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德法為了伊朗和美國對著幹,伊朗卻為何不滿

  在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朗核協議並重啟對伊朗的經濟制裁以來,歐洲卻一直「唱反調」。有報導稱,1月底,法國、德國和英國成立了一家非美元結算的特別貿易機制Instex,旨在滿足伊朗與歐洲國家進行一些必需品的貿易往來。

然而,伊朗最高主管人哈梅內伊卻在8日表示,歐洲和Instex不值得信賴。這一言論把歐洲置於了尷尬的境地。

英法德與美國對著幹

根據2015年達成的伊朗核協議,伊朗必須將其核活動限制在一定範圍內,換取西方國家取消制裁。但特朗普上任以來,對伊核協議各種不滿,認為這份協議使伊朗有了喘息之機。即使美國中情局向美國國會報告伊朗並未違反協議,依舊沒能阻止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協議,並對伊實施「有史以來最嚴厲」的經濟制裁。

然而,歐洲的英、德、法三國這次沒有站在美國這邊,認為經過多年談判的伊核協議能夠起到應有的作用。同時,歐洲方面認為,只有維護伊朗的經濟利益,後者才願意繼續遵守核協議。因此,歐洲方面一直避免切斷伊朗與西方的貿易途徑。

在這一背景下,特別貿易機構Instex應運而生。這家信托公司在法國註冊,由英德法三國共同註資,並由德國Per Fischer銀行負責經營,主要維持伊朗對外藥品、醫療器械和農產品的不間斷貿易。

盡管Instex的具體經營細節仍未確定,但其主旨是作為一個鏡像交易系統存在,取代伊朗現有被制裁的國際支付體系,使得伊朗的對外貿易不必遵循跨境支付的管道。英法德在聲明中表示:「從長遠來看,Instex的職能是作為經濟經營商與願意和伊朗進行貿易的第三方國家進行合作。歐洲三國將就如何達成這一目標持續探索。」

德國外交部長馬斯(Heiko Maas)稱:「這是歐洲態度明確的一步,即使其他國家有不同的意見,我們也有能力以團結和堅定的方式走自己的道路。」

美國國務院則發布聲明稱,並不認為這一機制會影響美國對伊朗施加的高壓舉措。但有分析認為,盡管美國並沒有立即表示將對該機構實施制裁,但它的存在對美國的制裁是不小的威脅,目前Instex的使用僅限歐洲國家,一旦這一範圍被擴大到任何第三方,美國對伊朗制裁的影響力還能維持多久,將被打上問號。

象徵意味更濃?

不可否認,美國的制裁對伊朗經濟造成了不小的殺傷力。據伊朗央行稱,特朗普政府的制裁導致伊朗貨幣里亞爾在去年貶值超過一半,食品價格同比上漲了60%左右。而伊朗的經濟命脈石油出口,也從去年最高約280萬桶/日的峰值下降到現在的130萬桶/日。因此,伊朗外交部長紮里夫在Instex成立後當即表示,歐洲幫助伊朗是早就應該邁出的一步。

但另有分析指出,事實上,歐洲此舉的象徵性意味更濃厚。首先,歐洲目前只謹慎地開放了能被人道主義豁免的一些藥物、醫療器械和食品名錄。該機構對於石油等主要商品的貿易暫不支持。德國工業聯盟董事會成員馬爾(Stefan Mair)就對此評價道:「被制裁的清算業務主要涉及的是伊朗的石油和天然氣生意,所以與伊朗長期商業關係的建立仍然危如累卵。」

因此,伊朗最高法官阿莫里-拉日賈尼(Sadeq Amoli-Larijani)就對這一機制批評稱:「在長達9個月的拖延和談判之後,歐洲創造了一種有能力短板的機制,只有食品和藥物還能進行貿易往來。」他還稱,歐盟提出伊朗應當加入金融行動任務小組(FATF)和重新談判導彈計劃的救援條件是奇怪且帶有侮辱性質的,伊朗永遠也不會接受。

即使是歐洲官員也承認,建立這一機構在很大程度上只是一種象徵性的支持。法國外交部長勒德里昂(Jean-Yves Le Drian)稱:「這是一項政治性舉措,是為了保護歐洲公司的一種姿態。」

對於一些歐洲公司而言,並不願冒著丟掉美國市場準入權的風險同伊朗進行貿易。然而,去年歐盟制定了一項「禁止法令」,嚴禁歐洲公司遵循美國再次施加的經濟制裁,並威脅但凡有歐洲公司這樣做就會面臨法律舉措。但歐洲外交關係委員會智庫中東問題專家傑拉曼邁赫(Ellie Geranmayeh)表示,這只是歐洲發出的一個政治信號:「表明歐洲在認真履行承諾,也願意採取務實措施。」

林柯雷特斯律師事務所制裁問題專家戴維森(Doug Davison)稱:「大多數非美國的公司都希望不與美國的制裁措施發生衝突,以避免任何潛在地限制他們進入美國市場的風險。接下來Instex的考驗是,各方在考慮到美國制裁的風險下,還有多少仍願意與伊朗保持貿易往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