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海日記:我在遠望7號駕駛室學開船

中新網遠望7號船12月29日電 (溫孟馨)隨遠望7號太空測量船出航已經5周了,每個人的心情都開始變得焦慮煩躁,我也不例外。對家人的思念開始強烈地侵襲著我,使我不得安眠。

在這樣的心情下,駕駛室變成了我最愛去的地方,開闊的視野和美麗的海景總能讓我的心情變好。於是,借著採訪的機會,我常常在駕駛室一貓就是幾個小時,甚至開始跟駕駛員們學起了航海技術。

舵手正在駕控臺上進行操作。溫孟馨攝
舵手正在駕控台上進行操作。溫孟馨攝

遠望7號的駕駛員們以駕車作比喻,向我解釋了如何駕船。船舶和汽車一樣,也有「方向盤」、「檔位」等,舵手所操作的船舵或許是「出鏡率」最高的設備了,它相當於汽車的方向盤,能夠控制船舶行進的方向。不過,遠望7號上的船舵並不像《加勒比海盜》中的那般巨大,而是比汽車方向盤還要小一圈。

小巧玲瓏的船舵旋轉起來也並不費力。溫孟馨攝
小巧玲瓏的船舵旋轉起來也並不費力。溫孟馨攝

此外,方向盤邊上圓滾滾的「車鐘」則相當於汽車的「剎車」「油門」和「檔位」,它可以用來控制船舶的啟停及「換檔」等。

這個圓滾滾的設備就是“車鐘”,也是船舶的“檔位”。溫孟馨攝
這個圓滾滾的設備就是「車鐘」,也是船舶的「檔位」。溫孟馨攝

此外,船舶還具備側推功能,因此它的橫向移動比汽車要容易很多,只要啟用側推功能,就能讓船「橫著走」。

遠望7號上的側推控制桿。溫孟馨攝
遠望7號上的側推控制桿。溫孟馨攝

其實,駕船與駕車最大的區別並不在控制上,事實上,遠望7號具備無人駕駛功能,在遠海較少船只的地方,駕駛員們往往會開啟自動駕駛,便不再需要時時對船舶進行操作。駕船的困難之處在於,一望無際的大海上,沒有任何參照物,也沒有道路標識,駕駛員必須依靠各種儀表和圖示來確認所在的位置、前進的方向及行駛的狀態。

駕駛室裡的一排儀表,這隻是駕駛員需要關註的儀表中很小的一部分。溫孟馨攝
駕駛室里的一排儀表,這只是駕駛員需要關注的儀表中很小的一部分。溫孟馨攝

長時間待在駕駛室里,讓我也開始對航海感到躍躍欲試,我甚至向駕駛員借了專業書籍來看。事實上,航海不僅需要技術,更需要知識,雖然如今GPS技術、雷達等等的存在給航行提供了極大的便利,但每個駕駛員都必須學習大量的天文地理知識,以應對可能的突發情況。

記者向遠望7號駕駛員借來的航海書籍,詳細介紹瞭如何通過觀測天體確定方位。溫孟馨攝
記者向遠望7號駕駛員借來的航海書籍,詳細介紹了如何通過觀測天體確定方位。溫孟馨攝

除了航海知識讓我充實,駕駛室另一個吸引人的地方便是它美麗的風景了。駕駛室三面都是落地窗,無論是日出日落、滿天星空或是雨後彩虹,在這里都能第一時間欣賞到。但本周我的運氣實在不佳,天空中漫布著厚厚的雲層,連太陽都能遮得嚴嚴實實,極大地影響了我欣賞日出和星空。

厚厚的雲層下的日出,連太陽的光芒都被雲團遮蔽。韓帥攝
厚厚的雲層下的日出,連太陽的光芒都被雲團遮蔽。韓帥攝

能夠紓解長時間出海的苦悶的不僅有有趣的駕駛室,還有有趣的船員們。每周六,船員們都會舉行各種文體活動,這周六我本計劃要去拍攝其中一項,結果卻沉浸其中,和他們一起玩了起來。

活動在船上的「俱樂部」舉行,「俱樂部」有舞台、大螢幕和音響等各種影音設備,可供船員們組織各種活動。這個周六,遠望7號通信系統的船員們扯起了幕布,打開燈光,玩起了「用影子演電影」的遊戲。

船員們用影子表演瞭《泰坦尼克號》中的經典場景。溫孟馨攝
船員們用影子表演了《鐵達尼號》中的經典場景。溫孟馨攝

由於表演的內容都是即興出題,船員們的創造力在活動中得到了盡情發揮。題目的跨度也逐漸從電影變為生活場景,與船員們的生活緊密結合。俱樂部里笑語連連,在這一刻,所有出海的苦悶與煩躁仿佛都化解在遊戲與笑聲中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