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通人員攜妻兒外逃 身份曝光後險被偷渡集團滅門

《攜手》介紹了「百名紅通人員」第65號,武漢市城市排水發展有限公司拆遷協調部原部長蔣謙;「百名紅通人員」第92號、原江蘇大羅能源物資有限公司等單位實際控制人任標;「百名紅通人員」第3號、中儲糧河南周口直屬倉庫原主任喬建軍等人的逃亡史。

其中,任標在2014年1月攜妻兒舉家外逃。任標一家三口的最終目的地為勒比地區的一個島國聖基茨和尼維斯(聖尼),但他們離開中國後到達聖尼花了近半年時間,期間輾轉了幾個國家。

據任標出鏡自述,在起初偷渡逃亡的路上,偷渡集團在獲悉任標上了「紅通名單」後,想要滅口處理掉他們。

2014年1月,任標一家三口聽從偷渡集團安排,跟隨他們的人從廣西邊境非法越境到了越南,然後又從越南到柬埔寨。但在柬埔寨呆了好幾個月,偷渡集團許下的幫他搞到發達國家身份的承諾遲遲沒有兌現,還以需要打點為由,向他要走了不少錢,任標一家感到了某種危險的氣息。

任標說:「就開始感覺到情況有點不正常和不對勁。這個事情他沒有能力落實,或者說他本來其實就不準備幫你落實,他的目的只是為了錢,等到條件成熟,可能甚至會做一些更惡劣的事情。他們也知道我上了名單。所以我相信他們是一定有想法,想要把我們人處理掉的。因為我們國家對我可能會(追逃)力度比較大。對他來說就是一個風險。」

任標妻子鄭群群也現身說法:「讓我們去菲律賓,然後在海上,什麼聯繫方式都沒有,你要在海上要四五天。那我覺得這個就很危險。」

任標下決心擺脫偷渡集團,一家三口自己上路,啟用當年準備的聖尼護照,途經英國最終抵達聖尼安頓下來。

據介紹,任標出逃時有一定資金準備,但不足以支撐長期生活。聖尼的商品幾乎全靠海外進口,又是旅遊國家,房租、物價等各種消費非常高昂,如果一家人想保持一定的生活質量,他的資金並不充足。第一個文化不同。第二個,朋友相對比較少。最大的問題是,它是一個旅遊國家,消費水平比較高。長期在那邊居住,對小孩的成長也不利。也就是在那邊過渡個幾年,必須要作下一步打算。

「孩子的教育是任標夫妻心里的一個大問題。他們將孩子送到了當地初中,但聖尼本島教育資源有限,如果將來想讓他接受好的大學教育,需要去別的國家,也需要資金。任標和國內一些親屬和關係人取得了聯繫,讓他們幫自己籌集資金。他的這一動向很快被追逃工作組發現,暴露了自己的所在地,工作組立即採取措施切斷了他的一切資金來源。」

任標到聖尼不到一年,2015年4月,「百名紅通」向全球公布。此後,2017年4月,中央追逃辦又發布了《關於部分外逃人員藏匿線索的公告》,通報了22名未歸案「百名紅通人員」藏匿線索,2017年6月再次以公告的形式,曝光50名外逃人員藏匿線索,其中包括「百名紅通人員」32名,任標都名列其中,他所在的具體國家和住址也被曝光。雖然聖尼尚未與中國建交,但這些信息的發布,在聖尼一樣對他們產生了很大影響。

2016年2月,「百名紅通」中的付耀波、張清曌兩人從聖文森特和格林納丁斯被抓捕回國,聖格也在加勒比地區,也尚未與中國建交,但中國通過加勒比地區的另一個國家格林納達居中協調,最終聖格同意追逃工作組入境進行抓捕。

中央追逃辦決定,嘗試通過同樣路徑抓捕或遣返任標。中國向格林納達再次提請協助,格方表示願意出面給聖尼做工作,並認為此案不僅關乎一國如何保障投資移民項目不被非法利用,是關乎整個加勒比地區的問題。

經格林納達大力推動,聖尼方面表示同意進行合作。但中國派出工作組到格林納達之後,卻等了近一個月遲遲得不到聖尼入境許可。後經工作組了解,任標在聖尼結交了某位權勢人物作為保護傘,因此得到庇護。當地媒體報導此事後,加勒比地區引發了很大反響。

2017年5月,聖尼警方忽然搜查了任標的住所,並將他們夫妻兩人拘捕,帶到看守所訊問。任標稱:「我和我夫人,被他們扣留了72個小時。當時破門而入的時候,這種是像反恐一樣的,大概八個持槍的,沖鋒槍。原來我認為在聖尼肯定是安全的,只要我想留在那邊的話,肯定是受到保護的。那麼這件事情發生了以後,這個對我來說是我始料不及的。」

任標被保釋的第二天就再次主動聯繫了追逃工作組,表示自己有誠意回國自首。他提出,希望工作組到聖尼進行面談。

第一次勸返談話進行了好幾個小時。據任標妻子講:「(工作組)先講國內的政策,然後還有一個就是家里人的擔心,還有一個就是小孩子以後的(上學)。你既然犯了錯,還是必須要回去面對,他就是從各個方面都幫你剖析了,然後都講給你聽。」

一個多星期下來,經過幾十場密集的談話,工作組決定給出一個接受勸返的最後期限。其後,任標表示願意主動回國投案自首。2017年7月29日,任標回國投案。他的妻子和孩子也回到了中國。

任標說:「我兒子也是希望能夠早點把事情了掉。包括現在回國以後,他其實也是比較開心的。」

「我很珍惜現在的生活。說老實話,那三年真的過的日子,真的,精神上面,壓力太大,你讓我現在再想起來那種日子,我真不想再過那樣的日子。」任標妻子鄭群群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