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議會今將舉行脫歐關鍵投票,梅姨卻為何想再使出拖字訣

  拿不出新方案、現有協議又有很大可能被否決,英國首相特雷莎·梅在關鍵時刻想再次使出「拖字訣」。

按原計劃,當地時間29日,英國議會將就脫歐協議草案進行第二次關鍵投票,然而英媒報導稱,目前就哪個版本的修正案進行投票尚未最終決定。目前,在英國議會內部,脫歐協議草案有至少3個版本的修正案。另有消息稱特蕾莎·梅曾在28日透露,她其實希望將投票日期改到2月13日。屆時,距離3月29日的脫歐大限之日僅剩40天。

在表現出猶豫的同時,梅不忘敦促保守黨議員支持該黨議員格雷姆·布雷迪提出的修正案,即在梅對北愛邊界問題提出替代方案的基礎上,支持原有協議。

在此前英國議會辯論時,該國前外交大臣鮑里斯·喬韓森詢問梅有何替代方案時,她回答道:「除非你支持我,否則我拿不出新方案。」這句看似「耍賴」的實話,被視為是梅當前的一種策略。

囚徒困境

盡管歐盟一直堅稱不會再次修改脫歐協議,但梅仍認為有可操作空間。歐洲開放智庫政策分析師威爾士(Dominic Walsh)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即便歐盟在脫歐協議問題上對英國讓步,也只有當英國內部達成多數一致時,才可能發生。

這正是梅要求保守黨對布雷迪修正案投讚成票的原因。布雷迪修正案中提出的「後備方案的替代選項」,堪稱是能將保守黨反對派的「心頭刺」拔除的錦囊妙計。義大利國際事務研究協會全球行動組主任阿爾卡羅(Riccado Alcaro)告訴第一財經記者,之前保守黨反對派一直惶恐的是,由於現有後備方案未設立期限,在脫歐過渡期結束但後續協議未能達成的情況下,北愛作為英國的一部分不得不繼續與歐盟保持關稅同盟的關係,提倡硬脫歐的保守黨反對派對此堅決抵制。然而,關鍵問題是梅並拿不出現成的「後備方案的替代選項」,這只是她拿來收買保守黨反對派而提前給出的「空頭支票」。

保守黨硬脫歐派、歐洲研究小組(ERG)領袖里斯-莫格(Jacob Rees-Mogg)已堅決表示,小組成員不會支持這項修正案,但讓莫格頗為尷尬的是,其他隸屬於保守黨的脫歐派成員對他的表態略顯遲疑。

這正是保守黨反對派目前面對的囚徒困境。一方面,在支持梅的同時,他們的訴求很有可能也得到滿足。威爾士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由於歐盟方面不希望看到無協議脫歐的情況發生,因此可能會在英國內部達成多數一致的情況下做出讓步。

但另一方面,他們忌諱的是,如果現在就早早地支持梅,就相當於放棄了他們最大的籌碼,一旦梅無法兌現替代方案,他們可能就失去了要求重新修改脫歐協議的最大籌碼。此外,布雷迪修正案並不要求重改協議,而是添加一些「附錄條款」,這也是導致保守黨部分議員遲疑的原因。

拖延症還是制勝法寶?

拖延,似乎已成為特雷莎·梅的慣常招數。

拖延似乎已成為特雷莎·梅的慣用招數,去年12月10日,在對脫歐協議舉行第一次關鍵投票前夕,梅便緊急將投票延期至今年1月中旬,不過她仍遭遇了歷史性慘敗。

歐洲開放智庫高級政策分析員香卡(Aarti Shankar)對第一財經記者解釋,去年12月時,梅清楚地意識到當時舉行投票必定失敗,因此她通過拖延投票時間,利用距離脫歐最後期限越來越近的緊迫感給議員施加更多壓力,以此拿到更多支持票。

現在,梅的策略如出一轍。不過,威爾士認為,她的策略過於冒險,但這是她面對兩難局面比較合理的策略,因為需要更多選票的當下,說服保守黨議員比說服工黨議員更加可行。

在英國當地時間29日晚,英國議員擬對議長選擇出的一系列修正案進行投票。波蘭國際事務協會英歐關係專家比斯卡普對第一財經記者預測道,梅政府最情願的仍然是通過原協議進行脫歐,但脫歐最可能的方向,是遵循議員們通過的修正案意向。

目前,為了使更多議員支持格雷迪修正案,兩位此前提出過其他修正案的保守黨議員莫里森(Andrew Murrison)和巴倫(and John Baron),已經公開聲明撤銷修正案的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