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化精細化智能化:「智」理大城市 生活更舒適

核心閱讀

廣州將新科技、智能化引入城市治理,使「大城市病」得到緩解:智能錄影頭覆蓋主要道路、重點場所,隨時監測占道經營、私搭亂建行為及可疑人員,使執法精準高效,帶給市民安全感;智能門禁應用於城中村、出租屋,使人員信息易於掌握,更好地維護了秩序和治安;自助辦證機、停車APP等,使公共資源能夠更好地服務更多市民,便利了群眾的日常生活。治理走向「智」理,讓生活增添了安全與舒適。

過去辦港澳通行證,得往返窗口,等10多天;現在用自助機,10多分鐘就完成了。過去走訪出租屋,得背著十來本巡查冊,一個月都巡不完片區;現在揣一部手機,一星期就能跑遍。過去監管亂擺攤、亂張貼,要來回折騰;現在坐鎮指揮中心,錄影頭一發現亂象就能處置。

和很多大城市一樣,廣州也面臨「大城市病」的困擾:道路被占、交通擁堵,辦事窗口人滿為患,城中村、內街小巷環境亂且治安差……讓新科技為城市治理「賦能」,讓智能化為居民生活「減壓」,成了共建共治共享社會治理格局中的關鍵。

城市管理

視頻執法,讓巡邏告別人海戰術

【鏡頭】

越秀區登峰街一間商鋪,引起了街道智能監控中心值班人員的注意。轉動鏡頭,對準再拉近,只見兩個工人正把一個廣告牌往腳手架上抬。「下塘新村24號正在安裝廣告牌,你們去巡查一下,看看手續是否齊全。」

接到指令後,附近的登峰街城管執法隊協管員朱鑒釗立刻前往,5分鐘就到了現場。一問,正在安裝的果然是未經報批、不符合要求的違法廣告牌。朱鑒釗當即勸導店主拿下廣告牌、拆除腳手架。

登峰街地處越秀、荔灣、白雲三區交界處,下轄兩個城中村,是越秀區最大的街。「以前,我們執法隊60多個人每天疲於奔命,效果還不好。因為無的放矢,基本等於‘盲巡’,發現了就去管一管,發現不了也沒辦法。有時候發現了,違規施工也進行半天了,很難制止。」執法隊隊長劉軍宏坦言,以往這種全靠兩條腿、一雙眼、碰運氣的巡查執法,自己受累,群眾也不領情。

新搭建的網格化智能監控指揮平台,帶來了變化。除了接入城管的20多個錄影頭,它更將公安的錄影頭並網,做到了對街道轄區的全覆蓋。一旦監控發現情況,就能立即調動附近的執法隊員。「而且有視頻證據在手,賴也賴不掉。」劉軍宏說,「智能化給我們帶來了四個字:‘精準高效’。」

這種「精準高效」的視頻執法,已成為廣州全市城市管理的常態。2018年,廣州市城管委搭建新版數字城管信息系統,推進數字城管向智慧城管升級,通過智能視頻分析系統,做到對占道經營、亂堆物料、餘泥渣土車未密閉運輸等問題的及時、精準發現,自動截圖並識別時間、地點、類型等信息,一鍵推送至數字城管系統,進行立案處理。發現量和處置量均做到倍增。

視頻監控,也成為預測預警預防各類風險的利器。廣州市委政法委常務副書記鄧中文介紹,近年來廣州市、區兩級政法委大力推進「綜治中心+網格化+信息化」建設,運用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信息化手段,不斷提升社會治理智能化、科學化、精準化水平。

2016年被列為全國「雪亮工程」示範城市後,廣州在前期基礎上又開展了第三輪公共安全視頻專項建設,目前已累計建成錄影頭150萬個、高清道路卡口系統2140套,做到市、區主要道路、重點部位、重點區域、重點場所等公共區域全覆蓋。調查顯示,「增建、改建監控錄影頭」是市民認為提升安全感最有效的措施之一。

天河區是廣州的經濟核心區,領事館、大型購物商場、體育場館、企業總部聚集,人口流動大、大型活動多,安全保障壓力不小。如何在警力有限的情況下,保證區內安全?「互聯網、大數據、人臉識別、無人機及AR等新技術,正在成為提升群眾安全感的抓手。」廣州市公安局天河區分局局長劉武彬表示。

對於公安來說,路面巡邏是非常重要的一項工作。天河區有300多萬人口,使用「人海戰術」肯定不行。在該區民警人手一台的警務手機上,排列著「天河公安核查通」「視頻監控平台」等20多個警用APP。「既可以刷證,也可以刷臉,‘嘀一嘀’,就能盤查。」劉武彬介紹,他們依托這種「智慧新警務」神器,已累計盤查各類人員552萬餘人次,抓獲在逃人員247人、現行違法犯罪人員2600餘人。

社區治理

智能門禁,讓人員流動一目了然

【鏡頭】

在番禺區東環街,龍美村來穗人員和出租屋服務中心管理員陳惠冰正走家入戶,登記入住情況和租客信息。「過去要背10來本巡查冊。現在只需要帶一部手機。」陳惠冰指著手機說,「用這個系統,租客資料能自動錄入、一鍵上傳。」

龍美村是城鄉接合部的城中村,戶籍人口1800多人,外來人員卻超過萬人。不大的村子里,1156幢出租屋、7176套住房,人員複雜;村中街道,每天有1萬多輛車進出,動輒亂停亂放、把路堵死……社區治理的難度可見一斑。

「出租屋摸不清、村中路走不通,最讓我們居民頭疼。過去都是靠人力管,花錢多、跑得累,還管不好。」龍美村黨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張廣聯說,村里曾聘請30多個治安員,一年花了百萬元,也常常是顧了這頭顧不了那頭。

有一次,兩個車主為爭一個停車位發生口角、鬥毆,鬧得要報警。還有一次,有人使壞,夜里劃傷了20多台車,因為沒有監控錄影頭,車主一股腦堵到村委會要說法,弄得張廣聯等焦頭爛額。

變化發生在2016年,廣州市開始在出租屋推廣智能門禁,龍美村的1156幢出租屋也覆蓋其中。「每道門都有監控錄影頭,每進出一次就抓拍一次;門禁系統有人臉識別,信息和公安聯網。一旦進出的是警方記錄在案的重點人員,公安那邊就會自動報警。」張廣聯說,去年11月,有個劫車逃犯溜進龍美村,就被抓了。

車輛停放問題,也因「智能化進村」得到解決。2016年底,龍美村引入一家物業公司,「人家用軟件一算,就精準劃出了2000個車位,盡可能利用空間。還安裝了停車智能收費系統,出去一台,放進一台,識別車牌,自動抬桿。」張廣聯說,「這樣,不僅不用花錢雇人,每月還能收入幾萬元,停車糾紛也沒了。」

依托綜治視頻應用系統,對接視聯網、數字網路廣播、村務公開電腦查詢、社區治理e通APP等智能系統,東環街做到了市、區、街、村四級指揮平台聯網應用信息化、情況掌控實時化、指揮調度智能化。「點開圖上的樓,里面住了多少人、什麼時候住進去的,清清楚楚。」街道黨工委書記金丹華說。

日常生活

自助設備,讓居民不再排隊辦事

【鏡頭】

自從24小時自助辦證機安到了村公共服務中心,甘棠村的蘇麗紅再也不覺得辦證累了。「現在的港澳通行證就是一張卡,可以反復擦寫的。每次只要走幾步路,在自助機上操作一下,十幾分鐘就能完成簽註。再也不用排隊,不怕窗口下班。」

因為工作關係,蘇麗紅常去香港。但以前,辦理港澳通行證卻讓她困擾不已。那時候,無論辦證、簽註都要趁工作日到窗口現場辦理。「一大早,辦證的人已經從大廳排到門口的路上,再晚到一些,可能當天的號就都沒了。好不容易叫到自己了,萬一帶去的資料不對,還得重新來過。」辦完申請,還要回家等十幾天;到了取證,又得跑一次,同樣起早趕到、領號排隊。「每次去都要請假,距離也遠,光坐車就夠受的了。」

讓蘇麗紅得到解脫,不是簡單放一台自助機就能做到的。這背後,包含了後台數據聯通、技術研發、智能運算等大量的基礎性工作。

2006年,廣州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支隊推出第一台自助辦證機「辦證易」,憑二代身份證即可全天候申請赴港澳簽註;此後,廣州更以一年一件的速度推出各類自助辦證服務。隨著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的發展,廣州出入境部門又開通了網站、手機客戶端、微信等辦證管道,讓數據多跑路,讓市民少跑腿。「互聯網+出入境」的經驗,很快被推廣到戶政、交通等多個警種,並做到了不同警種之間的互聯互通。去年底,廣州警方又正式推出「廣州微警務」小程序,市民只需輕輕一點,授權個人微信綁定,就可以一鍵完成實名註冊,查詢、預約166項個人業務。

除了辦證,智能化在居民生活中還有許多應用。

越秀區農林街的周偉全,在貿易公司跑業務,常常忙到深夜才能回家。由於小區沒有固定停車位,停車成了大難題,周偉全到處打遊擊,有幾次實在沒法,停在了街邊,第二天一瞧,往往就被貼了條。「覺都睡不踏實,有時候睡到一半還得下去瞧瞧。」

「轄區內有一些醫院、學校、企事業單位,白天車滿為患,晚上就都空了;而居民小區正好相反。」農林街黨工委書記葉文輝說,農林街委托科技公司,開發了智慧停車APP,建立了連接車主、停車場和車位的雲端數據平台,倡導停車者將車位的閒置時段進行二次放租。系統識別車牌,能自動進行計費和收費,提高了停車場的經營效率和服務水平。

如今,手機上的智慧停車APP已經成為周偉全離不開的停車幫手。「有了這個,周邊有幾個車位、幾點到幾點空餘、收費多少,一目了然。」

城市規模越來越大、人口越來越多,社會治理必須對此作出回應。對於廣州在管理智能化上的嘗試,廣州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副院長、教授謝建社深感認同:「廣州必須在創新技術手段、提高智能化水平方面下功夫。」

謝建社也提出,廣州推進城市管理智能化,仍然任重道遠:「要勇於破除壁壘,跳出部門利益和‘一畝三分地’思維,真正做到數據上的互聯互通、共建共享。如此,才能加快智慧城市的建設步伐。」

賀林平

賀林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