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江湖的背後,金庸竟然成為暗殺對象,險遭同仁暗殺

金庸當年作為記者進入新聞界,是在1946年,他成為《東南日報》的一名外勤記者。出於對《大公報》的仰慕,他在1948年加入了《大公報》,被派駐到香港擔任記者,成為《大公報》香港版的一名成員,從此就留在了香港。

到了1957年,金庸失望的發現,《大公報》的辦報理念與自己的理想漸行漸遠。當時香港新聞界,極左之風盛行,理念大於客觀事實,在報導中往往一味批評香港政府,新聞的真相往往無人追究,《大公報》也隨波逐流,成為其中的一份子。

有感於此,金庸於是與友人共同創辦了《明報》,在創辦之初,金庸就申明了自己創辦《明報》的理念,就是報導客觀事實,當一個不偏不倚的中間派。在1959年10月16日的社論中,金庸寫道:「本報自稱不左不右,絕對中立,香港真正中立者惟《明報》一家。」

在一篇1963年的社論中,金庸提出自己的《明報》「乃是站在中國人的愛國立場,凡是有利於國家和老百姓者,我們讚揚之,有害於國家和老百姓者,我們反對之。」之所以寫出這段話,是因為1962年發生的一件事。

1962年,大陸由於之前發生了自然災害,即使在富庶的廣東,許多百姓也只能忍饑挨餓。此時民間盛傳英國女皇誕辰,香港邊境要開放三天,還有人傳謠,說馬上要發生第三次世界大戰。許多百姓認為,只有逃亡香港,才能躲避災禍。

在謠言的蠱惑下,許多百姓開始偷渡香港的嘗試,一時人數眾多,有水銀瀉地之勢。到達香港之後,偷渡者無法安置,生活極度淒慘。

此時的香港眾多報紙選擇了沉默。因為在他們長期鼓吹香港政府是邪惡的,此時大批大陸民眾的投奔讓他們無法自圓其說,於是他們完全無視逃港者的困境,對這件影響國計民生的重大事件選擇性失語。

然而《明報》的記者們敏銳得捕捉到了這個事件,很快采寫了相關的稿件。最初,這些稿件並沒有得到發表,因為金庸本人也沒有覺得事態有如此嚴重。然而,隨著記者們的抗議,金庸深入了解之後,改變了自己的態度。於是香港市民才第一次知道了這件事。

在金庸的支持下,從1962年5月8日開始,《明報》開始嘗試零星發布逃港者的消息。到了5月11日,金庸派出了幾乎全部的記者,奔赴當時逃港移民聚集的沙頭角等地區進行採訪。報導發出後,《明報》一時之間洛陽紙貴,成了香港市民競相購買的報紙。

除了對移民的人道關懷之外,《明報》也直面當前面臨的救援困境,不回避如此多的移民對香港造成了極大的壓力,真正做到了不偏不倚。香港百姓在《明報》的感召下,紛紛解囊捐款,成為救援的重要力量。

然而,這一切對於香港報業造成了極大衝擊,以《大公報》為首的五大所謂「名門正派」的報紙開始大肆圍剿《明報》,將《明報》稱為「邪教」。而金庸竟然一度成為左派暴徒暗殺榜上的第二名人物。

不要以為這只是說說而已,當時排在暗殺榜第一名的是電台播音員林彬,由於在廣播中大肆批評左派的無恥行徑,林彬在上班途中被人活活燒死。林彬死後,金庸成了最危險的人物。

然而,金庸並沒有將此事放在心上,在「邪教」的道路上越走越遠。後來,他以此事作為出發點,寫出了寓言一般的武俠小說《笑傲江湖》。小說中,所謂的名門正派成了偽君子,而所謂的邪教,在行事上往往要光明磊落的多。

嶽不群、左冷禪成為金庸對偽君子最大的諷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