛爭還是應該首先由他們自己去解決。國際社會應當鼓勵委內瑞拉各派力量在委憲法框架內通過和平對話方式,尋求政治解決方案。

當前形勢下,各方尤需保持理性和冷靜,高度警惕任何有可能出現的對委內瑞拉進行軍事干預的挑逗,也要防止外部政治力量借所謂人道主義危機進行軍事干涉。搞選邊站無助於委走出危機,只會激化對立,使局勢進一步惡化,甚至陷入長期動蕩。而委內瑞拉不應成為「顏色革命」的又一血腥戰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