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點亮大地的「網」

真正意義上的電網的發展是新中國成立以後才開始的,然,仍落後於世界發達國家。大陸10千伏、220千伏、500千伏三個電壓等級的線路投運,都比西方發達國家晚了二十多年。750千伏電網的建設,西方發達國家始於1965年,中國則晚了近四十年。

改革開放四十年,中國電力工業在世界電力工業界的地位發生了一系列根本轉變。新時代,中國電力工業邁上了新高度。

2009年1月6日,1000千伏特高壓交流試驗示範工程「晉東南—南陽—荊門輸電工程」正式投入生產運行,成為世界上首條投入商業經營的特高壓線路。

2010年7月8日,向家壩—上海800千伏直流特高壓工程投入運行。中國成為世界上唯一一個掌握交直流特高壓輸電技術的國家。

從此,一條條特高壓銀線巨龍般騰空而起,穿過高山大河,延伸向祖國的四面八方。

一條800千伏特高壓直流線路,可以只用0.008秒,就把甘肅的800萬千瓦風電、太陽能發電等清潔能源輸入遙距兩千三百多公里的湖南。為此,國家電網的交直流特高壓示範工程分別榮獲國家科技進步特等獎。

伴隨著交直流特高壓混合大電網的建設與經營,國家電網的大電網安全控制系統全球領先。

2016年3月30日,全球能源互聯網大會在北京召開,世界能源領域的專家齊聚一堂,國家電網公司發布了第一份世界能源互聯網研究報告,世界同行為之側目。隨後,全球能源互聯網國際合作組織成立,時任國家電網公司黨組書記、董事長劉振亞當選為主席,美國前能源部長朱棣文等當選為副主席。

2016年12月,張北國家風光儲輸示範工程榮獲第四屆「中國工業大獎」。這項世界上規模最大、綜合利用水平最高,集風電、光伏發電、儲能和智能輸電「四位一體」的能源綜合利用示範工程成為國家電網引領世界能源綠色發展的又一力作。

2016年6月17日至23日,青海全省做到全清潔能源用電。創下了電網消納清潔能源的世界最新水平。

舟山200千伏多端柔性直流輸電示範工程,廈門320千伏柔性直流輸電示範工程,研制世界電壓等級最高、容量最大的500千伏統一潮流控制器等一系列創新,讓國家電網在柔性輸電技術上做到了從無到有、從趕超到引領的重大跨越。

2017年,建成全球規模最大、功能最全的智慧車聯網平台。覆蓋十九個省份一百五十個城市。國家電網主導的電動汽車充換電標準體系與美國、德國、日本並稱四大標準體系。

……

拔節的鐵塔,長出驚世駭俗的高度;縱橫的電網,編織出東方巨龍的圖騰。中國電力整體邁入世界先進行列,開啟了向世界人民貢獻能源發展的中國技術、中國標準與中國智慧的新時代。

** **

改革開放合上「電閘」,九州大地活力迸發,電力緊缺矛盾突顯。中國電力人迎難而上,在挑戰中闖出了電力發展的新天地。進入新世紀以後,發電能力不足的問題得到基本解決。舊的矛盾解決了,新的矛盾接踵而至。中國的能源資源集中在西北地區,而負荷中心又集中在東中部地區,電網大範圍配置資源的能力不足日益突出,發展特高壓電網的戰略思想應運而生。

2005年,陳維江接到任命,出任武漢高壓研究院院長,負責籌建武漢直流特高壓試驗基地。回家的路上,老陳步履沉重,心事重重。

前不久,愛人在體驗中查出了淋巴腫瘤,剛剛出院,在家休養。女兒正讀高二,即將面臨高考。此時離京遠赴荊楚,於妻於女,如何交代?

陳維江走到妻子病床前,欲言又止。

「老陳,你好像有什麼心事呀?」妻子問。

「沒事,沒事。」陳維江搖頭道。

「你是個不會撒謊的人,還是說吧!」

陳維喟然長嘆:「本來是好事,卻無法向你報喜啊!」

「喜從何來?」

「組織要我出任武高院院長,並負責建設特高壓試驗基地。」

「好事呀!」

「你剛出院,孩子就要高考,這種時候,我怎能忍心離開你們去武漢工作!」

妻子笑道:「你在北京,我們也指望不上你。去吧,事業需要你,你也需要這個舞台。這是個好機會。」

陳維江強忍淚水,走馬上任。僅用四個月,特高壓試驗基地在荊楚大地橫空出世。這是沒有休息日、不分黑夜與白晝的四個月。陳維江帶領科研工程團隊,硬是把四個月放大成了一年多。

2015年,陳維江憑著在交直流特高壓輸電系統電磁與絕緣特性基礎問題、電網雷擊上行先導放電機理與絕緣線路雷擊斷線機理等領域的突出成果,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

** **

進入新時代後,國家經濟轉型、環境治理、能源綠色可持續發展等都對電網提出更高要求,信息化、智能化等科技進步為加快能源生產與消費變革創造了條件。

郭劍波是位奇人,奇人有奇事。

1982年,郭劍波考取了中國電力科學院研究生,畢業證還沒拿到,疾病卻先到了。郭劍波得了一種奇怪的腸道疾病,每天便血30多次,找不到病因。從此,他每兩年要住一次院。與他同住一個病房的人,先後離去,只有他還在邊治病邊從事可控串補的科研項目。

1997年,郭劍波的腸道出現癌變,不得不進行切除。手術前,主刀大夫說,手術能不能成功,完全沒有把握,下不了手術台的可能性很大。

幾個小時手術,郭劍波奇跡般地生還。大夫笑著說:「十幾年吃激素,你的臟器完全脆化,縱有多少理由,都沒有走下手術台的理由啊!」

大難不死,必有大事在召喚。手術一個月後,院裡請他主持西電東送全國聯網的主要部分南北互聯的科研項目。也許是自認為生命時日無多,郭劍波啥也沒說,帶病上陣,以與死神賽跑的姿態投入科研工作。

在人意料之中的是,郭劍波主持的可控串補與大電網南北互聯兩大科研項目雙雙結出碩果,達到國際先進水平。出人意料的是,寄生在郭劍波身上十幾年的病魔跑路了。

郭劍波是感動了上蒼還是折服了病魔?或是,只要精神不「病退」,什麼樣的疾病都得後退?其中的苦與樂,只有劍波一人自知。

2008年,公司請郭劍波出任科技部主任。劍波幾經猶豫,還是服從了組織安排。兩年後,他再次請求專事科研工作。組織尊重了他的意願,安排他擔任中國電力科學院院長。

2013年,郭劍波當選為中國工程院院士。

** **

做全球能源變革的引領者,當好服務國計民生的先行者,帶著使命與擔當,電網人踏上了探索以創新引領中國特色電網發展的新征程。

周孝信一輩子專注於一件事:電力系統的規則設計與運行控制。他從70年代開始研究現代電力系統分析數學模型與計算方法,逐漸精進的電力系統全數字仿真系統獨步天下,被稱為「周氏仿真」。憑著這一件事,周孝信成為兩院院士。

周孝信是有機會幹另一件事的,面對眾人神往的機遇,他選擇了放棄。

1964年,周孝信從清華大學畢業,分配到了中國電力科學院。在那裡,他接觸到院裡唯一一台計算機,開始對計算機模擬分析產生了興趣。上世紀八十年代,周孝信以青年後備幹部的身份進入中央黨校學習。學習結束後,被選派到寧夏回族自治區擔任整黨工作聯絡員。任務完成後,組織部門找他談話,希望他脫離科研單位,從事行政工作。

周孝信回家和妻子商量。

你不能改行!

為什麼?

你的秉性、氣質和精神,都是為一位科學家而造就的,你不是一塊當官的料。

可我還不是科學家啊!

聽媳婦的話不會錯。

周孝信留在了電力科學院,成為享譽國際的電力科學家,至今仍工作在科研第一線。

……

今天,各領域的電力科研人員正瞄準世界能源變革的最前沿,夜以繼日地探索著攀登著,書寫著一篇篇努力超越、追求卓越的中國電力故事。

幾乎每個行業的科技創新都能給客戶帶來新的消費體驗,有一個行業是例外的,那就是電力行業。電力行業每一次創新、每一步發展,都在減少客戶對它的感知。經過四十年的改革開放,中國電力人已經讓電成為像空氣一樣的存在。電力無處不在,人們又難以感受到它的存在。而這背後蘊藏著的是中國電力人的勤勉工作與創造性勞力。可以說,每一盞電燈的光芒中,都放射著電力人汗水的溫度;每一台馬達的旋轉裡,都奔湧著電力人勇於擔當的能量;每一個螢幕的光影中,都閃爍著電力人創新的激情;每一種電器裡,都包含電力人的一顆匠心。

看不見的電流,看得見的情感。

劉廣迎

劉廣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