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愛滋病人:被隱藏的性需求 被忽視的性安全

原標題:老年愛滋病人:被隱藏的性需求 被忽視的性安全

11月28日下午3點,DD公園。

凜冽的空氣,似乎沒有影響到公園內人們的心情。稍有年代的歌,從大音箱裡震動而出,小廣場裡裹著厚衣的男男女女們跳著舞,小長椅圍著打牌、閒談的人。

年過80的老白,在公園做防艾志願者已有8年,除了周一,他每天早上都在公園派發愛滋病防治宣傳單,給人做愛滋病檢測。「得是男同,才能懂他們、和他們交流。」老白絲毫不隱晦自己的男同身份。

固定性伴和「潔身自好」,是老白自謂多年未感染的訣竅。但更多老人因高危性行為而感染愛滋,目前在北京佑安醫院定期接受抗病毒治療的愛滋病感染者中,有753人是50歲以上的中老年人,在這些人裡,近九成感染者為男性,他們當中有6人在80歲以上。

有專業醫生表示,談起性需求,社會總會將老人剔除在外,但實際上,被社會隱藏的需求不代表不存在,因為隱藏,反而會產生更多問題,性安全就是其中之一。

 志願者在公園裡的防艾宣傳點。新京報記者 周世玲 攝 志願者在公園裡的防艾宣傳點。新京報記者 周世玲 攝

數據:60歲以上男性感染數量增加明顯

中國疾控中心艾防中心公布的全國愛滋病最新數據顯示,近年來,通過病例報告發現,中國老年人——特別是60歲以上的男性人群感染的病例報告,從2012年的8391例上升到2017年的19815例,數量增加明顯。

這一數據,和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佑安醫院性病愛滋病門診主任孫麗君的出診體驗一致。

做了三十年醫生,雖然以往接診的大部分都是青壯年愛滋病感染者,但最近幾年,孫麗君發現來就診的老年人逐漸增加。

孫麗君透露,目前在北京佑安醫院需要定期接受抗病毒治療的愛滋病感染者中,有753人是50歲以上的中老年人,在這些人裡,近九成感染者為男性,他們當中有6人超過80歲。

作為愛滋病公益組織「白樺林」的負責人,白樺近幾年在工作中發現老年男性感染者明顯增多。

「白樺林」今年在國內發起了一個問卷調查,截至12月1日,共回收618份愛滋感染者的有效問卷,其中51歲以上人群占比7.12%,60歲以上占比0.49%,但白樺認為,老年感染者人群的真實數據不止這麼少。

白樺表示,有的老人文化水平低,特別是較為貧困的地區,有的老人甚至不太會寫字,更別說拼音和打字了。

白樺在和這群老人交流中感覺存在很大溝通障礙。「老人也著急,就發語音過來,但是雲貴一帶的口音實在聽不太懂。」白樺有一種無力感,只能讓老人去找當地相關組織,但往往當地也沒有太多經驗。白樺說,這是組織介入救助的困境之一。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成因:老人有性需求但性安全常識不足

根據原國家衛計委公布的《中國家庭發展報告2015》顯示,截至2014年底,中國60歲以上老年人口達到2.12億,獨居老人占老年人總數的近10%。

「很多老年人,特別是男性,性需求並不會隨著年齡的增長而消失。」孫麗君主任告訴記者,在她接診的患者中,仍有不少超過70歲的男性,每月仍保持規律的性生活。然而,單身或者獨居老人,在沒有性伴侶的情況下,會偷偷從外面找來性伴侶,往往因此染上愛滋。

孫麗君提到一個案列,曾有名50餘歲的保姆前來就診檢查,在初篩HIV陽性後,孫麗君問她是否有性伴侶,保姆猶豫了一會兒,告訴孫麗君自己定期和三位獨居老人有性接觸。

「她告訴我,她固定給三位獨居老人家買菜做飯做家務,還要陪這三名老人‘睡覺’。」孫麗君說,保姆自己並不知道什麼時候染病的。隨後,三名老人相繼來到醫院檢查,其中一位檢查出HIV陽性。

隨著老齡化社會的加劇,獨居老人的比例越來越大。 孫麗君分析,因為經濟或子女反對等原因,獨居老人不容易找到合適的老伴,就算找到了,也由於男女生理差異的原因,性需求得不到滿足。「老年人有生理需求,又不好意思開口,無處釋放,就會找這些並不安全的管道解決。」

有調查顯示,老年人的保險套使用率不到10%。有性需求卻沒有足夠的性安全常識,也是讓老人染上愛滋的原因之一。

途徑:同性傳播占比增速快引發關注

公開資料則顯示,2017年中國報告感染者中經異性傳播占比為69.6%,男性同性傳播為25.5%。

在孫麗君接診的老年愛滋感染者中,同性傳播占到了一半以上。

一名60多歲的男性在HIV初篩陽性時,孫麗君立刻要求他的老伴也來醫院檢查,但被老人拒絕。

「我老伴兒肯定沒問題。」老人很篤定。孫麗君有些著急,老人偷偷告訴她,自己與老伴已經將近20年都沒有性生活了。

「我喜歡男的。」老人告訴孫麗君,這個秘密他一直埋在心底,家裡人都不知道。老人的愛人曾經以為他患上了ED(男性勃起功能障礙),夫妻倆還曾四處求醫問藥。老人很坦誠,稱他經常到外面找同性,有時「一天就找不止一個」。

不過佑安醫院愛滋病防治專家、醫生張可分析,國內目前更關注異性傳播的問題。之所以近幾年社會很關注愛滋病老人的同性傳播,是因為占比數量上升速度快。公開數據顯示,國內同性戀人數僅在數千萬,影響範圍有限,相較之下異性傳播的影響更大。

 2018年11月30日,河北省邯鄲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艾滋病確認實驗室內,實驗人員使用HIV抗體的快速試劑進行檢測。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2018年11月30日,河北省邯鄲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愛滋病確認實驗室內,實驗人員使用HIV抗體的快速試劑進行檢測。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救助:感染者更需要心理支持

因為發現愛滋病人中老人數量正在上升的緣故,「白樺林」今年年初專門為中老年病友和病友家屬建了線上交流群,前者的群友年齡在50-75歲之間,群人數為300多人。

建立交流群的考慮在於,患病者很需要同伴的鼓勵、教育和榜樣的力量。而線下溝通時,即使老人沒有被介入干預的意願,白樺林方面也會把聯繫方式留給對方,老人如果願意,隨時可以聯繫,留聯繫方式是為了讓老人知道,有人在支持他。

在孫麗君接診的老年感染者中,有的家人非常支持老人的治療,但也有老人家屬出現害怕、恐懼和歧視的態度。

孫麗君回憶,曾經有位獨身老人前來檢查出愛滋病,告訴了和自己一同生活的女兒,女兒的第一反應是立馬搬家,並且也不來醫院看父親。「老爺子事後偷偷告訴我,特後悔告訴女兒自己的病,後悔不已。」

對此,白樺表示,在治療期間,老人很需要支持,如果較晚發現感染和進行治療,治療副作用會更大,「吃個藥跟化療一樣」,痛苦會很容易讓老人放棄治療,更需要家人的支持。

白樺也建議,家人和公益組織如果想介入干預患病老人,要有一定的心理疏導能力和一定的愛滋病知識儲備,不然自己因為不了解,就已經先慌了。公益組織則應考慮到這類群體極度需要個人隱私保護,此外在有認識的基礎上,再去干預引導和轉介。

治療:愛滋已是「可防可控的慢性病」

在防艾專家張可看來,目前國內治療愛滋病的藥物比較好,患者在接受治療後,基本沒有生命危險。愛滋病現在已經可以類比「可防可控的慢性病」,經治療的患者可以正常生活。

孫麗君也提醒,老年人感染愛滋病千萬不要羞於啟齒,要及時到正規醫療機構和疾控中心就醫。「很多老年人感染愛滋病之後,只要能定期來接受治療,壽命基本上與其他老人無異。」孫麗君說。

至於具體治療上,張可介紹,國家目前沒有專門針對愛滋病老人的政策和措施,不過臨床上的治療和年輕人並沒有什麼區別。

「患病人群中老人因肝功能更差,治療副作用可能更大,因而治療效果更差。」張可說,對於愛滋病老人,社會的關注度高,主要還是從社會學角度關注,更關注老人的不潔性行為。「如果從醫院方面來說,主要還是倡導老人加強健康教育和安全性行為。」

更關注老人的不潔性行為,會否有種「污名化」老人的感覺?

對此,張可認為這是中國多年的問題,對愛滋病的歧視,來源於中國對性本來就比較歧視,「一得愛滋病,人家就覺得你是亂搞了,這個問題多年下來也沒有改變。」

新京報記者 周世玲 劉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