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發達且武器裝備先進的宋朝,為何被契丹、金、蒙古相繼吊打


宋朝無論是史書評價還是大眾對它的認識,一致都認為宋朝經濟發達,但冗兵冗費冗官嚴重,軍事上更是被周圍少數民族吊打的弱國形象,與漢唐盛世時期打遍周邊無敵手形成鮮明反差。

這便是人們不解的原因,按照平常道理,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軍事和政治經濟是有聯繫的,像今天的某國,經濟全球第一,軍事實力更是傲視全球。

圖1 北宋交子

可宋朝就是個例外,漢朝,唐朝的經濟在它面前就是渣渣,據官方統計,宋朝的財政收入達到16000萬貫文,宋鹹平三年的GDP總值為265.5億美元,占世界經濟總值的22.7%,這是一個什麼概念呢?就放現在,這個數據在許多國家中也是顯眼的,簡直是富得漏油,且宋朝的國土面積並不大,發達的經濟催生了紙幣這種貨幣的出現,還出現了早市和夜市,夜市簡單來說就相當於今天的夜生活的開始。

科技上,四大發明有三個是在宋朝的,印刷術和火藥的發明乃是世界級的發明,尤其是火藥的發明,直人類戰爭開始由冷兵器戰爭向熱兵器戰爭。如此發達的經濟,軍事實力竟如此孱弱,被契丹、金、蒙古相繼欺負,「靖康之恥」徽宗、欽宗被虜,更是被漢人認為是奇恥大辱,不能釋懷。

高度發達的經濟,裝備一支精良的軍隊應該不難,事實上,宋軍的裝備不但不算差,而且還是世界頂級的,別被電視上宋軍只穿紅衣,頭戴紅帽的形象騙了,據考證,宋軍的武備包括鎧甲、弩箭、斬馬刀等,尤其是步人甲,由1825塊甲片組成,防禦能力極強,此外,宋軍的弩也是非常有名的,床子弩和神臂弓是其中代表,射程比今天的步槍有過之而無不及。宋朝軍隊的每一套裝備造價在二百貫上下,以今天的物價來算,需40萬人民幣,財大氣粗啊!

圖2 宋朝軍隊

宋朝經濟這麼發達為什麼還是幹不過的周邊的少數民族?宋朝並不是大陸完全意義上的統一王朝,缺少了幽雲十六州,要說一塊普通的地收不回來可以慢慢通過外交途徑解決,但這幽雲十六州偏偏不是一塊普通的地皮,它是中原的屏障,過了幽雲十六州,下面就是一馬平川的平原了,是戰略要塞,失去了它,就等於徒手跟一個拿著刀的歹徒搏鬥,一不小心便會被刺死,幽雲十六州就成了少數民族伐宋的橋頭堡,所以幽雲十六州就像一根刺卡在宋朝統治者身上,宋太宗登上皇位後,兩次以收復幽雲十六州為目的伐遼行動,均失敗告終,也許是被打出了心理陰影。

此後,宋朝採取了防禦策略,不再主動進攻。幽雲十六州的丟失還直接影響了宋軍的騎兵,騎兵顧名思義得騎在馬上,幽雲十六州適合養馬,失去了這產馬之地,宋軍戰馬奇缺,劉光世的五萬多人的部隊,不到三千人的騎兵,著實可憐。沒有騎兵,只能靠步兵的血肉之軀來抵抗騎兵的衝擊,即使步兵擊垮了騎兵,卻缺乏追擊能力,兩條腿畢竟跑不過四條腿嘛!反過來,步兵一旦被沖散了隊形,只有被屠殺的命運,漢唐時期的滅族、滅國大戰,騎兵都起了主要作用。宋初的伐遼失敗缺少騎兵是其中的一個很大因素,步兵不像騎兵,步兵需要很長的補給線,很容易被切斷糧道,宋太宗第一次伐遼就是被遼軍騎兵切了糧道,幾十萬人沒了口糧,失敗也是必然了。

圖3 燕雲十六州

眾所周知,宋朝軍隊數量龐大,有120萬之多,緊跟明朝之後,開國皇帝趙匡胤是通過黃袍加身來取得帝位,因此也擔心武將也來這麼一出,天下平定之後,來了杯酒釋兵權這麼一出,眼前的兵權問題解決了,但得為後代著想,接著一系列的防備武人、限制武將的條令出台了,重文抑武成了宋朝一項國策。宋朝實行「兵無常帥」的制度,一個將領不能長期帶領一支軍隊,造成了兵不識帥,帥不知兵的局面,「上陣父子兵,打仗親兄弟」的局面很難在宋朝出現,將領在士兵中的威信極低,每次出兵打仗,得讓樞密院來安排帶領那支軍隊。

一個將領連所帶領的軍隊的素質、人數、軍備不清楚,如何排兵布陣,打仗不是小孩子玩過家家,而是數萬人甚至是幾十萬人的生命,一不小心就沒了。武人在宋朝的地位總是矮文人一級,出門打仗還得派個文官監軍,對武將的培養幾乎為零。宋朝冗兵冗費現象嚴重,在宋朝當兵只要不鬧事便可以混日子,待遇還不差,參軍本來是保家衛國的一份責任,卻成了一份生計,典型的吃皇糧,一定程度上增加了財政負擔。

由於沒有出色將領帶領,宋朝士兵的素質,戰鬥力都低一個檔次,連最精銳的禁軍都不行,其它的兵種更不用說,指揮體系,協調效率也一塌糊塗,再精良的裝備遇到這種素質的兵,就像秀才遇到兵,成為了廢銅爛鐵。當然,宋朝的中央軍戰鬥力差,但邊軍還是很有戰鬥力的,像西北邊軍戰鬥力就很強,不然也苦撐不了那麼多年。

圖4 宋朝的文人出行

宋朝是一個文人當道的王朝,經濟、文化、哲學思想和教育等方面在歷朝中都處於頂峰,重視商品經濟,鼓勵商業發展讓宋朝經濟一直處於繁榮地位。但重文輕武,學術之風盛行,習武之風衰落,不但影響了宋人的血性,文人的思想大多是能有錢解決的,幹嘛用武力,從來不會像武人這樣,以牙還牙。且影響了一些科技成果難以向軍事方面轉化,像火藥,本應在軍事方面大有發展,卻被用來製作鞭炮。經濟的繁榮讓宋人過上了紙金迷醉的生活,甚至出現了「暖風吹得遊人醉,直把杭州做卞州」的局面。

這些因素的影響下,大宋被追著打就不難了,所以說經濟和軍事要平衡,不然也只是給別人做嫁衣。

文:飛揚

參考文獻:《宋史》

文字由歷史大學堂團隊創作,配圖源於網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