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墨邊境修牆之爭

1月8日,特朗普首次在總統辦公室發表全國講話,推介隔離牆。

在美墨邊境,還有25000個中美洲移民家庭在等待美國接收庇護。

1月8日,美國總統特朗普首次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發表全國電視講話,試圖說服更多美國人支持築造美國和墨西哥邊境隔離牆。美墨邊境問題已經使美國聯邦政府局部停擺三周,白宮和國會民主黨人繼續為修牆資金僵持不下,危機不斷升級。修牆之爭走向何方?

特朗普呼籲人們支持修牆

1月8日晚黃金時間,特朗普首次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發表全國電視講話,試圖說服更多美國人支持築造邊境隔離牆。

特朗普此前要求國會撥款50多億美元,沿美國西南部與墨西哥的邊界建造隔離牆,以兌現競選承諾。但遭遇國會尤其是民主黨人的激烈反對,由於國會兩黨無法就臨時撥款法案和美墨邊界牆問題達成一致,美聯邦政府部分機構2018年12月22日被迫停擺,80多萬聯邦雇員受影響。停擺至今已有三周,白宮和國會民主黨人依然為修牆資金僵持不下。

在1月8日的全國講話中,特朗普希望人們在部分政府機構關閉時支持他的修牆計劃。他的講話主題,是「我們南部邊境的人道主義和國家安全危機」。但是,民意調查顯示,大多數美國人都譴責他的主張,也一直反對他在美墨邊境修牆。

1月6日,白宮官員和國會幕僚已經舉行了兩次會談,討論特朗普的提議。但是,周末會談沒有達成協議。特朗普的要求也從修建一座混凝土牆,轉變為修建一座鋼鐵屏障,還表示如果國會不同意為這堵牆提供資金,他將考慮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

支持率跌至就任以來新低

聯邦政府部分機構停擺三周來,幾乎所有的民意調查都表明,大多數美國人都在譴責停擺事件,其中大約50%的人認為特朗普是罪魁禍首,35%的人認為國會的民主黨是罪魁禍首,約5%的人認為共和黨人是罪魁禍首。

合併上述數字,就是說約有55%的人指責共和黨陣營(要麼是特朗普,要麼是國會的共和黨人),只有35%的人指責民主黨。這跡象表明,由於政府停擺,特朗普可能會失去部分選民的支持。與特朗普內閣的支持率相比,特朗普在政府停擺問題上的支持率更低。

在過去三周,由於政府停擺,特朗普的支持率下降。根據38個民意調查結果,他的支持率僅為41%,這是自去年9月以來的最低點。與此同時,他的不支持率為54%,這是自去年9月以來的最高水平。

大多數美國人反對修牆

特朗普最大的問題,是國會的大多數議員反對為美墨邊境牆撥款。雖然修牆之舉在他的支持者中可能很受歡迎,但大多數議員一直反對修建邊境牆。在政府停擺之前,持反對意見的議員以高出支持派10%到20%的優勢反對修牆方案。在最近的民意測驗中,反對者的態度沒有任何改變的跡象。

特朗普的第二個大問題,是其主要對手、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更受歡迎。鑒於眾議院主管人佩洛西來自民主黨,所以特朗普打贏政府停擺戰的可能性很低。特朗普與佩洛西之間的競爭,無疑是受歡迎與否的競爭。

修牆之爭走向何方?

目前,特朗普與國會意見相左,大家相持不下。即使是在1月8日的全國電視講話中,特朗普也沒有流露出妥協之意。

國會民主黨人視修牆為浪費錢財、低效、缺乏道義,堅持不放行包含築牆費用的撥款法案。民主黨籍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說,特朗普根本不明白民生:「也許他不明白人們需要薪水。這不是他所過的生活……他對關閉(政府)意味著什麼不太了解。」

如何結束修牆之爭?民主黨的提議如下:

1月3日,佩洛西正式出任眾議院議長後,宣布將會在新國會開始後,立刻通過預算法案結束政府停擺。

她計劃提出的法案包括兩部分,一部分是繼續向國土安全部提供現行水平的預算至下月8日,當中13億美元用於興建邊境圍欄及加強監察系統,另一部分則是向不涉邊境保安的政府部門提供資金直至9月本財年結束。

對於特朗普1月6日所說用鋼制屏障替代混凝土牆的提議,民主黨方面作出回應,說他們反對的是建造隔離屏障,無論這堵屏障由哪一種材質制成。

但白宮立即反駁民主黨。白宮發言人梅塞德絲·施拉普說,民主黨領袖迄今沒有拿出他們所說的增強邊境安全保障方案:「民主黨人想要保障邊境安全?太好了,來談判桌前。我們想就政府重新開門達成協議。」

特朗普和民主黨的修牆之爭,短時間還看不出解決途徑。

特朗普下一步怎麼走?

1月4日,特朗普曾經威脅動用總統權限,以宣布國家緊急狀態方式繞過國會,直接建牆。

《美國全國緊急狀態法》是美國聯邦於1976年頒布的法律。該法規定,當出現聯邦法規規定的可宣布緊急狀態的情況,總統有權宣布全國緊急狀態。在緊急狀態期間,總統可以為行使其特別權力頒布一些法規。一旦緊急狀態終止,這些法規將隨之失效。

但美國副總統邁克·彭斯1月7日說,特朗普暫時沒有就宣布國家緊急狀態一事拿定主意。

1月7日,白宮新聞秘書桑德斯發表推文稱,特朗普將前往美墨邊境與國家安全和人道主義危機代表會晤。關於特朗普將會見的人員以及走訪地點等細節,她稍後將另做公布。

關於修牆不可不知6件事

美國國務院2017年的一份報告顯示,恐怖分子很少通過美墨邊境進入美國。該報告指出:「沒有可信的證據表明,國際恐怖組織在墨西哥建立了基地,與墨西哥販毒集團合作,或通過墨西哥將特工送往美國。美國南部邊境仍易受到潛在恐怖分子過境的影響,盡管恐怖組織可能尋求其他途徑試圖進入美國。」

2018年1月,美國司法部發布的一份報告將移民與恐怖主義聯繫在一起。但安全分析人士立即表示,這份報告具有誤導性,本月,該部門承認報告中充斥著錯誤和缺陷。然而,它拒絕收回或糾正它。上周,白宮新聞秘書桑德斯(Sarah Sanders)宣布,已有4000名已知或疑似恐怖分子在南部邊境被捕。政府官員很快就收回了這一說法。

一堵牆阻止不了毒販。美國毒品執法機構(D EA )曾說過,毒販通過邊境走私毒品最常見的方法,是把它們藏在通過官方邊境檢查站的汽車里。一堵牆阻止不了毒販,也遏制不了人們對毒品的需求。這只會讓毒販以更高的價格將毒品賣給美國顧客。

美國的非法移民大幅下降。在2000年,美國政府逮捕了160萬非法越境者。去年,美國政府逮捕了310531名非法越境者,為1971年以來的最低數字。這一數字反映出自2008年美國經濟衰退以來,非法進入美國的移民人數一直保持穩定下降。

非法移民往往是通過合法途徑進入美國的。美國國土安全部(D H S)的數據顯示,2017年,有310531人因試圖非法穿越美國南部邊境而被捕,而同一年,有60多萬人從空中或海上合法入境,逾期居留,並在年底留在美國。

2017年合法進入美國的人有5200萬,上述60多萬人是其中的一小部分。據可能,簽證逾期居留的人數實際上更多,因為國土安全部的報告沒有將陸路過境計算在內。

舉目無親的兒童和尋求庇護的家庭正以壓倒性的速度接近邊界。2018年11月,25000多個家庭長途跋涉來到美墨邊境,這是有記錄以來移民人數最多的一個月。他們大多來自中美洲,為的是逃離暴力和貧困。

特朗普政府取消了歐巴馬時代處理非法移民的政策,並在主要入境口岸實施了一項計量政策,限制了每天的尋求庇護人數。

歐巴馬於2012年實施了「童年抵美者暫緩遣返」計劃,大量符合條件的年輕非法移民獲得了工作許可和暫緩遣返的待遇。有80萬人得益於這項政策,可以暫時留在美國。

目前,在美墨邊境兩側的避難所,都擠滿了尋求庇護者,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官員一直要求提供更多的資源來安置和處理難民。

這些移民有尋求庇護的合法權利,但處理庇護申請極為困難:據記錄,移民法院積壓的同類申請已經超過一百萬起。

特朗普一貫將邊境危機描述為國家安全問題,而不是人道主義問題。但1月6日,在與民主黨就結束政府停擺進行談判時,白宮在其邊境牆融資提案中增加了8億美元的提議,為尋求庇護的家庭提供醫療資金。

美國公民也可能是危險的罪犯。美國國土安全部表示,從2017年10月到2018年8月,海關和邊境保護部門遇到了16831名「犯罪外國人」。在這一群體中,63%的人在合法入境口岸被攔截,這要歸功於安全檢查。這也使得6259人被逮捕並被定罪。

在上述犯罪群體中,53%是美國公民,47%的人因非法入境或重新進入美國而被定罪,其中13%的人有性犯罪、暴力犯罪或槍械犯罪的記錄。

本版供稿: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