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劉邦感情最好的兄弟,封王后卻反目為仇,逼得劉邦立下一重誓


公元前256年十一月二十四,劉邦出生在沛郡豐邑,從而拉開了他波瀾壯闊的人生。其實,就在當地也就在同時,還有個嬰兒一同啼哭降生,他就是盧綰。劉邦與盧綰的父輩關係就很好,此時又是同時得子,確實讓人高興。附近的鄉 大家都備好了酒菜,殺雞宰羊,為兩家人而祝賀,也在祝願這對有緣的兄弟能夠同心協力,共同開創一番事業。

事實上也真的如此,劉邦和盧綰在讀書的時候同學,互相敬愛。劉邦從來就是頑劣子弟,不事莊稼,經常惹是生非,甚至還吃上過官司。然而,盧綰卻從來都不嫌棄他,總是像小跟班一樣,為劉邦遮掩,也在背後支持劉邦。

陳勝吳廣發動大澤鄉起義後,劉邦也在沛縣起兵,開始了他傳奇般的人生。此時的盧綰,自然是跟著劉邦。他的能力不夠強,沒有蕭何鎮定自若的才能,也沒有韓信天外飛仙般的神來之筆,更不及張良、陳平常常能獻出奇謀。不過,盧綰卻是劉邦最信任的人。盡管乾的是掉腦袋的大事,盧綰也無怨無悔。在劉邦擔任漢王之前,盧綰甚至連個官職都沒有。

這反倒說明兩人的感情已經不需要用官職和權力來籠絡,盧綰可以隨意進出劉邦的臥室,就如同自己家中一般。直到劉邦被項羽封為漢王,盧綰才擔任了侍中。後來劉邦與項羽對峙,封盧綰為長安侯,官至太尉。

這段時期,恐怕也是劉邦和盧綰最為美好的時期。幼時關係交好,是天然的親近,此時卻是共度艱難困苦,無所猜忌,更沒有半分怨言。直到漢朝建立後,燕王臧荼謀反被剿滅,盧綰成為繼任燕王之後,局面卻發生了翻天覆地地改變。

劉邦與盧綰逐漸疏遠,小玨認為有兩點原因。一是因為劉邦到了晚年,猜疑心越來越重,異姓諸侯王一個個被鏟除,這讓盧綰產生了兔死狐悲之情。第二個原因,大概是因為自盧綰就藩後,兩人終於分離,互相並不知道對方的心思,缺少足夠的交流。

導致劉邦與盧綰最終決裂是因為陳豨的反叛造成的。陳豨本來很得劉邦的器重,以趙國丞相的身份督統趙國、代國的事宜,權力很大。然而,周昌回去告了他一狀,讓劉邦心生狐疑。就在太上皇劉太公病逝的時候,劉邦召陳豨回朝。那時候劉邦已經開始屠戮功臣,陳豨不敢回去,迅速自立為代王,背叛了漢朝。

以陳豨的實力,要對抗漢朝自然是千難萬難,於是他聯絡匈奴,想要合兵對抗。劉邦親自討伐陳豨,而命令盧綰自燕國出兵,兩路夾擊。盧綰自然服從,他先派人去匈奴,要勸說匈奴人中立,結果派出的使者張勝發生了一點狀況。

張勝在匈奴時,遇到了原來燕王臧荼的兒子臧衍。臧衍不懷好意地告訴張勝:盧綰能坐穩燕王,還不是因為其他諸侯王屢屢反叛,天子無暇顧及,只能籠絡。如果陳豨被平定,那麼下一個被誅殺的諸侯王肯定是盧綰了。

這就是飛鳥盡,良弓藏的道理,並不新鮮。張勝也覺得有道理,便自作主張請匈奴幫助陳豨。盧綰在後方,只聽說匈奴出兵,認為張勝投靠了匈奴,還上書請求將張勝滅族。等到張勝趕回來,說明原委後,盧綰也被說服了。他不僅讚同盧綰的計策,而且又急匆匆地向劉邦說張勝是忠臣。

這樣反復的態度,自然引起了劉邦的懷疑。偏偏盧綰還派人去告訴陳豨,讓他如果作戰不利,就轉入遊擊戰。不得不佩服盧綰,在兩千多年前就玩得一手「養寇自重」的好戲。

可惜,這個情報被劉邦截獲,盧綰徹底玩脫了。接下來又是一套重復的老把戲,劉邦宣召盧綰進京,盧綰不敢。此時關於盧綰的壞話越來越多,劉邦已經病得非常嚴重了,他仍然命令樊噲(後被周勃取代)出兵討伐盧綰。

也就在出征之前,病入膏肓的劉邦自感時日無多,看到這麼多異姓王叛亂,他召集群臣殺白馬盟誓:

非劉氏而王者,天下共擊之,若無功上所不置而侯者,天下共誅之。

也就是說,盧綰的行為對他造成了致命的打擊,他認為誰都不可靠,只有劉姓子弟才可靠。如果再有非劉姓而封王的,天下一同打擊他。可笑的是,他剛駕崩沒多久,呂後就將呂氏族人封王。

其實,盧綰只是為了自保,並沒有想背叛。他聽說周勃前來,帶領家人,宮女等在長城下守候,準備等劉邦的病好了以後就一同回京謝罪。然而,他等來的卻是一紙哀詔:劉邦駕崩。

對於劉邦,盧綰相信還能用昔日的情分挽回,但是對於呂後,他並沒有把握。於是,盧綰改變計劃,帶領家人逃往匈奴,當上了東胡廬王。第二年,他也病逝在匈奴。兩個人的友情,以驚艷開場,度過了最艱難的歲月,卻在最後時刻翻臉,這也許就是「共患難不能共富貴」最好的解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