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台原董事長袁仁國剛離任即被「約談」

今年5月6日晚,茅台集團主管幹部大會宣布重要人事決定:袁仁國將不再擔任茅台集團董事長一職,由現任茅台集團黨委書記、總經理的李保芳接棒。隨後,貴州茅台也對這一決定予以公告。

早在今年1月,貴州十二屆人大常委會第二十六次會議已經任命袁仁國為貴州省第十二屆人民代表大會財政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按照央企及國企人事任免慣例,當時有人認為,他一般會卸任貴州茅台董事長一職,但也有人認為,茅台集團突然在5月6日深夜宣布這一重大的人事決定,顯得「十分突然」而又「不同尋常」。

就在外界議論紛紛之際,有媒體引用了據稱是袁仁國本人的一個回應:離任是因為年齡原因。但隨後又有人追問,按年齡算,袁仁國已經61歲,2017年10月即已經達到退休年齡,為何在已經「超齡服役」大半年後又被突然宣布離任?此後再無官方消息對這一安排作出回應。

據一位接近茅台集團及當地政府部門的知情人士向第一財經1℃記者介紹,袁仁國從茅台離任,可能是「出了事」。

知情人士稱,因涉及貴州省某位當時已經被公開通報的副省級幹部的違紀違法問題,紀檢部門大約於5月8日將袁仁國從其家中「請去」談話,主要了解其與該副省級幹部的有關情況,其間問出了袁與茅台多家經銷商輸送利益的問題——「涉及的利益至少是以億計算」,不過,從當時的情況來看,這一問題似乎並未被深究。

事實上,茅台近年已經有多位高管涉案落馬,案情多與茅台酒的經銷商問題相關。貴州當地對茅台酒經營問題的追查也進一步加大力度。

就在袁仁國從茅台「裸退」後一個多月的2018年6月24日,貴州省紀委披露了茅台集團原黨委委員,貴州茅台原副總經理、財務總監譚定華涉嫌嚴重違紀的消息。據稱,譚定華利用職務便利,先後為10多家公司成為茅台集團的茅台酒經銷商、供應商等提供幫助,收受財物3460多萬元。

據人民網報導,2018年8月20日,仁懷市委常委會舉行擴大會議,傳達學習了中央第四巡視組貴州省情況反饋會議和省紀委省監委《關於開展幹部違規參與茅台酒經營問題自查清理的通知》精神。

成就「萬億茅台」

袁仁國被視為是「萬億茅台」的核心締造者。他曾經說,「茅台酒對我來說,意味著事業和生命,我要把我的生命和血液融入茅台酒之中。」「我愛茅台,我無法離開茅台。」

袁仁國在茅台集團屬於「本土派」,在仁懷出生,18歲進茅台酒廠,從背酒糟開始,先後做過供銷、宣傳、廠辦主任、車間主任兼黨支部書記、廠長助理、副總經理,直至最終成為茅台一把手。

在熟人的印象中,袁仁國形象沉穩老實,說話溫和乾脆,看上去更像工人而不是主管,但其深得「茅台教父」季克良賞識。1996年,年僅40歲的袁仁國被提拔進了茅台集團的管理班子。1998年,茅台面臨巨大的經營壓力,42歲的袁仁國就在此時出任貴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隨後成立茅台銷售總公司,茅台開始進入「袁仁國時代」。2000年和2011年,袁仁國先後出任茅台酒廠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兼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和貴州茅台酒廠(集團)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並同時兼任中國貴州茅台酒廠(集團)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黨委副書記、總經理。

根據公告,袁仁國主政茅台期間,貴州茅台業績增長迅速。2001年,貴州茅台在A股上市,上市前,其營收和淨利均不及五糧液的三分之一。四年後,茅台開始超越五糧液,從此在國內白酒行業一騎絕塵,成為絕對王者。到了2017年,公司已做到營收582.18億元,較2001年增加了近35倍,淨利潤達290.06億元,較2001年增加了約84倍。在袁仁國掌管茅台的20年裡,茅台的營收一步步超過五糧液、波爾多、保樂力加。至2017年4月,茅台終於超過最初的競爭目標帝亞吉歐,成為全球市值第一酒類製造商。

貴州茅台在袁仁國手中成為了「A股第一高價股」、「萬億市值」上市公司,而茅台酒居高不下的價格,則也引來不少非議。

據知情人士介紹,盡管深得季克良器重,但袁仁國在經營思路上與他的老師有很大差別。一方面,袁仁國將他銷售天才的優勢發揮到了極致,為茅台酒搭建了全新的銷售管道;其次,對茅台酒進行品質和檔次分級;最主要的一點,袁仁國力舉茅台酒走「奢侈品」路線,這完全顛覆了季克良對茅台的定位,但使得茅台酒在眾多國產白酒中迅速脫穎而出。

「季老(季克良)一直懷著一種感情就是要讓茅台酒成為人人都喝得起的‘國酒’,但袁仁國認為,從茅台的品質和歷史來看,就應該定位為‘第一高檔白酒’,要給人不是誰都喝得起的感覺。他們兩個人在這方面曾經存在巨大的分歧。」知情人士介紹,最終季克良還是對袁仁國的經營表示了認可。

作為「奢侈品」的茅台酒帶來量價齊升,最常見的53度飛天茅台單瓶價格幾度突破2000元,廠家不得不採取限價、限購政策,由此引發一片批評和質疑,卻仍無法改善經常出現的缺貨、斷貨等現實。與之相隨的是市場出現大量的串貨、假貨、捂貨惜售等現象頻發。

「袁仁國讓茅台酒成為了一種特殊的消費現象。」知情人士評價道,隨之而來的,茅台酒的銷售權和銷售管道成為了搶手的香餑餑,成了尋租和利益交換的一種特殊資源。

「茅台已經做到了‘3個前所未有’。第一,前所未有地躋身世界具競爭力酒類企業前列;第二,前所未有地接近打造‘享譽全球的國酒茅台’和‘受人尊敬的世界級企業’目標;第三,前所未有地具有做到這個目標的信心和能力。」袁仁國曾經這樣評價茅台。

袁仁國在2016年開始提出茅台的「千億計劃」,即到2020年茅台集團做到一千億的銷售,其中,茅台酒板塊占700多億元,其餘的200多億元靠金融板塊支撐。