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火燒圓明園的拿破侖三世是一代梟雄,卻為何成了亡國之君?


無論從哪一點看,拿破侖三世都不應該成為一個亡國之君。作為偉大的拿破侖大帝的侄子,拿破侖三世一心想重振叔叔的威名,盡管在能力上差叔叔很多,但是對比同時期其他國家的君主,拿破侖三世是為數不多的能人。在他的治理之下,法蘭西帝國重振聲威,經濟發展迅速,法國也擁有僅次於英國的第二大殖民地,一時間風頭無兩。

拿破侖三世

但是拿破侖三世的外交政策一直受人詬病,與他的叔叔一樣,過分注重眼前利益導致法國一直是一個背信棄義的形象。拿破侖曾經是義大利的忠實盟友,與義大利諸國一道反對占領義大利的奧地利,但是在趕走奧地利之後法國就變臉成了新的占領者。法國和俄國本是盟友關係,然而在俄國與奧斯曼進行的克里米亞戰爭中,法國卻背後插刀,讓俄國遭到慘敗。法國為擴張殖民地在世界各地引燃戰火,包括入侵北非的阿爾及利亞、西亞的敘利亞、東南亞諸國、與英軍一道進攻中國火燒圓明園武裝干涉墨西哥內政。所以法國在國際上基本沒有「朋友」可言。

1860年歐洲格局

法國不像英國,他是一個歐洲的大陸國家,而英國是一個島國。本來英國的地理位置是一種劣勢,讓其長期遠離歐洲這個世界中心,但是憑借著海外的擴張和殖民地的發展,讓劣勢變成了優勢,英吉利海峽也成了英國天然的「護城河」,讓英國對歐洲想管就管,想不管就不管。但是法國可就不行了,歐洲本來就不大,各個強國犬牙交錯,法國除了要關心殖民地的事情,還要時刻盯著普魯士和奧地利,防備俄國、瑞典、西班牙、義大利。

俗話說防人之心不可無,但是「害人之心不可有」。拿破侖三世急於追趕叔叔的文治武功,所以對歐陸也特別貪婪,對低地三國(荷蘭、比利時、盧森堡)、南德四邦(苻登堡、黑森、巴登、巴伐利亞)和義大利有企圖心,這讓一個大國非常不爽,這個大國就是普魯士。

普魯士與奧地利戰爭

當年普魯士在反法同盟戰爭時候差點被拿破侖打的亡國,從那以後普魯士一直就在臥薪嘗膽,積極推行國民素質教育,大力發展工業和軍事。在鐵血宰相俾斯麥的率領之下,普魯士從當年那個被拿破侖「吹口氣就能吹倒」的國家,當年那個普魯士國王只能雨中聽候法國、俄國皇帝發落的國家,當年那個在德意志兄弟奧地利面前抬不起頭的國家一躍成為超級強國。復興後的普魯士僅用七周時間就將奧地利徹底擊敗統一了北德,震驚了整個歐洲,而這個時候拿破侖三世還在琢磨怎麼從普魯士手里弄到盧森堡。

普法戰爭

俾斯麥運用外交手段孤立法國的時候,拿破侖三世雖然感到威脅,但是他仍然自信法國的實力遠在普魯士之上,即使與普魯士作戰也是「去柏林散步」罷了。然而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何況是臥薪嘗膽數十載,將整個國家變成鐵血戰爭機器的普魯士,打遍世界的法軍在全新面貌的普魯士軍面前不堪一擊,拿破侖三世恥辱性地帶著十萬大軍投降俾斯麥,巴黎也被普魯士攻占,德國在敵國的心臟巴黎宣布了自己的統一大業。

拿破侖三世與他的叔叔一樣成為了驕傲和貪婪的犧牲品,驕傲使人盲目、貪婪使人愚蠢,這就是每一個有壯志雄心的亡國之君的共通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