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海軍首席武官來華為什麼選擇南京?和軍改有關

中國海軍的一位老熟人又來了。

13日到16日,美國海軍作戰部長理查德森訪華,將到訪北京、南京並與中國海軍司令沈金龍會面。外媒的報導中稱,此行是為了尋求減少雙方因貿易戰產生軍事衝突的風險。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注意到,理查德森此行的時間點很微妙。首先,中美雖然正在談判桌上商討兩國經貿問題,但是美軍方在南海的動作依然不斷。作為美海軍最高軍階軍官此時訪華,意味深長。另外,去年底連續和中方會面的美國防長馬蒂斯離開白宮的腳步比大家預想更快,目前五角大樓已經被代理國防部長沙納漢接手,而理查德森則是馬蒂斯去職後首位訪華的美軍高官。

更有意思的是,理查德森本人實際上並非特朗普任命的海軍高官,而是歐巴馬政府的「舊臣」。

和軍改有關

說起來理查德森此行的關鍵詞,已有的媒體無不將其落在「南京」之上。

作為美國海軍高級將領,此行所到訪的城市並未選取任何一個海軍駐地,而是選擇東部戰區機關所在地,成為了媒體關注的焦點。環球時報轉述外媒分析稱:「探訪東部戰區機關駐地南京才是美方此行重點,原因是美軍關注解放軍聯合作戰的指揮層級設計與能量」。

如何理解?對此,軍事評論員宋忠平告訴政知道,東部戰區同樣下轄海軍,也設有東部戰區海軍指揮部。那麼到這參觀訪問,有助於了解我方海軍的指揮鏈路。作為理查德森而言,他當然希望了解,中國經歷軍改後軍種指揮體系的變化。

政知道注意到,此次軍改新成立了五大戰區,明確了戰區主戰、軍種主建。宋忠平解釋稱,這意味著此前我軍軍種既管訓練也管打仗,軍改後軍種不再負責打仗,只管訓練和部隊養成、管理,做到政令、軍令分開。「了解中國軍種指揮鏈路的變化,對美國人而言是做到‘知己知彼’的重要一環。向其展示這些,也能看出我們的誠意,即做到相互的軍事透明。」

兩次訪華契機相似

即便理查德森本人並不是一個「鴿派」,但目前外界對於理查德森此行的評價都比較樂觀,這和臨行前他本人的表態有關。

法新社曾報導稱,理查德森聲明定期交換意見是非常重要的,特別是在摩擦時期,以減少風險並避免誤會。「真誠坦白的對話可以改善雙方關係,幫助我們探索有共同利益的領域。」

文中所指的「摩擦時期」並非危言聳聽,此前因美國對台軍售等事件,中國曾取消美國軍艦預定訪問香港的計劃,同時也取消了沈金龍赴美與理查德森在華盛頓會面的行程。而14日的消息顯示,美軍企業將要向台灣自造潛艇提供幫助,這對中國的刺激無疑是巨大的。

更值得注意的是,前不久美艦再次抵近南海進行所謂的「航行自由」活動。而作為「航行自由」的擁躉,理查德森本人也曾公開表示中美兩國海軍將更多地會面暗示其不願讓步。海軍研究院研究員張軍社9日在國新辦的吹風會上表示,從2017年開始到現在,美軍已經10次進入中國南海島礁鄰近海域進行所謂的「航行自由行動」。

對此,宋忠平評價認為,正如理查德森本人所言,此次訪華主要是為了加強中美海軍交流。作為美國海軍作戰部部長,他當然希望更了解中國海軍發展的方向,包括武器裝備、軍事戰略以及上文提到的指揮鏈路。從中國角度來講,我們希望通過這個過程把自己的立場傳達給他,讓這樣一位美國海軍實權派將領更深刻地明白,中國在核心利益問題上的底線和紅線。「希望他所主管的海軍能夠更好管控日常巡邏行為、訓練行為。避免中美兩國海軍在公共海域、空域出現沒有必要的摩擦,避免相互之間的誤判。這對於中美兩軍、兩國關係而言,重要性不言而喻。」

事實上,本文開頭之所以說理查德森是中國海軍的老熟人,是因為這並非第一次訪華。而政知道發現,2016年的那次來華,理查德森同樣面臨著和如今類似的處境:在關係趨緊的時候需要加強溝通。

2016年夏天,中國的南海同樣不平靜。在經歷「仲裁風波」後,理查德森訪問中國前往北海艦隊駐地青島,並且登上了遼寧艦。

海軍作戰部長和海軍部長什麼區別?

值得提到的是,和剛剛出走五角大樓的前防長馬蒂斯不同,二度來華的理查德森並不是「特朗普的人」,而是歐巴馬政府時期的「舊臣」。

但也不奇怪,這和美海軍作戰部部長的任期有關。資料顯示,理查德森2015年上任這一職位,其任期將在今年下半年結束。不過,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注意到,美海軍不光有作戰部部長,同時也設有海軍部長一職,聽起來拗口的兩個職位究竟什麼關係?來訪的理查德森在美海軍中到底能不能說了算?

宋忠平告訴政知道,美海軍作戰部長是美國海軍軍階最高的軍官,和美國陸軍參謀長平級,同時也是參謀長聯席會議成員之一。雖然從行政上隸屬於海軍部,但在作戰上受參謀長聯席會議指揮。「他主要負責海軍的指揮和訓練,以及裝備的配屬、研發等,是典型的實權派武官。」

相對於武官,美海軍部長則是一個文官職位。宋忠平介紹稱,海軍部是美國國防部下設的一個部門,其部長也就隸屬於美國防部。從美國國防部角度來講,其更為關注海軍戰略層面的發展,包括武器裝備研發的總體規劃等。和海軍作戰部相比,二者工作雖然有一定的重疊,但大致上有所分工,最大的區別是一文一武。

「但我們要明確一點,美國陸、海、空和海軍陸戰隊四大軍種中,海軍和海軍陸戰隊作為兩個獨立的軍種,在行政隸屬上,海軍作戰部部長、海軍陸戰隊司令都要對美海軍部部長負責。也就是說,美海軍部部長這樣一個文職軍官同時管控兩個軍種一把手,而這也正體現了美國文官治軍的理念。」

資料 | 參考消息 環球時報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