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高官來華這一行程打破慣例 媒體:來「摸底」

原標題:銳參考 | 注意!美軍高官來華「摸底」了——

今年中美高層互訪的大幕,是由一位美軍高官訪華開始的。

美國海軍官方網站11日發布的消息顯示,美海軍作戰部長理查森將於1月13日至16日訪問中國,預計將與中國中央軍委主管和中國海軍司令沈金龍舉行會談,這也將是2016年之後,理查森第二次訪華。

▲美國海軍官網截圖▲美國海軍官網截圖

理查森此訪並不突然——在2018年12月27日的國防部例行記者會上,國防部新聞發言人吳謙大校就曾表示,沈金龍司令員歡迎理查森部長來華訪問,雙方工作層正就此保持溝通。

十幾天後,理查森如約而至。

但也正是在這短短的十多天里,中美兩國政府和兩國軍隊之間就發生了一系列新情況和新問題。

「我對此行抱有期待,」理查森在行前發布的聲明中說,「在摩擦時期,定期交換意見是非常有必要的,誠實坦率的對話有助於改善雙邊關係,探索有共同利益的領域。」

而理查森為何選在這樣一個敏感的時間點再次訪華?他本次訪華行程有何特殊安排?此訪將給中美兩軍關係帶來怎樣的影響?

這一系列問題,都正在被外媒拿到放大鏡下仔細觀察著。

身份:「搶手貨」

理查森此訪究竟有多重要?這要從他的身份開始說起。

《解放軍報》曾在2017年6月發布的一篇報導中介紹道,理查森1982年加入美國海軍潛艇部隊,曾歷任大西洋潛艇部隊司令、南方司令部潛艇部隊司令等職務,2012年升任海軍核動力計劃局局長,同時晉升四星上將。

按慣例,海軍核動力計劃局局長任期應為8年,但美國前總統歐巴馬打破慣例,於2015年5月提名理查森為海軍作戰部長,在提名會上,時任美國國防部長卡特稱理查森是塊「搶手貨」。

就在同年9月18日,理查森正式上任,成為美國海軍第31任作戰部長。

▲美國海軍作戰部長理查森▲美國海軍作戰部長理查森

對於這位美軍高官的「重量級」,美國媒體在最近的報導中如是形容:美國海軍沒有司令員或參謀長,地位最高的海軍軍官就是海軍作戰部長,他是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成員。

事實上,理查森之所以「搶手」,與他豐富的履歷和全面的工作能力是分不開的。用一位美國海軍研究專家的話說:「在所有問題上,他就像一把全能的瑞士軍刀,能與國會和白宮直接進行對話。」

而這種與國會和白宮「直接對話」的能力,令外界對理查森訪華時所展現出的態度更為關注。

軍事學者宋忠平告訴小銳,美國海軍作戰部長主管軍事訓練、武器裝備研發和採購等,理查森具有足夠的權威性,可以代表海軍給國防部乃至國家安全委員會提供建議,權力「非常之大」。

「所以這個人確實是美國海軍內部的實力派人物,和他進行會談還是很必要的。」宋忠平說。

時機:美艦一周前剛擅闖中國領海

雖然理查森在美軍中位高權重,但與他的身份相比,外媒似乎更關注他此次訪華的時機。

「理查森應當會與中方官員進行充分的交流,因為他的訪問是在兩國緊張局勢升級的情況下進行的。」美國《海軍時報》12日如是說道。

報導指出,中國海軍持續在南海開展行動,而美軍也通過所謂「自由航行」在該水域展示存在,這加劇了兩軍的緊張關係。

就在去年9月30日,美國海軍「迪凱特」號導彈驅逐艦擅自進入中國南海有關島礁鄰近海域。中國海軍170艦迅即行動,依法依規對美艦進行識別查證,並予以警告驅離。

三個多月後,今年1月7日,美國海軍「麥克坎貝爾」號軍艦未經中方允許,擅自進入中國西沙群島領海後,中方已敦促美方立即停止此類挑釁行動。

▲美國海軍“麥克坎貝爾”號軍艦▲美國海軍「麥克坎貝爾」號軍艦

值得注意的是,1月7日也是中美經貿問題副部級磋商在京舉行的日子。外交部發言人陸慷在當天的記者會上指出:「妥善解決好中美之間現在存在的各種問題包括經貿問題,對兩國、對世界都是有利的。雙方都有責任為此營造必要的良好氛圍。」

在此背景下,新加坡《聯合早報》就認為,理查森此訪意在尋求減少雙方因貿易戰產生軍事衝突的風險。

報導稱,早前中美兩國因金融制裁、持續的貿易爭端以及美國對台軍售等事件導致關係緊張。當時,中國取消了美國軍艦預定訪問香港的計劃,同時也取消了沈金龍赴美與理查森在華盛頓會面的行程。

而理查森上一次訪華的時機選擇,與這次訪問有著頗多相似之處。

2016年7月17日至20日,理查森首次以美國海軍作戰部長身份訪華。

那次訪問,恰逢「南海仲裁案」公布所謂「最終裁決」後不久。理查森選在南海局勢風高浪急之際訪華,被認為釋放了尋求與中國管控分歧、防止緊張局勢升級的信號。

當時,理查森除了訪問北京之外,還訪問了北海艦隊駐地青島,參觀了潛艇學院以及中國首艘航母遼寧艦。

行程:為什麼去南京?

時機相似,但在行程上卻有了與上次不同的「特別安排」。

據法新社報導,理查森此訪沒有去海軍三大艦隊駐地,而是選擇了訪問北京和南京。

考慮到理查森的前任海軍作戰部長格林納特上將在2014年訪華時,同樣選擇去大連參觀北海艦隊,因此理查森此舉在一定程度上也打破了「慣例」。

那麼,為什麼是南京?

有分析認為,這或許與其東部戰區機關駐地的地位有關。

▲圖為東部戰區航空兵某旅的戰機在轉場。(新華社)▲圖為東部戰區航空兵某旅的戰機在轉場。(新華社)

台灣「中央社」就推測稱,探訪南京才是美方此行的重點。

文章給出的理由是,擔任海軍作戰部長需要具備聯合作戰的實戰經驗,在理查森上次訪華之前半年,解放軍剛剛把7大軍區調整劃設為5大戰區,如今3年過去,對於這場解放軍建軍以來最大規模的機構與組織調整,全球軍事專家莫不關心其「聯合作戰」的指揮層級設計與聯戰能量。

因此文章認為,理查森此舉「欲掌握解放軍軍改後戰區聯合作戰能量的意圖明顯」,而中方同意理查森參訪南京,也展現了透明度,「傳遞了中方對兩軍戰略交往與管控意外的善意」。

對此,宋忠平指出,理查森此訪的目的主要就在於加強中美兩軍高層交流,強化彼此透明度;另外則是要加強對潛在危機的管控,這就需要讓美方了解中國的底線。

在他看來,由於美國當前不斷在多領域對華施壓,因此中美兩軍確實存在爆發軍事摩擦的風險。這時,尤其需要兩軍加強交流,展現誠意的同時也挑明底線,達到管控危機的目的。

「中美兩軍關係也是兩國關係的一個穩定器,在關鍵時刻,兩軍關係的改善將對兩國關係的發展帶來很大的好處。」宋忠平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