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肯尼迪家族仿佛詛咒加身 智商最低成員促成了人類盛會


說到美國的肯尼迪家族,猶如中國人談到民國時期的「蔣宋孔陳」四大家族。這個愛爾蘭裔美國家族成員龐大,涉及美國政商學各界,且聲名顯赫、名人輩出。作為美國民主黨的重要支持和黨員來源,這一族群堪稱美國歷史上最耀眼的政治家族。然而,籠罩在這個家族身上卻不只是光環,還有非常可怖的「肯尼迪詛咒」。

家族故事如訃告連綿不斷

從1941年第二代族長管理家族開始,半個多世紀以來,這個發跡於美國東岸新英格蘭地區的古老家族仿佛受到一種神秘的詛咒:家族中發生了很多惡性事件,成員往往命運多舛,相繼有近十位「肯尼迪」非自然死亡,圍繞家族成員的各種醜聞和猜測更是「剪不斷理還亂」……如此多的「巧合」,成為這個家族的一個難解謎團。

曾有媒體描述這個家族的「受詛咒之謎」:「肯尼迪家族的故事就是一長串訃告……身為肯尼迪家族一員,你就不要指望躺在床上靜靜的死去。」

(第35屆美國總統約翰·F·肯尼迪,圖源:Pixabay)

最為世人所知的就是1963年時任美國總統的約翰·F·肯尼迪總統(俗稱JFK)被暗殺。此前,1944年他的哥哥、家族長子約瑟夫在二戰中因空難去世。1968年,弟弟羅伯特·肯尼迪在競選總統候選人時被暗殺。1999年,被暗殺的JFK唯一幸存的兒子小肯尼迪(Kennedy Jr.)墜機而亡。這一連串離奇的「詛咒事件」,已經成為美國街談巷議的都市傳說。

慘遭藏匿的「第一姐姐」

除了各種非自然死亡的家族成員,奇怪的疾病或者不良的健康狀況也在困擾著家族成員,比如那個一直不太受家族接受,慘遭藏匿的女兒,長JFK一歲的姐姐——羅斯·瑪麗·肯尼迪,按照美國第一家庭、第一夫人、第一女兒的稱呼,她可以算是當時的「第一姐姐」。

故事從她1918年出生那一刻起就充滿悲劇。在生產過程中,母親羅斯選擇了由醫生和護士協助的家庭分娩。但是,由於醫生無法及時趕到,助產護士為了拖延時間,選擇將這名剛剛出生的女嬰推回產道。這位護士寧願讓這個小生命忍受兩小時的痛苦,也不願在沒有醫生指導下接生,悲劇由此開端:母親產道中巨大的壓力和稀薄的氧氣,致使羅斯瑪麗缺氧導致癲癇症,並患上了先天性腦發育不全的殘疾,俗稱”智力障礙「。

(1934年JKF兄弟姐妹合影,右三JFK,他左邊是姐姐羅斯瑪麗 圖源BettmanArchive)

這樣的女孩在社會中,受到的種種嘲笑和壓力可想而知,她也成為顯赫大家族不足為外人道的家醜。一開始,羅斯·瑪麗的父母假裝什麼異樣都沒發生,甚至還把她送到寄宿學校接受「正常教育」。

羅斯·瑪麗成年後,父親喬了解到一位做腦葉切除術而聞名神經病學家的最新成果:在當時,這位專家的手術被吹捧為控制精神疾病症狀的一種「神術」。1941年是禍不單行、不幸翻倍的一年,時年23歲的羅斯瑪麗,經父親安排,由這位「神醫」在清醒狀態下給她大腦鑽了倆洞。

她再也不一樣了。 「在拙劣的手術後,羅斯瑪麗的心智能力退化到小孩水平,無法行走,拼不成一個句子,遵循不了任何簡單的指示。」其兄弟多年後對媒體回憶道。

羅斯·瑪麗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只能長期住在特殊醫院。接下來的20年,家人聲稱不知道她的蹤跡。在JKF總統競選期間,家人對媒體聲稱她只是隱居,她成了肯尼迪家族隱匿的女兒。

特奧會——陰霾背後的陽光

面對親人的不幸,也有家族成員勇敢地挺身而出,用實際行動將不幸轉化了人類福祉。她就是施萊弗·肯尼迪,羅斯·瑪麗和JFK的妹妹,9位兄弟姐妹中的「老五」。盡管這位後來的肯尼迪基金會管理者曾一直生活在哥哥JFK的光環下,也還是用另一身份為人們熟知——特奧會的創始人,這個人類盛會的興辦正是拜其姐姐羅斯瑪麗不幸一生的啟發。

(1938年,施萊弗和姐姐羅斯瑪麗合影 圖源Bettmann Archive/Getty Image)

1962年,時任肯尼迪基金執行副主席的施萊弗組織了35名智力殘障人士,參加在自家後花園舉行的體育夏令營。活動期間,她欣喜發現,包括姐姐羅斯·瑪麗在內的參與者們都非常享受運動的過程,並且展現出了超越專家所認為的體能表現。施萊弗為此深受感動也備受鼓舞啟發,於是決定將這一活動逐年擴大並延續下來。

「她是我們的生命之光,是成功的母親、妻子、祖母、妹妹……她讓我們看到如何用自己的熱情去關愛他人、服務於他人……」將一生奉獻給關愛殘障人士的施萊弗在一份聲明中,公開這樣評價其智力水平不足70的姐姐。

(施萊弗與準備參加特奧會的兒童練習接投球 圖源:Getty Images)

1968年,在施萊弗的大力倡導下,美國芝加哥舉辦了第一屆特殊奧林匹克運動會。特奧運動會專為智商低於70的人設立,與殘奧會、聾奧會並稱為特定殘疾人所設立的三大體育賽事。首屆特奧會後,「特奧理念」廣受歡迎、席卷全球,迄今已有160多個國家成立了特奧組織,來自世界各地的數百萬智障人士都曾參與過這一人類盛會。

如果說,奧運會所追求的「更快、更高、更強」是在挑戰人類的極限,那麼特奧會所追求的則是參與者挑戰他(她)的個人極限,更是展現全人類對其同胞的平等發展、人格尊重等人文關懷和世間大愛。

盡管,肯尼迪家族的悲劇令人痛惜,但特奧會帶給全世界智力殘障人士的鼓勵和快樂卻是無盡的。就此一點,肯尼迪家族及成員就值得人們尊敬和感念。

本文選題:Danille

本文編譯:姚異爻

本文來源:https://www.history.com/news/kennedy-family-secret-inspired-special-olympics

在歷史中咀嚼文化的味道,歡迎關注「世界史海鉤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