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喊印度治污:為了自己和全世界,這裡需要一場「淨化」

「每年這個季節在德裡報導,跟前往衝突戰區報導沒什麼兩樣。不同的是,對付有毒的空氣——這是一場打不贏的戰爭。」

英國廣播公司(BBC)駐印度的記者德維娜·古普塔(Devina Gupta)在不久前的一篇文章中如此描述當地空氣污染的嚴重程度。

不過,這種誇張描述也說出了某些事實。去年11月,德裡的污染水平一度到達世界衛生組織(WHO)規定的安全水平的20倍。該市使用直升機驅散霧霾的計劃被叫停——因為霧霾令直升機無法起飛。

空氣污染僅僅是印度這個世界第六大經濟體面臨的更廣泛的環境危機的一部分,印度70%的地表水也受到嚴重污染。

英國老牌雜誌《經濟學人》在12月6日最新的一篇文章中指出,即使是按照貧窮國家的標準,印度的「臟」也讓人震驚。這家英國媒體指出,印度正在「毒害自己的未來」,為了自己和世界,它需要進行一場淨化。

臟得不僅僅是空氣

「德裡熏死人了。」

《經濟學人》在12月6日的文章中毫不留情地表達對德裡空氣污染不滿。

德裡是全世界空氣污染最嚴重的城市之一。《經濟學人》指出,這裡的人們相當於每天平均吸半包香煙,而在空氣污染嚴重的日子,則相當於吸兩包香煙。

去年12月初,印度與斯裡蘭卡在新德裡舉行板球對抗賽,比賽進行到第二天時,空氣質量持續惡化達危險等級,霧霾迫使斯裡蘭卡選手戴上口罩,一名身體不適的斯裡蘭卡球員甚至彎下腰在草坪上嘔吐。這一幕被電視直播。

德裡之外,印度的空氣污染同樣嚴重。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不久前發布的世界城市空氣污染排名,全世界污染最嚴重的15個城市,印度占到了14個。

這種嚴重的空氣污染的危害顯而易見,根據《柳葉刀》雜誌的子刊《柳葉刀·星球健康》(The Lancet Planetary Health)6日發表的一項最新研究,2017年印度有約124萬人死於空氣污染,占印度全年死亡總人數的12.5%。

而據芝加哥大學的另一項研究,空氣污染導致印度人預期壽命縮短了4.3年。其中,比哈爾邦、北方邦、哈裡亞納邦、旁遮普邦和首都新德裡的空氣污染物濃度尤其高,這些地區的人平均預期壽命縮短超過6年。而在空氣污染最為嚴重的新德裡,居民平均折壽多達10.2年。

除了空氣,印度目前還面臨著異常嚴重的水污染問題,據《經濟學人》,印度70%的地表水受到污染。根據印度一家政府智庫的可能,印度每年有約20萬人因為飲用受污染的水而死亡,這還沒有將飲用受污染的水引發腎臟疾病等慢性疾病導致的死亡算進去。

在全印度,超過三分之二的城市廢水未經處理就被排放。恒河,在這條長達2500公里的印度人眼中的聖河中,竟沒有一處適於飲用甚至洗澡。在印度的醫藥之都海得拉巴(Hyderabad),抗生素被肆意排放到河流中,加速了耐藥細菌的滋生。

在素有印度「矽谷」之稱的班加羅爾,郊區的湖泊河流總是漂浮著有毒的泡沫。今年1月,班加羅爾東南部的貝蘭杜爾湖由於污染過重甚至整個湖泊燃起熊熊大火。印度軍方出動5000名士兵用了7個小時才將這場奇特的火災控制住。這個湖泊過去一直是以班加羅爾的排泄池。

英國《衛報》報導,一些專家曾提醒,如果水污染問題得不到有效解決,這座印度科技之都到2025年將變得「不適合人類居住」。

政客治污積極性不高

德裡嚴重的空氣污染很大程度上來源於,周邊省份農民為了下一季種植而燃燒地裡的農作物留碴。

《經濟學人》指出,印度政府為了做到糧食自給自足,鼓勵農民種植水稻,而新的機械收割卻會產生更多的留碴,印度農民則選擇以焚燒這種最快速的方式清理農田,結果之一就是德裡周邊經月不散的煙塵。

為了爭取農業選票,政府選擇大力補貼柴油,因為主要的農業機械,如拖拉機、水泵都依靠柴油來運轉。這又促使汽車製造企業選擇更多地生產柴油發動機汽車。在德裡,四分之三的汽車是柴油車,這成為德裡空氣污染的重要來源。

此外,印度政府大力支持煤炭發電。印度這麼做的理由是減少對進口燃料的依賴度,但是印度煤炭粉塵含量非常高,而印度的交通運輸網為了將這些煤炭運輸到發電廠也不堪重負。《經濟學人》文章說,這導致印度每年不得不進口約200億美元的煤炭。

不衛生的傳統火葬也是導致空氣污染的原因之一,據《經濟學人》,在德裡每年僅火葬就要消耗40萬棵樹。據印度《第一郵報》,在德裡最古老的火葬場Nigambodh Ghat,每年有2萬具遺體以傳統方式火葬,木材燃燒產生大量污染。

面對嚴重的污染,印度政府並非沒有治理的能力,只是缺少治理污染的政治意願。

「聯邦政府和德裡邦政府都沒有政治意願,因此我們看到雙方為我們身處的污染危機互相指責。你看到哪怕有一丁點政府行動,都是因為環境保護活動家和最高法院發揮作用施加壓力的結果。」印度政治民調專家約根德拉·亞達夫接受路透社記者採訪時說。

就在12月4日,新德裡市政府因執法不力,以致未能減少這座城市的霧霾,遭到印度環境監管單位開罰350萬美元。

印度智庫科學與環境研究中心的Sunita Narain指出,歷屆印度政府提出的目標很有價值,但總是缺少實效性。

據《紐約時報》報導,早在1990年代,首都新德裡的官員就預見到這座城市將會出現空氣污染危機,它對公共健康的威脅迫在眉睫,還會帶來嚴重的經濟後果。但是政府制定行動計劃幾乎沒有幾條方案得到執行。

《經濟學人》分析指出,印度之所以不能夠嚴肅地對待污染問題,最大的原因是無視了印度中產階級對污染的抱怨。「印度政客們總是依賴大企業的資金,同時依賴廣大窮人的選票。」

據路透社,根據民調,印度總理莫迪的執政黨印度人民黨更為擔心的是農民收入減少產生的影響、燃料價格升高和新增就業機會是否充分等問題。

「我的確看到了變化,」Sunita Narain說,「人們的不滿情緒越來越強烈。但是這種行動尚未達到我們所需要的規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